色字头上一把刀

知乎上有个问题如何看待 WePhone 创始人被其前妻逼到自杀?

回答大都是声讨世纪佳缘与女方。大有一定要替苏家及死者讨个公道的味道。

互联网键盘侠,大妈舆论界,包括大V们大都持这种立场。

这个立场没有错,短短一两个月,弄了1300万不说,逼死了人。还给公布于世,世人不愤,那每日努力辛苦往前跑还不足以在城市有立锥之地的人怎么办。

今天我不想再就这热闹的立场再讲点什么,我想讲讲自己的切肤之感......


有趣的灵魂之金圣叹

刚毕业的时候,年少爱惹事儿,一次半生不熟的聚会,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对面一个一直夸夸其谈的老哥突然又自诩有学问起来,对着全桌讲起金圣叹来:“要说二逼啊,绝对是那个叫金圣叹的啦,金圣叹听说没?就是那个戏说乾隆里的大才子啊,话说这货都要开刀问斩啦,还和周围的人逗哏呐,说花生米与豆干放嘴里一起嚼,能嚼出火腿的味儿来,哈哈哈。”

可能当时也有酒精的作用吧,反正正当众人静悄悄听着对面那位“哈哈哈”的时......


吴冠中——水墨江南东梓关

吴冠中笔下的水墨江南,是我们对江南古镇的印象记忆。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上千人家……黑瓦白墙,枇邻相居。

村前或者村中一条小河流过。而安静的河面上摇橹船悠悠划过。

曾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