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烦心事

2014-11-14 09:43

知乎上有人提了个我很感兴趣的问题,怎么解决贫困农村的贫困问题?

1、位置:这个村子在豫苏鲁三省交界处,黄淮平原小麦产区腹地,无山无湖无大河流,历史悠久但贫穷距离最近的大城市约45km,距离最近的高速公路入口约20km,距离310国道约2km,距离最近的一个火车站约4km,火车站比较小,只经停货车和少量几列客车。

2、人口:全村约有400-500人,其中20-40岁的人群占了一半,90%外出务工,年收入3-20W均有,大部分都是农忙的时候回乡务农或者干脆全部交给家中年迈的父母耕种,剩下的一半基本上是留守儿童和老人(40-60仍然能从事劳动的约有80-100人左右)。

3、交通:目前只有3米宽的村村通公路,路况一般,不能通过重型车辆,收割机等一般农用机械没问题。

4、环境:第一段已提到,黄淮平原,没有优美的风景,也没有大山大河可以开发,但是距离工厂较远,地下水、空气、农田几乎无污染,PM2.5常年都在80以内。村中住房主要为自建房,富裕一些的村民建造的是2-3层楼房,且基本独门独院,另约有一半贫困人群住的是砖瓦结构的小房屋。

5、教育:小学和别的村子共用一个学校,中学去镇上,高中去县城。大学生数量比较少,且一旦考上大学后基本没有回乡的,都是在外面找份好工作,挣钱买房结婚,甚至把家长也接走的也有。但仍然有部分老年人没有上过学,也有一些别的村里嫁过来媳妇不识字的。

6、耕地:全村可用耕地面积约1100亩,其中低洼和不平整田地约有150亩,种植的农产品主要是小麦(主产)、玉米(主产)、棉花、花生、红薯、大豆、油菜(非主产,零星种植)、无籽西瓜早几年曾大量种植,后期价格降到1毛2毛的时候就没人再种了。种植方式仍然是上世纪80年代分田到户后由各家种植,比较分散,每家农户都有3-4块田地,农资产品购销仍然是单兵作战,价格高。农产品销售也是这样,没有规模化。机械化情况主要是租用联合收割机收割,租用旋耕机耕地,播种也基本上用上了小型播种机,地处半干旱地区,村边有一小河,常年处于干枯状态,耕地用水主要依靠地下水和降雨,干旱时期需要抽地下水浇地(现在基本上常态化,每年都要浇2-4次),水塘(已干枯)两处,约40-50亩,全部种上了树,且全部分配到户,不属于村委会。

7、周边:目前周边乡镇的其他产业主要有食用菌、山药(个别沙化地区适宜种植)、果树、西瓜、优质强筋小麦、钢卷尺加工(产量占了全球的90%左右,市场接近饱和),有几家大型的面粉加工厂。

8、缺点:劳动力缺少,老龄化严重,没有特色产品,也没有优美的风景,民风一般,文化程度一般,离本地政治中心较远,政策性优惠很少,没有一定的发展,几乎没有政策倾斜,村村通公里也是最近两三年才修通。耕地上有160余座土坟分布在各处。

9、尝试:村中村民除外出务工外,有部分村民尝试过种植食用菌、果树、西瓜,养殖鹌鹑等,但是都没有规模化,零星操作,没有发展起来。

这个村的情况跟我老家的村子很多情况还很相似,除了我老家村庄在南方的丘陵地带,没有这么多的耕地,自古以来很少靠农作物而靠进县城做生意讨生活。

接着这提问的同学,还讲了自己的设想

10、想法:把村里的土地流转起来,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把村中土地进行集中化耕种(集中机械化耕种,这样可以让村里的老人不要再受劳作之苦,年富力强的人群放心的外出务工),农资产品统购,农产品统销,探索猪、牛、鸡、鸭、鱼的立体化循环养殖,如果可能的话建造一个面粉加工厂做小麦深加工,毕竟就在优质小麦产区,原料供应方便,有国道铁路运输也方便。

11、目标:每家每户都能住上不漏雨的房子,村中路面硬化,小湖清淤底面硬化,有个纳凉的小花园和简单的老年人健身设施。建一座综合楼,村委会,老年人食堂(让村中70岁以上的老年人不要再做饭了,为什么这么说呢,他们年龄比较大了,有时候做饭也比较劳累,索性一天就做一顿饭,其他的时候吃剩饭,甚至有些冲一些豆奶粉、泡点方便面就对付了事。特别是独居的老人,这种情况尤其多。),社区医院。开通学校班车。

而这两点正是最近我老家村子又遇上扩路征地,我跟父亲电话里时常聊到的,村里荒芜的土地怎么流转起来,能给人集中起来种点什么。

回答问题的首先是知乎上农村问题专家周晓农

一、将700亩耕地作粮地,流转给不少于两户,不多于三户的农户耕种。两户会有竞争比较,只给一户,会产生过分向村里或村民讨价还价的现象,超过三户,会影响种植户的规模效应。这700亩地宜按合同全部种粮,估计题主那个村可种两季,种小麦与玉米,一般水平,两季的亩产量合计应不少于1500斤(实际上如良种良法用得好,可以远超这一水平)。按这个水平,每亩地的流转费,可以是600元,或者是600斤粮(按国家粮食收购价,目前一斤粮已经超过了一元钱)。

