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爸爸跟你聊两句

2015-05-28 10:52

昨天上午,桌上电话铃响,屏幕显示沈老师,心没由的一紧,小胡童鞋估计在学校又闯祸了。因为在文晖中学就读一年来,我每次接到沈老师电话,基本上都是投诉。

赶紧滑动接听,沈老师倒是好像很了解的我这个父亲的心理,第一句话先说到,这次不是什么坏事儿。是有事需要家长配合。问我今天3点半有没有空。

这一紧的小心脏先赶紧落落安,接着回答有没有空不要紧的,学校有事,一定要配合的。

沈老师马上就说需要我来学校讲一讲带孩子的艰辛,再讲一讲对孩子的期望。

好吧,那么现在,我就先讲一讲带孩子的几件小事,按老师要求,回顾过去,不是什么艰辛。

我的孩子叫胡黎明,非常平凡的一个名字。原因呢,我姓胡,他妈妈姓黎。早在结婚的时候,朋友们就开过玩笑,生个男孩叫胡黎,生个女孩叫个胡黎珍。真生下孩子的时候,我没敢叫胡黎,怕他长大之后打我。但前面两个字定下来后,能发挥的空间很有限了。就加个了中国人名字最最常用的“明”字。我相信大家听故事,最常听到开头肯定都是“有个人叫小明”。

我今天也就从有个人叫小明,他今年14岁了。从小到大,除去刚出生抱在手里那两年理发我这个父亲没管。整个十二年了。就算一个月理一次发,那也12*12=144次理发了。每一次理发,都需要我身为士卒,我先剪示范。再押着小胡童鞋去受刑十分钟。对于小胡童鞋来讲,理发比砍头还难受。不知道抱在手里理发时留下了阴影,还是经历过什么碎头发让他极其难受的痛苦回忆。反正理发十分钟是他人体能忍受的极限。多一秒都可能引起人体爆炸。

他给我形容过理发的感觉,就是千万只蚂蚁在身体内爬,跟本没办法坐着不动。而现实却要求完全不能动。一动也许耳朵就剪没有了。处于一种天人做战的状态。

自从我有过这种虫子在身上爬而人不能动的经验后,就对他理发所受的刑罚深表同情。尽可能在理发前放松他的心情。理发过程中,也多讲冷笑话让他觉得这十分钟能过的快一点。

第144次,经过多次商量还价后,我终于押着他又要一次理发了。先以哥俩好的形式互攀肩锁住他肩膀,押到理发店。到理发店一个看悲剧了,理发店排队很厉害。

这个排队等待过程中,我怎么能保证他不跑掉是个大问题。

要不一直这么琐着,显然不现实,一米六几的个子,我能琐一分钟两分钟,我这体力显然琐不了五分钟以上。

要不靠父亲的威严吓住他不敢跑,但他显然知道在这种事情上,他就是跑了,我也不会对他怎么样的。他毕竟觉得接下来是要受刑。

威逼武力显然行不通,只能怀柔呢。分散等待受刑的注意力。先是找了本《冷死人不赔命》的笑话书,念了几个人中小明,兔中小白的大陆货冷笑话。显然这个不也够打消他对接下来要坐着理发的恐惧。

想想当个父亲真不容易,除了小时候会讲故事,长大了还得会讲高水平冷笑话。对着书念还忽悠不住天天看网易轻松一刻的初中生。苦于无计之时,眼看这一次理发行动要失败之际。救星出现了,理发店老板的儿子。一个传说中的三好学生,小胡小学学校建新小学的师弟,他很熟悉的学弟。

这个学弟的出现,成功解决了他理发排队等待的问题。同龄人的聊天总是容易分解他那等待受刑的煎熬。第144次理发也因此而成功完成任务。长嘘一口气。

我唠唠叨叨讲这么多,你们以为我是要记叙这理发的艰辛吗?那你显然故事听的不够多啊。好的故事必须要有神转折。这个神转折就是我接下来要讲的事情跟理发完全没有什么关系,而是跟他当前最重要学习有关了。

在理完发,掀下围巾,撤退的路上。换他搭着我的肩膀,跟我讲理发店老板儿子,这个传说中的三好学生的故事。

他讲这个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现在在学校的五年级,考的好一点是前三,失常一点是前十,是学校大队部成员。大队部也就是学生会。并且还很强调跟我讲,是四科(语文,数学,英语,科学)的总成绩。

要是搁在以前,我只能是淡淡羡慕一下,而又轻轻而过。但最近正处于严重质疑自己的教育方式而积极改变自己及教育方式阶段。连忙问到,“这熊孩子是怎么做到这样的,你看他的父母天天这么忙,跟本没时间来管他。”

