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登上通天塔之路

2014-09-30 17:42

看完陈可辛的《亲爱的》,我知道我肯定会写点什么,也许会再讲一个故事。

所以我想先讲讲通天塔的故事,《圣经·创世纪》里面记载当时人类联合起来兴建一个能通天的高塔,希望与上帝见面。为了阻止人类的计划,上帝让人类讲不同的语言,使相互之间不能沟通。通天塔计划因此失败,人类各散东西,相互之间再也不能信任,也不能再联合起来。

2006年,墨西哥导演冈萨雷斯拍了一部电影《巴别塔》讲了一个故事。一支来自日本的枪,被一个摩洛哥男孩拿着,打中了一辆大巴车上来旅游的美国人。美国人的家里,墨西哥保姆因为要回家参加儿子的婚礼,将两个美国小孩带到了墨西哥。四个国家,四个家庭因为一只枪联系在了一起。但是故事里的日本父女,摩洛哥的兄弟俩,美国的夫妻,墨西哥母子。同时美国人与摩洛哥人,美国人与墨西哥人之间不信任导致无穷的冲突与无解。人受过伤痛以后,就建起了墙,每一个人成为一个国家,遍布疆界和关卡,成为孤独的敏感者。

看完《亲爱的》,我心里就一种强烈就是上帝毁了通天塔,人与人之间充满敌意,无法沟通的感觉。但陈可辛更进一步的讲了每个人的救赎,试图再登通天塔。

影片一开始就是黄渤与郝蕾这种离婚夫妻冲突,这是中国离婚或者同床异梦夫妻的常态。跟本没办法好好沟通,一开讲就是吵架。但同时为了共同的孩子又无比辛苦的忍让,自以为的为了孩子的将来做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牺牲。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无比委屈没人理解,同时也无法理解别人。

接着就是黄渤为了贪一点小利,放了几个社会混混进网吧。也正好混混们在网吧的打架导致他儿子田鹏的被拐。整个社会青年充满戾气,稍有不顺眼,动手不动嘴。跟本就不尝试沟通。

那孩子田鹏追妈妈车子一段戏,充分表达了人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车子,房子构建自以为的安全感。郝蕾儿子几次一直出现在她车子后视镜里,她却一直盯着自己没电的手机,冷漠的关闭车窗。就是没有一眼看看外面的世界,就是没有一眼欣赏一下这个多彩世界。就在她对世界的冷漠让自己最宝贵的儿子丢失了。当她最后在寻子互助会上哭出声说“是自己把儿子搞丢了。” 这是一种多么痛的领悟。

孩子田鹏被拐以后,余下就是黄渤与郝蕾无尽的寻找,就像黄渤说的“他已经都是人下人呢,但为什么还有这么多骗子要来欺负他。” 道尽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一个只有金钱价值观的社会,别人再大的痛苦,你也不会尝试去同情与理解。这里面还有一句话也表达了这个意思,郝蕾与黄渤都对郝蕾的丈夫张国强说了同一句话:“你不是孩子的父亲,理解不了”。个人认为张国强演的后夫,已经是相当的完美了。对郝蕾丢失儿子后一容忍与理解,在当前社会已相当完美,但还是远远不够。最终还是离婚了,也让郝蕾领养不成田鹏妹妹。

这里面,我觉得最好的是寻子互助社的张译。衣着光鲜,聪明多才,娶的白富美。但他遭遇的痛苦也是最深,找儿子6年。甚至资助成立寻子互助社,树立不再生第二胎的誓言。通传销洗脑式的组织,坚持自己找下去的信心。坚持跟这个社会的不妥协,通过积极的行动来改变儿童拐卖的现状。但他与村民的拼命,对人贩子老婆的愤怒,甚至与自己白富美老婆没语言沟通。他也一直在强调着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精英,他做什么都应该比别人强。从他发给黄渤的短信“为什么找到儿子的偏偏是你”就可以看出。

还有一个就是吊儿郎当的律师佟大为,失心疯的母亲,他借法庭人员欺骗了当事人。而他的同事一样利用欺骗了他。法官问他怎么什么案子都接。他跟赵微,农民工聊天,拿手帕掩着鼻子,一言不对,转身就走。

当然不能少女主角赵微,她虽然在电影开始一个多小时后才出现。但他一出现就是冲突高潮,三人抢小孩跑与整个村子的争抢。接着就在派出所跟警察们互为敌意的聊天,为了保护女儿不惜砸了警官一凳子。再接着就是跟福利院长的斗争,被寻子互助社的殴打,在法院法官跟本不让她吱声。她除了下跪,求人,以至于用身体来求人。世人跟本没兴趣去理解一个人贩子的老婆,一个想要孩子的妈妈。

还有拆了通天塔的冲突是为数不多的,人与体制的冲突。整个故事里面表达的体制都很合情合理,没有什么错误与问题。丢失小时后24小时才能立案,有死亡证明才可以领新的生育证,夫妻必须共同领养,人贩子老婆没资格领养等等,里面的办事人员一个个嘴上讲很同情丢失孩子的痛苦,但制度就是制度。狡黠的警察,干练的福利院院长,累的眼睛通红的法官,一生和气的计生办办事员。出镜不多,但很生动,他们与去办事的人时时刻刻冲突着。但又有谁能理解他们的痛苦。

整个故事充满着这种被上帝拆了通天塔后的冷漠。但陈可辛显然不是仅仅想展现社会的无情,他更希望这个世界更美好一点。安排了每个人的救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