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达夫——东梓关

东梓关

郁达夫

一夜北风,院子里的松泥地上,已结成了一层短短的霜住,积水缸里,也有几丝冰骨凝成了。从长年漂泊的倦旅归来,昨晚上总算在他儿时起居惯的屋栋底下,享受了一夜安眠的文朴,从楼上起身下来,踏出客堂门,上院子里去一看,陡然间地感到了一身寒冷。

“这一区江滨的水国,究竟是比半海洋性的上海冷些。”

瞪目呆看着睛空里的阳光,正在这样凝想着的时候,从厨下刚走出客堂来的他那年老的娘,......


有趣的灵魂

现在互联网有一句很流行的话叫『好看的人太多,有趣的灵魂太少』。

好看的人太多,很好理解,因为出现在屏幕上韩国男女,个个好看,连中国老太太都爱不释眼。

美容技术,化妆技术,服装技术。加上现在健身热潮。每个人都朝着身体好看奋力前进。

这就成了城市里好看的人太多。有点像一个段子,我好不容易吃上肉了,你们改吃青菜了;我好不容易穿上皮鞋,你们改穿布鞋了;我好不容易开上汽车,你们改骑自行车了。我好不容易......


读书时,我们在读什么?

读书跟看电影是两种不一样的体验,书是作者高度抽象表达的一种情感,一个理念,一种态度的东西。有点像计算机程序里的类。

读者在阅读时就是把类实例化一下,把自己脑里的经验实例化一遍。变成自己生活经历的一种经验。

那电影追求的是单位时间人输出信息最大化,让观影者被动接受导演所表达的东西。而文艺电影就是想学书一样,做类化,可没几个观众能沉浸把自己思想代入进去做实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