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我们来聊聊旅行

2014-09-29 12:08

本来我是想用聊聊旅行的意义做为标题。但接上次讲人生意义一样,其实旅行跟人生都是没有意义的。无非就是人在一个地方呆烦了,想换个环境而已。既然玩都玩了,所以就只能开心的去玩了。没有意义非要整出个意义来,有些不靠谱。 但旅行时有一些平时呆在自己生活的城市不一样的感悟倒是真的。

先讲一个自己真实的故事。

有一年,大约2009年9月的样子。我干了一次自以为最彻底的旅行。独自背包,坐火车,搭班车,坐公交进行一次甘川青的旅行。这一趟去除了浮躁,一个人安静的慢慢的在走,发现了很多好地方,以至于我后面一去再去。也结交了好朋友,以至于多年后我还会时不时跑上一千多公里去会会。

但我时常拿出来讲一小段是我在青海果洛州久冶县的年保玉则湖,从仙女湖到妖女湖游玩的时候,忍不住把脱了鞋子把光脚泡进了两湖交界处的河道。但杯具就在这么一泡间产生了。当时我还没感觉到。几个小时后,我就发现自己感冒了。在4500米海拨下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

只好放弃年保玉则湖的露营,赶紧撤退。可是一个人背包旅行,自由是自由了。方便就木有了。在青藏高原三省交界的久治县乡村道路上,尤其在这旅游淡出鸟来的9月初一个快天黑的下午8点多钟。路上的车几乎看不到。而我竟然要在这里搭车撤退。看起来像不可能的任务。

车少有车少的好处,因为车几乎不可见。所以只要有车经过,看来路边有人搭车,车自己就主动停下来了。他不搭的话,这搭车人就搭不到车了。而在车来车往的城市,他觉得搭车的人有各种解决的办法,自然就不搭你了。我就在这种一种情况下,有一个皮卡在等待半小时后主动停在我的旁边。伸一个藏族大哥的头,可惜我听不懂他对我说了些什么。我只能大声而又请求帮助的语气说“搭车”。一翻手语后,我没听懂他讲了什么,他要去哪儿。他也没听懂我要去哪儿。反正他同意让我上车。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天要黑了,九月初的高原已经不暖和了。就背着包上了他的皮卡车。藏族大哥直接就把我拉回了他家,索乎日麻乡一个村子。没想到这个大哥竟然是村长,更没想到他家二楼竟然还有人开饭店旅馆,竟然老板还是个汉族人。这时候我有点知道他前面叽哩哇啦讲的意思了。就是说他家有吃的与住的。

这个汉族人,毫无疑问是个四川人。他在这开店的原因是给在这村子建房子的四川民工们提供吃住。租的是带我来的藏族大哥的二楼。我就这样再一次在满是酥油味的床凳上过了一夜。借助于汉族老板的翻译,第二天一早,这有皮卡的藏族大哥很自然把送到了久冶白玉乡。因为这儿有直接去果洛州首府大武的面包车。而我一觉睡醒,发现自己鼻涕喷嚏跟本停不下来。需要赶紧下高原去西宁。

到了白玉后,藏族村长大哥帮我找好马上就要坐满准备出发去大武的面包车后,潇洒的挥了挥手做别我这个后会无期的旅人。更搞的是我们俩的沟通竟然全然没用语言,全靠肢体。人的潜能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我病怏怏的随着面包车摇摆到了大武。途中多次跨过黄河,哦,在青海,他们叫玛曲。也经过有名去两湖的花石峡。更经过去阿玛尼卿的叉口。但我都没气力兴奋了。我只关心快一点到西宁。别把小命挂在这安多高原上了。

杯具的是当面包车摇到大武车站的时候了,去西宁的大巴车上午就开走了,第二趟要等下午四点,到达西宁将是第二天凌晨了。多亏中国任何一个车站都不缺黄鱼车。在大武自然也有拼车跑西宁的黄鱼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待与拼车。最终一个在这做工程监理高反很严重必须赶紧下撤的中年眼镜男,一个长年在安多藏区走家串户收购虫草的回族汉子,一个年轻时髦的当地藏族小伙子,再加上一个鼻涕直流的我。包上一辆桑坦那出发去西宁。

途中又是各种横跨黄河,还经过了贵德的喀斯特红土岩。耳边主要是时髦的藏族小伙在吹各种牛逼,什么生意,什么工程。同时还加回族汉子各种应付。果然青藏高原是藏族人的地盘,回族汉子明显感觉在小伙面前低着一等。但这些我都不关心了,我只关心鼻涕能不能不这么恶心的拼命流了。虽然一车五爷们,没人在乎我的喷嚏与鼻涕。也没人在乎那中年眼镜监理男高反的是不是像个死人。

一个奇葩的组合经过7小时几百公里一路向西北的行驶,终于在晚上11点多进入西宁。我也无心欣赏静悄悄的西宁有多美好,下了桑坦那,直接出租车到塔顶阳光青年旅社。办好我的入住后,老板讲一直在等我这个大武过来的,怕藏族朋友前台小姑娘接待不清楚。没想到我竟然是个汉人。但闻我身上的味道和看脸的样子跟藏族人也差不多了。

你以为我上面的过程述说是重点吗,那你就错了。讲故事必须得有神转折。这个故事的神转折就是。。。。

我在塔顶阳光扔下行李,躺进青年旅社的高低床后。发现自己完全没有感冒的样子。身神很气爽。很想找人讲一讲我这一路上的感想。很想跟老板吹一吹我为什么变成了一个藏族人的过程。可是老板下班休息去了,青年旅社大厅里虽然有几个还在聊天,但人家都是有伴的。这憋屈的比前面感冒还难受。

好吧,既然房里找不到聊天的,俺出门去街上找到。来到热闹的回民小吃街,看到拥挤而又时髦的人群。我一阵心里暖流,夜宵也不吃了,聊天对象也不找了。直接一屁股坐在旁边地上,贪婪的看着这人来人往的男男女女。听着他们讨论的各式各样的话题。

有着一种人间如此美好的感动。虽然一切其实都与我无关

我到年保玉则湖的时候,已经一个在诺尔盖,唐克玩了好几天了。基本上是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安多高原上呆了十来天,基本上没有痛快淋漓与人沟通与聊天。当我深夜12点多在西宁回民小吃一条街再看到熟悉的城市人流,真有一种人世间如此美好的感动,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活着,有什么理由不好好爱惜一切。

这就是我想在国庆这个一年中唯一一个大家要出行的长假来聊一聊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