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记——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

2014-06-09 09:01

读书记——刘震云的一句顶一万句

周未无事读了刘震云的两部小说,一部是获得过矛盾文学奖的《一句顶一万句》,还有一部拍成过电影的《一地鸡毛》。看完两部小说,脑子里只有一个很强烈的感觉,刘震云是个话贩子,就像我们村里的胡阿三,没事就坐在村口找人闲扯的话贩子大叔。

《一句顶一万句》就两个故事,一个是出延津记,罗长乐(也就是吴摩西,也就是杨摩西,还就是杨百顺,这哥们四个名字是一个人,看这名字就知道有多绕了)因为自己老婆吴香香跟隔壁银匠私奔了,他不得不出去假装寻找而把自己养女巧玲弄丢了的故事。一个是回延津记,牛爱国(罗长乐弄丢养女巧玲的第三个儿子)因为老婆跟他老婆姐夫私奔而不得不出去假装寻找而找回延津的故事。

就这么两个扯着蛋的故事,硬生生整成一个长篇小说,竟然取个题目叫《一句顶一万句》。估计取反意来的,应该叫一万句顶一句。可我竟然有滋有味的,一字不落的看完了。差不多也快学会这么讲话了,“吴摩西不得不出去寻找吴香香了,吴摩西不得不出去寻找倒不是因为想吴香香了;也不是因为没有吴香香,这包子铺搞不下去;更不是他想找到铁匠,好好揍他一顿;而不是包子铺的最先主人老姜来讲了,不能这样不明不白吴摩西就占着包子铺不挪窝。”

好吧,本来就是要讲吴摩西因为包子铺继承权的原因不得不出去寻找吴香香,非得扯出这么一大通犊子。更可怕的是整本书倒这么扯犊子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