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人都有各人的日子要过

2015-05-26 10:58

T先生是深圳人,父母年轻的时候就来深圳打拼成家立业了,T先生在深圳出生长大,然后是上学毕业工作,跟所有人一样,T先生也有一帮关系很好的大学兄弟,一起逃课一起打篮球外加熬夜看比赛打游戏,很长一段时间以来,T先生都觉得生活就该是这样的,无忧无虑自由奔放。

T先生主修的专业是法律,大学毕业后很顺利的进入一家国企工作担任法务,但是更多的时候就是整理资料一类的。

或许跟所有人一样吧,进入职场的第一年总是各种不适应,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还是不对,因为再也没有人会像以前在学校那样又跟告知你这一切,T先生本身是个性开朗的人,他开始跟部门的同事聊天交流,询问一下公司的大概状况,同事回复他,这些你不需要知道,反正事情也不多,你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可以了。

T点头,于是不再继续发问。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年,T先生把公司的相关法律文书一一整理了一遍,并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架子上,有一天领导过来要找一个文件,T先生很快就找出来了,领导很是满意,于是让T先生开始负责一些接待客户的工作。

于是,接下来的两年时光里,T先生跟着领导出差,出席饭局,陪客户喝酒闲谈,然后接领导的孩子放学,后来是帮领导的老婆提购物袋送回家,有时候会帮领导去机场接一些亲戚或者朋友。

渐渐的,T先生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管家了,于是跟领导提出自己的担忧,说很久都没有专注在法务的工作上了,领导回话说,小伙子,眼光放长远一些。

办公室流言渐起,说T先生拍马屁都拍到领导七大姑八大姨家去了,T先生想解释,却发现根本没有时间跟同事相处,T继续在帮领导打理着各种杂事。

有一天领导跟T先生说,最近有个部门缺一位经理,我帮你推荐上去了。

T先生问,我主要负责的是哪一块业务呢?

领导回答,没有什么业务的,你就每天签字就好。

T先生说那剩下的时间呢?

领导笑着回答,小伙子,你没看见我那桌子上的茶具吗,你也会有的,而且还会有行政部门的小孩给你送每天的报纸,你就坐在办公室里,多好。

晚上的时候,T先生跟大学同学聚餐,他们兄弟几个因为都是一起长大的朋友,所以一个月会聚一次组个饭局,大家都在抱怨吐槽着这两年的工作状态,发现大家基本上都是同样的情况,想到这T先生就没有那么担心了

聚餐结束后,同学们各自回家,有个同学ZZ找到T先生,说自己最近准备离职,想自己做一点事情,T先生于是仔细询问是做哪一方面的,ZZ说是游戏方面的,但是目前只是一个设想,还没开始落实。

T先生觉得不大靠谱,第二天早上回到公司,T先生回复领导,说愿意接受部门经理的职位。

接下来的一年,T先生每天除了喝茶上网,偶尔也会出去见见客户,但是慢慢没有了刚毕业那一年的激情了,顺其自然的发邮件,签字,然后下班回家。

偶尔T先生也能听到ZZ同学的消息,说最近项目已经落地了,正在组建公司,主要的方向就是网游,但是这一切还是困难重重。

有一天T先生继续到公司上班,然后收到一封邮件,说是公司要进行架构改革,T先生所在的部门要跟另外一个部门组成事业部,然后由新派任的事业部经理负责管理,邮件里还说,T先生之前的那个领导调到北京总部去了。

这时候T先生看着自己办公室玻璃门外,已经一堆同事望着他这边各种交头耳语了。

T先生知道自己被降职了,或者说一开始就没有升过职,因为他的这个经理岗位是相当于形同虚设的,连他自己每天走进这个经理办公室的时候也是心虚不安。

罢了,T先生提出辞职,打包行李走人。

大学同学ZZ过来接他去吃饭,这个时候ZZ的网游公司开始运作起来并且开始挣钱了,ZZ决定再开第二家网游公司,希望邀请到T先生过去帮忙,T先生说需要考虑一下。

晚上回家T想了一会,电话里回复同学ZZ说还是想先去大公司锻炼一下,于是就到了一家外企上班。

这一次,T先生觉得比以前轻松了许多,同事们和善微笑,每天都会开玩笑幽默的聊天,这种开放的状态让T先生很是高兴。

可是一段时间过去了,T先生觉得自己很难适应这份新的工作,一是因为之前脱离法务工作太久,很多知识都生疏了,而且因为以前自己没有单独接过案子,现在的公司也不愿意把重要的项目交给他负责;二是T先生发现,新公司的工作是没有准点下班这件事情的,以前在国企的时候基本上还有五分钟到晚上六点,同事们就开始上厕所洗杯子收拾东西准备打卡下班了,而在新公司里,基本上是到了十点还在开会的节奏,即使T先生的职场角色不重要,但是部门统一开会他也没有办法正常下班。

这个月大学同学聚会,聊天中发现好些同学的月薪已经是五位数了,甚至还有些已经是六位数的界别,而ZZ同学的第三家网游公司也开始运营了,聚会的费用支出也全都是ZZ同学的助理一一安排负责的。