小胡童鞋好像也在对自己原来的学习习惯及学习方法在做积极的转变中,很羡慕的回答:“我仔细的跟他聊了聊,他讲其实很简单,这熊孩子最先只想当好一个小组长。但当好小组长的过程中,由不得他停下脚步了。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进,做好每一件小组长该完成好的小事情后,就成今天这样了。直接进入学生会当主席。进入学生会,也由不得自己成绩不好了,只能自主努力的学习,搞好每一科成绩。”

别人家的孩子学习好竟然是这个理由真是在很响的在抽我这个当父亲的耳光。我听见了啪啪的声音,整个小学我对小胡能不能在班上当什么职位不在乎,前几年对他当不了什么班干部,回来不高兴时,我还找理由安慰他。说这个不当也罢,搞好自己的知识学习就可以了。也对小胡非常乐意参加的什么射击班,长跑班因为学生成绩不好,班主任不让参加时。做为父亲不听从朋友劝告去找老师沟通。认为这是小孩子自己要解决的问题而不能由家长来干预。

久而久之,小学六年,小胡没有当上任何班干部,也没有参加任何体育兴趣班。自己找不到成就感,在同学面前找不到自豪感而自暴自弃。就算是有什么特长也得不到发挥。导致他觉得很多事情自己做与不做是一样的。逃避老师,拖延作业。

而这个原因也是孩子进入中学后,猛然学习任务增加,给老师和自己带来很多学习上麻烦不断的原因。

听完小胡对这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总结后。我很诚恳的说“那我们能不能也从头这样开始你的初中学习。”

小胡童鞋用力的点了点头,我先把数学的纠错先努努力。

我紧跟着说“英语呢,怎么办?”

“英语啊,跟让我去理发一样,这学英语给我的惨痛记忆太深刻了,大脑好像在学英语方面短路啊。” 父子俩的沟通还是很深入的。

这可怎么办,让我这个刚头痛他理发问题的父亲又一次陷入深深思索解决这个英语该怎么学的问题之中。

回顾过去,就讲这么一个小故事吧。想想一个全心全时段陪着儿子成长14年的父亲,要把过去完整讲一遍,我估计能写本几十万字的小说了吧。

然后还是按老师要求,我该展望一下未来了。

中国人自古以来,有一个很重要的传统人生意义就是光宗耀祖。但文化大革命,把中国人的传统文化革掉以后。再没人把这个当人生的意义呢。因些我也不能把这个要做为自己孩子的展望要求了。

孩子取名叫胡黎明这个一个平凡的名字,就是希望孩子一生平凡,平安。

除了平凡,平安如果说还想要点什么要求的话。只能说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我该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

  • 1.就我个人价值取向而言,首先要让孩子每天过的开开心心,管他有没有将来,会不会光宗耀祖。人降临这个世界,是来享受地球所给予一切来的,探寻自然,享受万物的赐与。 我很多时候都在跟孩子讲,每一个生物降临到这个地球上,地球就给这个生物准备了他成长所需求的一切,不用急,不用抢。总有你的一份在等着你的。也设定了生物回馈地球的方式。只是我们人类离自然太远,想着从自然索取太多。因此,从6岁开始,我尽可能带着孩子以最淳朴的吃自已煮的东西,住帐篷的户外方式去感受自然。

    有一次,我跟据google地球卫星图找了一条路,约了几个朋友,想去穿越下。没想到实际到了卫星地图上该有路下山的地方,没有路了。美国货也不靠谱啊。害死人了。而冬天的太阳落山又特别早,没办法,只好在没有食物也没有多少水的山顶半路上扎营。父子俩就剩半瓶水了,要过一晚上,还不知明天什么时候能找路下山。前途堪忧啊。多亏大自然有设定,第二天下雨了,天无绝人之路。而这时10周岁的小胡意识到这个问题后,硬是一口水没喝。一直熬到下雨,父子俩的半瓶水还是半瓶水。这时我知道孩子开始长大了。所以我希望我的孩子在社会上他更能如此替别人想想,自己吃点亏不要紧。这是做为独生子女最缺失的品质。

  • 2.再次我想要培养他的独立思考能力,独立生存技能。简单的说学会怎么理解这个世界,再学会怎么与这个世界相处。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而不是整个周未就想着睡觉,看电影,打游戏。

  • 3.如果以上两点都能做到了,那就再奢求下。最好能有点能让这个世界变的更美好的技能,比如学会能写几行代码,像优步一样通过一个简单的手机软件解决城市出行问题,或者学会当个木匠,做两把让老去的我,躺着舒服还能达到健身目的椅子。当然能学会像今天的老师们传业授道,传播人类知识的技能,更是一种对自然的回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