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终于坐上沪混高铁,但我讲讲父亲

2015-01-17 09:31

祈盼了几年的沪昆高铁,终于在2014年年底通了一半。开通了长沙到怀化段,加上原来沪杭段。沪昆高铁贯通上海到怀化,差不多正好是上海到昆明全程的一半。据说2015年会开通怀化到贵阳段,我想接下来贵阳到昆明段也差不多了吧。

为什么我特别关注沪昆高铁呢。因为我生活在杭州,老家在湖南娄底。两个城市正好在沪昆高铁沿线。盼星星盼月亮,终于在看着京沪,京广,沪杭,杭宁,杭甬,合武等等华东沿海,华北平原,中部平原一系列高铁通车后,看到了这条东西大动脉通了一半了。这一半的通车反正是解决我的问题了,也就无所谓了。

我90年代中期远赴浙江求学开始,每年要沿着浙赣——赣湘——湘黔中国南部东西动脉来回两趟。暑假一趟,寒假一趟。因为父亲也是时常需要坐火车远行的人。90年代的火车,大都是绿皮车,硬座车厢里,乌烟障气,下不去脚。父亲深知坐硬座火车的苦。所以每一次要坐火车去学校之时,父亲都会想尽一切办法提前把我的火车卧铺票搞好。我们县城到杭州就一趟火车有卧铺,并且一天还只8张票.一到春运时期,完全可以想像有多么紧俏,反正县城火车站站长这8张票,他完全做不了主,基本上归县政府办公室分配了。我了个去,终于明白那时中国的资源有多紧亏,掌握资源的人有多牛逼了。这基本上是花钱买不到的情况,坐飞机对于我们这县城的人来讲,去个机场不比坐趟火车折腾。后面毕业上班后,曾经有两次春节返回杭州是坐飞机的,发现春运时节的机场比火车站好不了多少。

中国铁路在高铁网发展以前,在21世纪初,曾经小投资规模的搞过客运专线,当时浙赣线就重修过。但那次仅仅修了杭州到南昌的客运专线。但也把我火车回家的路缩短了10来个小时,从20多个小时缩短为13小时。但车次没有增加,一到紧张时期,一票难求。而那时中国的高速公路却发展很快。自从06年以后,我开始完全放弃国家的远程运输方案了。不辞辛苦自己开车沿着沪昆高速驱车1100公里回家。每次开车回家前,父亲都是会提前很多天开始嘱咐。检查车子,睡好觉,路上开累了一定要在江西下高速去住一晚再回家。

20世纪90年代中期一直到21世纪初,整整十年,我一年最少沿着浙赣——赣湘——湘黔中国南部东西动脉来回一趟,有时是两趟,三趟。但最头痛的只有春运那一趟。这一趟永远是父亲的牵挂。回家前车票的准备情况,回家的时间。我从一个人背着车回家,到有一年带着媳妇回家,再到有一年带着儿子一家三口回家。父亲一直是细心的嘱咐,告诉一定要买卧铺票,带好车上吃的喝的。一到县城车站下车,十年如一日的就能看到父亲会站在出站口或者车站站台张望,从接过书包,抱接孙子,牵着孙子。至今天,孙子都快要比爷爷高了。时间就在这么一年一回中流逝。

在家短暂停留几天以后,紧接着就是返程车票的准备。从我还是懵懂少年时,父亲想尽一切办法把儿子在返程前车票准备好。到我毕业逐渐长大,自己能把返程事情安排好,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着急。每当这一种事情落实以后,父亲就会放下心来,叹口气说“这样安排好了就好”。可想而知,在90年代时期我读书那些年,他为了给我安排返程卧铺车票的艰辛。

今天,高铁通了,回家只有五个小时了,吃好早餐上车,下车正好能吃上家里的中饭。除了春运时节,这高铁票就可以像坐公交车一样,随到随买随上车。但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担心,提前好多天就在问我哪天回家,什么时候到车站。高铁站离县城有点距离,父亲再也没办法靠走路能来高铁站接儿子了。只好说,让自己女儿我妹妹开车来接了。这是多么的一种无奈,儿女大了,父亲自己的能力却不断下降。想帮忙,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在我放弃靠铁路运输,空运解决春运问题,决定自已开车往返时。父亲只能在我们开车到了家门口时帮忙搬点行李或者年货表达下自己对儿子一年一度返家的欢迎。

同时我对什么时间返程越来越随意,无所谓的时候,父亲总是会小心翼翼的问起我做准备哪天什么时间开车出发,他会安排母亲准备杀鸡,包装腊肉,捆扎萝卜干。把后备箱装的满满当当的。然后再嘱咐几句,但我真正开车出发的时候,他往往故意跑去邻居家玩去了。也许多年火车站送儿子远去,要一年再相见的心酸不想再经历。故意躲开吧。

我自己的儿子也正在一天天的长大,我想我很快就能体会父亲的这种无奈与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