我算了一下,题主的村,留守的人口不超过275人,人均可获得的流转费或流转粮是1500斤或1500元,这是还没有除去两户或三户种植大户人口的计算,好处是,土地流转出去的村民,依靠收取的这点粮或钱,能维持基本生活。而种植大户除去种植成本,每亩有收入约300元,按每户种250亩算,每亩两季种植成本在600元时,有7.5万元年收入,如在农忙时要雇点工,成本上升到700元时,也有5万元收入。实际上,现在土地流转费超过600元的地方已经不少。

二、再将200或300亩耕地,流转给大户,种植蔬菜类多经作物。这部分地要流转给特别善于经营的农户种,以一户或两户为宜。这属时鲜类种植,最容易受行情影响大起大落。所谓特别善于经营,即既要技术上强,又要熟行情。还要和城里的客户有比较紧密的联系,开展网上销售等,能经常做到什么挣钱种什么。据我所知,亩产值可达数万元乃至10万元以上,但成本包括人工成本也高,如行情不对,会连本都收不回来。

三、剩下的100多亩不好种植的地,如属耕地管理范围,则需要通过有关方面批准,才有可能用于公益设施建设。

四、估计村里还会有些不属于耕地的未利用地,可用于办面粉厂之类的企业。

按照土地法,耕地是不能随便用作他用的,上述所说,全部是在土地法的制约范围内。由于近一半的人已外出打工,腾出了不少土地,有利于村里对人和土地资源,重新进行最有利于生产的组合。

这个村,最好的条件是生态比较好,无污染或少污染,像蔬菜类种植,可以打生态品牌,考虑搞成观光农业之类的东西,同时就地办点农家乐,吸引人来。

至于大户,首先应当考虑在本村产生,这个村40岁以上的劳力,毕竟还有80人到100人,他们中大部分可能属半劳力,少数属全劳力。

同样的地同样的人,不同的组织方式,就可能产生不同的效果。最能干的,成种植经营大户,半劳力或者不太能干的,可以给大户打工,尤其是蔬菜类的种植,属劳动密集型,大量的细活,最适合半劳力,比如老人、妇女甚至半大孩子在不上学时干。这样的组织方式,同时也是依能力和贡献大小,对人力资源按利益关系进行的一次组织。他们收益会有所不同,由于地尽其用,人尽其用,大多数人的收益,会好于从前。

这个村最不好的是水的情况较差,底子薄。搞农业会有不便之处,同时,从解决问题上说,钱的来源一时会比较难。目前有个很好的政策叫“一事一议”,一事一议,虽然不是新说法,但有了新内容。现在的基本做法是,村民出项目(公益方面的),政府出钱。比如水利设施、交通建设等方面,就属这个范围,想方设法把项目弄好,争取上面出钱。

将一个村由穷或一般状况变富,是一件很难的事。想干这事的人,如有点钱,应当对村里有点付出,让大家看见你的诚心,如没有钱,自己不能贪,先让村民得好处,还得有点受委屈责难遭遇困难的心理准备。

周晓农的解决方案主要还是从土地上想办法,是不违反国家土地法的情况下,流转种粮食与经济作物。并且要有人愿意为村民付出。

另外还有一个乡镇干部的回答很有中国特色,当前国家财政对农村的补贴相当之大,要读懂政策,利用财政给村里致富。

建议农业合作社尽量多购置农机,或者干脆直接成立专门的农机合作社。农机是会下蛋的母鸡,有了农机不仅可以利民,还有可能通过去其它村作业增加村集体收入。国家对农机补贴较多,应时常与县市农机局对接,以了解最新政策。我了解到的某村,去年购置了七十多万的农机,在争取了各种补贴后,实际只需付款十几万。

有些年轻村官一心想着让村民通过劳动致富,忽视了上争资金这条渠道。其实这是最快捷的提升集体收入方法了。村集体有收入才有底气,才能更好地化解矛盾,促进村民齐心协力。不要怕丢脸,去县里、市里所有能搭上关系的机关单位找负责人磨。什么农家书屋提升、党员服务社、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校外辅导站……能争取到一个项目是一个项目!尽量创新创优,在本市位于前沿,吸引分管负责人注意。还要进行宣传!宣传的话,联系当地文广新局,或者下属电视台报社都可以,再穷的村,这点人脉也是有的。宣传到位的话,可能各种补贴会自动找上门来。

对村里已有的人脉(村里的能人、县、市里和本村有关系的领导干部),一定要舍得投入!不是建议题主行贿,而是要花工夫维持,哪怕逢年过节带上几斤土特产,哪怕过年时去给干部的老父母拜个年,哪怕去市里办事时顺便打个招呼……让能人、领导们对本村有归属感,若是他们在需要拓展事业或手头有资金的时候能够稍微想到题主所在村,村子的发展就有了些希望。毕竟,村干部的头脑不见得比得上在外打拼的老板和见识更多的市里领导。

看完这个问题,我秒懂了CCTV为什么黄金时间播放电视剧《马向阳下乡记》了。三农问题毕竟是政府最关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