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河的记忆

2017-08-21 18:19

有河的地方,就有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文明。
有文明的地方,就有木佬佬故事。
首先,我们先来讲讲额尔古纳河的故事。

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是曾经获得过矛盾文学奖的大作。

“我这一生见过的河流太多太多了。它们有的狭长,有的宽阔;有的弯曲,有的平直;有的水流急促,有的则风平浪静。它们的名字,基本是我们命名的,比如得尔布尔河、敖鲁古雅河、比斯吹雅河、贝尔茨河以及伊敏河、塔里亚河等。而这些河流,大都是额尔古纳河的支流,或者是支流的支流。”

这个发生在一脉青山万倾碧水之间的故事,浩瀚的大兴安岭和坚忍的古老民族相互依偎,将生命的韧性描摹的淋漓尽致。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有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看老了。
我已经说了太多太多死亡的故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会死亡。人们出生是大同小异的,死亡却是各有各的走法。

只有额尔古纳河还是一如既往的安静的流淌,而故事里的人走过了人生百年、带着一颗苍老的心,看过了世间太多的月亮,看老了雨雪之后,满怀深情的向人间草木、水火山河诉说一个从贝加尔湖畔迁徙过来的民族,又定居在了额尔古纳河右岸这些明媚又忧伤的往事。

借一条河,记录着一个时代的乡愁。


这个国庆,我们自驾,我们露营,我们沿额尔古纳河去寻找心中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