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卦历史——死于一句玩笑话的司马曜

2014-10-30 16:58

《晋书·帝纪第九·简文帝·孝武帝》记载:

时张贵人有宠,年几三十,帝戏之曰:“汝以年当废矣。”贵人潜怒,向夕,帝醉,遂暴崩。时道子昏惑,元显专权,竟不推其罪人。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八》记载:

帝嗜酒,流连内殿,醒治既少,外人罕得进见。张贵人宠冠后宫,后宫皆畏之。

庚申,帝与后宫宴,妓乐尽侍;时贵人年近三十,帝戏之曰:“汝以年亦当废矣,吾意更属少者。”贵人潜怒,向夕,帝醉,寝于清暑殿,贵人遍饮宦者酒,散遣之,使婢以被蒙帝面,弑之,重赂左右,云“因魇暴崩”。时太子暗弱,会稽王道子昏荒,遂不复推问。

魏书·卷九十六·列传第八十四》记载:

初,昌明耽于酒色,末年,殆为长夜之饮,醒治既少,外人罕得接见,故多居内殿,流连于樽俎之间。以嬖姬张氏为贵人,宠冠后宫,威行阃内。

于时年几三十,昌明妙列妓乐,陪侍嫔少,乃笑而戏之云:“汝以年当废,吾已属诸姝少矣。”张氏潜怒,昌明不觉而戏逾甚。向夕,昌明稍醉,张氏乃多潜饮宦者内侍而分遣焉。至暮,昌明沉醉卧,张氏遂令其婢蒙之以被,既绝而惧,货左右云以魇死。时道子昏废,子元显专政,遂不穷张氏之罪。

从晋书,资治通鉴及魏书的记载基本上可以还原东晋孝武帝司马曜的死法

公元396年9月庚申日,司马曜在宫内清暑殿中,跟往常一样,与宠爱的张贵人及后宫妃子一起饮酒。

司马曜醉眼朦胧的盯着跳着艳舞,露着肚皮的貌美年轻的官妓们跟张贵人开玩笑说:“你已经年近三十,年老色衰,早应该被废黜了。我喜欢喜欢,宠幸这些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才对?”

冠宠后宫,飞扬跋扈的张贵人,听了,心底无名火起啊。忍着怒火陪着司马曜喝到傍晚时分,等他彻底醉睡了以后。

张贵人开始激烈的思想活动了,我张贵人自从得宠以来,恃宠生骄,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羞辱,老娘平日最担心司马曜再宠爱别人,废弃自己。想想自己容貌将衰,司马曜已经厌弃,今天还当众讲出来。一时又气又恨,老娘只能鱼死网破了,顿时起了杀心。

张贵人是一个行动执行力很强的人,看来能让后宫都怕她,是有其能力原因的。于是张贵人想好要杀皇帝,就开始行动了。

首先,对清暑殿的宦官们,一个一个的敬酒,敬完酒后告诉他们,没他们什么事了,该干嘛干嘛,反正不要呆在清暑殿里。接着就叫来心腹宫女,告诉她拿被子蒙死司马曜。宫女吓的手脚直抖,这事不能干啊,可不干张贵人会让她死在更前面。没办法只好偷溜进卧室,见司马曜熟睡,就用被子蒙住他脸面。就这样,司马兄家还算有点作为的司马曜活活一个宫女闷死。

更夸张的是张贵人轻易蒙死司马曜后,买通知情人,说司马曜做恶梦把自己吓死了。我了个却,这样的皇帝死法竟然满朝文武都能接受。专权的司马元显被买通不追究,跟老哥一样天天喝酒的司马道子不追究。那司马曜曾经的旧臣王谢两家人,就算谢安,王导死了,又该有后人吧。估计王谢两家对司马曜猜忌自己,起用司马道子早不满了。

反正就是没人追究她,张贵人在新皇帝立了以后,她从容的收拾细软离开皇宫了。

司马曜在东晋朝,可算是比较有出息的皇帝,也算很有作为司马家后代。竟然死在一句玩笑话上。更夸张的是死后还没人追究凶手。

我了个去,司马曜怎么说是中国历史上以少胜多著名战例淝水之战的总指挥,带8万兵阻挡可投鞭断流的符坚的100万前秦兵,最后把100万前秦兵打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英明皇帝。旧时王谢堂前燕的王导,谢安都是他的臣子,也是淝水之战的主力将领。就是好口酒而已,这狠心的婆娘至于要活活捂死这才35岁的司马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