T先生在角落里默默喝酒,没有参与多少对话。

一个星期后,T先生回去辞职,这一次离开,ZZ同学再一次过来邀请T先生参入他的网游公司,很多年后T先生回想起这一段的评价是,那时候也是年轻气盛,同样是比自己强的人,对自己亲近的身边人就产生嫉妒,而对陌生的那些牛人才有崇拜。

T先生拒绝了ZZ同学,在家失业了一段时间后,T先生考虑要不就自己开淘宝吧,这样子就不需要受到上班族的那种束缚了,但是因为也不知道具体做哪一方面类目,T先生想着自己大学的时候喜欢打篮球,工作这几年的时间里买衣服最多的也是休闲服,于是想着,要不就做运动服装类相关的产品吧。

于是T先生开始去找人请教,去广州东莞佛山一带的工厂考察,然后学习淘宝开店流程,一点点完善起来,即使有时候辛苦,但是T先生想着自己再也不想回到职场去了,于是一切困难也就克服过来了。

就是做淘宝这五年,T先生给自己在深圳买了房买了车,然后是恋爱结婚组成家庭,那几年正当是电子商务最热火朝天的时候,也就是说,T先生这个选择跟上了市场趋势,算是押对宝了。

到了第五年的时候,T先生说到了一个瓶颈期,而且电子商务的红利已过,自己的几个淘宝店铺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好的业绩了,T先生想过要把这个事情结束掉,但是因为自己做了这么些年下来实在是不舍得,而且虽然收入没有以前那么多,但是至少每个月的流水也算是稳定。

于是T先生又坚持了三年,就一直到了现在。

这就是T先生,一个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深二代而不是富二代的十一年来的职场事业路。

三月份的一个早上,我照常叫了一辆滴滴专车去上班,上车的时候我发现后座上有衣服,有超市买回的一堆东西,还有一个儿童座椅,于是我知道司机师傅应该是兼职的。

嗯,这个司机就是T先生。

我还不知道从哪里开口,是T先生开始出声的,他说今天早上接了三单客人,全都是美女,我微微一笑说,你这么会聊天,生意一定很好吧?

T先生说这是他第三天出来兼职跑单,因为长期待在福田的家里,很久都没有去过南山了,所以感觉也很是陌生。

我问T先生,那就是您是自由职业者啰?

T先生这时候无奈摇头,说看起来自由,其实不自由,于是他慢慢把这些年的职场故事跟我一一说来。

T先生的父母当年是来深圳支持城市建设的,在深圳留下后就在事业单位上班了,T先生其实跟很多深圳其他的外地人一样,家里没有给自己多大的支持资本,他也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慢慢打拼过来,所以每当有人听说他是深二代也是开玩笑说他是土豪时,T先生总是反驳说自己「很深圳」但是「不富二代」,后来时间长了,T先生也就不解释了。

T先生问起了我的工作,我说我是做O2O运营这一块的,T先生兴许是好久没有出来混了,说不大明白,我于是大概解释了一下,说就是线上门店跟线下实体门店的连接,这个时候T先生很是感慨,说起了自己开淘宝的种种无奈。

他说我觉得这个世界很奇怪,很多人到商场去买衣服,即使再怎么不满意,但是看到店里服务员的微笑,也不会很生气,但是网络上就不一样了,有时候客人很不满意的时候会骂的很难听。

有一次有个客人买了一双运动鞋,几天后投诉说质量有问题要退货,T先生耐心询问,后来得知是客人自己有脚气穿了几天,觉得鞋子不透气不好穿,T先生回答说这不算是一个可以正当的质量问题投诉,但是客人一直不依不饶,最后没办法,T先生只能退款,另外鞋子他也不需要客人寄回来了,因为也没办法再卖出去了。

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有时候还很夸张,明明是一件衣服的事情,最后的对话就上升到了你的人格以及全家素养问题,太难沟通。

有很多客人知道我店铺里的鞋子都是高仿的,因为我从来没有承诺过是正品,但是客人购买后去商场对比觉得不一样,于是要求退货,商场正品一千块的鞋子,我这里卖两百块钱,大家都是因为便宜来的,也是心知肚明,最后还因为正品是否的问题而纠缠。

很多时候在键盘这一端的我想过无数次要摔杯子翻脸,可是再生气也得在屏幕上打字打出「亲不好意思,亲我们看看怎么解决,亲你先不要生气……」

大家都不容易,各有各的压力,但是我如今自己的钱挣得也是辛苦,所以难免会有感概。

我在后座上默默的听着。

过了一会我跟T先生提建议,说可以往微信端口这边发展一下,现在的市场趋势就是一次性的便宜买卖跟做忠诚老顾客的生意两种模式,如果能够把其中一部分稳定的客户积淀下来,可能沟通成本就没那么费力了。

T先生一一听着我的分析,觉得蛮有道理,于是问我怎么办。

我说你不是卖运动服装吗?你可以自己做一个公众号,分享一些体育赛事相关的消息,然后定期整理一些关于运动的好处的资讯,接下来慢慢组建讨论群,然后把一切比较积极的有话语权的粉丝安排做一些分享活动,参加一些运动比赛,比如前段时间的马拉松跟彩色跑一类的。

