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夜戏

2015-04-13 16:46

张岱的《陶庵梦忆》这本书整体来说,对于现在的我来讲,读起来觉得挺无趣的。因为这书里更多的是讲张岱土豪怎么载花弄草的,怎么修拾自家的园子,怎么弹琴弄曲,怎么品茗弄茶。谁叫这哥们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说,这哥们喜游历山水,深谙园林布置之法;懂音乐,能弹琴制曲;善品茗,茶道功夫颇深;好收藏,具备非凡的鉴赏水平;精戏曲,编导评论追求至善至美。懂也就算了,还要一一用文字写出来。编成《陶庵梦忆》。

为什么是《陶庵梦忆》,因为人生乐极必生悲,张土豪出身大官之家,书香门第,国民老公。可惜大明公司不争气,正好在他壮年之时倒闭了。晚年只好避祸山中,所存者,唯破床一具,破桌子一张,折腿的古鼎,断弦的琴,几本残书。最后只有梦了。开始梦忆年青吃肉品茶弄琴的日子。

而我现在跟本每天奔波于挣生计之中,没空弄这些生活情趣不说,也看不懂。但其中一个故事,我觉得这张土豪玩的挺高级的。

崇祯二年中秋后一日,余道镇江往兖。日晡,至北固,舣舟江口。月光倒囊入水,江涛吞吐,露气吸之,噀天为白。余大惊喜。移舟过金山寺,已二鼓矣。经龙王堂,入大殿,皆漆静。林下漏月光,疏疏如残雪。余呼小傒携戏具,盛张灯火大殿中,唱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锣鼓喧阗,一寺人皆起看。有老僧以手背採眼翳,翕然张口,呵欠与笑嚏俱至。徐定睛,视为何许人,以何事何时至,皆不敢问。剧完,将曙,解缆过江。山僧至山脚,目送久之,不知是人、是怪、是鬼。

翻译今天的白话就是:

1629年月亮最圆的那一天晚上(十五的月亮十六圆,中秋节后一天吗),我从镇江自驾兖州。在夕阳西下的之时,船至京口北固亭。停好船后,正好是一年中最亮的月亮照在荡来荡去的长江上。我于是非常兴奋,游兴大发,赶紧叫上船夫继续划船,上金山寺。等划到金山寺时,已是深更半夜了。系舟推寺门而入,经龙王堂,直入大殿,一些都是静悄悄的。只有天空中那最闪亮的月亮透过寺中树林洒在地下,像一堆一堆的殘雪。哥们看到如此美景,叫跟班小伙计从船上拿出戏具,在宝雄大殿中点燃灯火,唱出几出大戏。一时锣鼓喧天。把全寺的人都吵醒了。都爬起来看出什么事了,有老和尚一边用手背擦睡意朦胧的眼睛,打着呵欠,笑打喷嚏。慢慢把眼睛聚焦,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但这大戏是什么人,因为什么事,什么时候来的,都不敢问。看人家戏演的这么投入。戏演完了,天也快亮了,我赶紧叫小跟班收拾戏具,解绳驾江赶紧跑路。划船过江。和尚们送我们到山脚,一直傻傻的盯着我们的船走的很远,也没明白过来我们到底是人,还是还妖怪,还是鬼。

这玩的一个高级,比白娘子的水漫金山寺更牛逼。这叫大闹金山寺,大摇大把的进,大闹一场地,再大摇摆的走。

张土豪这一出金山夜戏,就有点驴友们,在讲想当年,哥们去珠峰东城什么什么徙步的时候,怎么样怎么样的牛逼。

  • 首先说明张土豪时常自驾游玩,余道镇江往兖州。并且是自驾,因为一高兴就叫船夜晚还能往金山寺开。
  • 其次说明张土豪喜欢临时起意玩恶作剧,余大惊喜,移舟金山寺,盛张灯火唱大戏。
  • 再说说明张土豪是文艺青年,随身带琴,带戏具,点燃灯火就开唱。唱的还很好,以至于一寺人看都不敢打扰问。如果唱的不好,寺里和尚老早扔鸡蛋了。
  • 最后说明张土豪,胆大心细,唱完天亮前果断收摊走人,不言一语,来无影去无踪,让寺里和尚搞不清楚状况。

我想张岱童鞋在写这篇回忆时,肯定嘴角带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