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大V们的朋友圈

2014-09-03 13:05

北宋是一个自由散漫,生活物质充分发达的时代.名士们自然有着朋友圈的充分互动.这个朋友圈主要把同时代的司马光、程颐、王安石,范仲淹,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三父子的拿来扯一扯。

首先是三苏(老苏-苏洵,大苏-苏轼,小苏-苏辙)横空出世,初到京师,欧阳修就很提携他们,大家都是文艺小清新.大苏自拍一张酒后狂放抱小妞的照片发朋友圈,欧阳修马上就回复"在那儿,下次我也去".但政治家王安石看不惯他们借酒耍疯的劲头,直接回复"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父子仨想干嘛,借儒家的皮想进朝廷纵横".三苏的真实目的直接给王安石给看穿了,并且搔到了痒处.所以当朝王安石一直未曾重用三苏。

其次就是苏东坡深受普通百姓喜欢,颇有当朝韩岳父的知名度。所以看不起王安石,司马光及程頣这些正经儒家的装逼犯。道貌岸然.苏大V讨厌装逼,喜欢真性情与卖萌。一天要刷朋友圈无数次。民间安在他头上的私生子就不计其数。

反正在当时苏轼与程頣的关系就像当朝方舟子与韩岳父的关系,天天在朋友圈,微博上互掐。连司马光宰相葬礼上,俩也不放过互掐的机会。主持司马光葬礼的程頣认为苏轼早晨去孔庙唱过歌,不适应于中午再去参加葬礼,并且拿孔子的《论语》里孔子讲过哪天哭过,就不会再唱歌了来说事。但苏大V不这么认为,我不过是去参加个追悼会,并且司马光生前我跟他也不对付,随便随个份子钱而已。你程頣不让我进,我还偏要闯进来,并且反驳程夫子说:“孔子只说过哭过不会再唱歌,也没有讲唱过歌后,不能哭了”。

程頣本来是想借前相国司马光的丧事来治治当时北宋朝的自由散漫,吃喝嫖赌抽的士大夫风气,回归严肃的儒家修行体系。北宋朝已经没人写诗了,全部写词。词这个东西就是要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想法,看看北宋朝都在妓院泡妞的杨柳岸,晓风残月,今宵酒醒何处的才子们就知道当时士大夫们生活有多腐烂了。而苏大V就是他们的典型代表,还天天把这种放荡不羁的照片发朋友圈。把程夫子已气个半死了,这次一定要在全国政治人物面前表明下自己的态度。

可自负才气的苏轼会不知道程夫子的意思,不仅硬闯了进去,还得完全反驳下程夫子找来的理由,并且当着全国高官们骂了程夫子一句“糟糠鄙俚叔孙通”。意思就是你这个二逼土鳖凤凰男。

而苏轼刚入京师就不得王安石的喜欢,可想而知后面他们同朝为官会有多少互掐的事情。有一天,王安石在朋友圈发表一句自以为还可以的诗“西风昨夜过园林,吹落黄花满地金”,苏才子马上就反讥回复“秋花不比春花落,说与诗人仔细吟”。其实菊花是会落地,但苏才子就图反讥直接回复秋花是不能满地金的。

再有一天王安石拍了一张有点倾斜的石碑并附上文字“此碑东坡想歪”,苏才子马上回复“当初安石不正”。

当然王安石也时常回复苏才子的朋友圈。有一天,苏才子发“鸠字九鸟,谁知有何典故”,王安石互动道“诗经有云 鸣鸠在桑,其子七兮,何来九鸟”,苏才子抱着一种王安石落入他圈套的高兴回复道“其子七鸟,加其父母,不正好九鸟”。王宰相又碰了一鼻子灰。

看着北宋大V们的互掐,就知道我们当朝大V们互相看不惯,原来是有历史渊源的。但诸位从上面他们朋友圈互动的事迹来看,应该知道他们其实是潘石屹与任志强的打情骂俏呢。其实私交还是不错的,尤其王安石与苏轼俩都在落魄之后。竟然一起古道西风瘦马,雪夜煮酒赏梅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