关键点是这个度要把握一下,不要一开始就推销自己的运动服装,而是把这平台运营当成是一个分享运动快乐这件事情的品牌标签,向人传达出一种健康向上的正能量,很多人都知道运动是有好处的,但是很多人都不愿意动起来,但是如果遇上同类人互相抱团鼓励,那么一是自己获得有人陪伴的动力,二是自己也不会好意思半途而非了。

时间长了,这个社群是可以慢慢壮大的,而且即使不会有很多人,但是这一群人都是最精准的客户群体,他们会通过他们的口碑一一传达出去,这样你后续的工作就不需要那么多沟通成本了,这个时候你卖你的运动服装就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了。

T先生听下来一一点头,然后突然说一句,可是我一点也不懂互联网营销啊?我只是会纯粹的开店铺跟发货罢了。

我说你当年自己刚刚开始开淘宝的时候,不也是自己摸索过来的吗?不要把互联网思维想的那么高大上,你就开一个公众号,推送点消息不是一件难事。

接下来我又跟T先生说了我之前考察的南山那家瑜伽馆的经营案例,这一次他慢慢接受了我的种种。

T先生说感慨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出来见外面的世界了,每天就是在家里的仓库里一边当客服一边发货,这几天出来兼职做专车司机,觉得长进了不少。

我说每个阶段的发展趋势不一样,之前你赶上了电子商务的好时候获得了不错的成就,如今是移动互联网的趋势,这个世界里,总有人把握机会,也总有人错失机会,从大的格局上来说这个状态依旧是平衡的。

这时候我想起了T先生之前提到的ZZ同学,于是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T先生说,ZZ同学的三家网游公司都很挣钱,后来他还组建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然后是越来越忙,我们这一帮大学同学聚会的次数越来越少,最后就剩几个了,ZZ到了后面就不再露面了,只是让自己的秘书过来付账。

去年的时候,ZZ已经全家移民了,就住在亚马逊河的边上,每天看日出日落,偶尔会回国打理一下生意,但是也很久不跟以前的同学联系了,毕竟不在一个层面上的人,同学情谊再深也抵挡不住时间以及其他格局一类的因素淡化了。

我于是问,要是当年你接受了ZZ同学的邀请,加入他们公司成为合伙人,那你如今的人生会不会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T先生笑说,很多事情是不能回头看的,人生的很多选择在当下你是没有办法判断的,你只能坐等时间给你答案。

于是我想起了阿里巴巴上市的时候看到的那则新闻,杭州某栋楼下报刊亭的小老板是马云的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同桌,于是各大媒体蜂拥前区采访,小老板说起自己这位老同学马云时,表情和语气都相当平静,他也知道,这位同桌早已和他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了,「各人都有各人的日子要过。」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很是感慨,想起很多关于命运选择的话题,但是我自己也明白,很多时候走到最后的人成功的因素有千万种,但是媒体或者外界说起这些过往的故事的时候,难免会把周围相关的人一并带出来,于是很多人毕业之后就再也不愿意去同学聚会了,因为发现越来越不对劲,越来越没有办法接受拿钱跟房或者是官职来做比较的这个状态。

但是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其实很多时候同学会上的他们也是被迫的,就像《致青春》里包贝尔在同学聚会前去地摊里买了一双假LV鞋,然后聚会上喝酒吹牛,晚上继续挤着公交回家,于是很多人感慨,看来时间不仅带走了我们的青春,还把我们的人生划分了界限,然后连激情、热情甚至友情也一起带走了。

T先生现在的宝宝今年刚满两岁,如今他的状态就是早上跟晚上出来跑兼职,白天在家趁着最近行情不错炒一些股,请了一个助手打理自己淘宝店铺,日子过得也算滋润。

只是有时候夜里回家的时候,偶尔回想起我那ZZ同学在国外的境况如何,也会有些感慨,但是每天开车到家看到自己的老婆跟孩子在等着自己,家里那一盏灯亮着,我觉得这才是生活的意义吧。

T先生说完这一段,突然转过脸来看了一眼我,我于是赶紧回话说,嗯,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冈。

这个时候我到公司楼下了,我拿出手机准备支付车费,谁知T先生把订单行程取消了,说不需要我给钱,我很是不好意思,T先生反倒安慰我,我不靠这个挣钱吃饭,我只想通过这个方式脱离一下以前的工作状态,出来接收一下新的资讯,跟你这一顿聊,我已经很满足了。

我还是忐忑不安的上到办公室,然后打开滴滴专车的客户端,真的是订单取消了,然后T先生加了我的微信,嗯,刚刚上车前有打过电话确认上车地点,我在微信里表示感谢,T先生说,难得遇见一场,他也心满意足。

然后我的小助理过来了,我跟她说我今天又白蹭了一辆专车,她一开始不相信,我说是聊着聊着就不收我钱了,她丢给我一个白眼,死女人,下次叫上我行不?

我就滚去阳台吃早餐了。

说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