俩马的自留地

2015-05-26 15:22

城市出租市场再起风云,滴滴和快点在去年疯狂补贴出租车与打出租车的乘客后,滴滴与快的在双马的支持下,刮起一股子免费打车出行的旋风。两头补贴下的出租车司机笑开怀,人人都成了滴滴与快的的业务推广员。

滴滴与快的哥俩在每人砸下十多亿的补贴后,估计又在双马的密谋下,甜蜜的在一块了。他们前几个月还你死我活的掐,接着就这样甜蜜的在一块了,在一块了。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俩马下了一盘大棋啊,这一招几十亿砸下去

  • 首先滴滴与快的合并后占95%以上打车市场,就把全国大小几十号打车软件给活生生挤死了,除还是易到,神州这样的专车公司还勉强存活。
  • 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号称请全国人民打车,它们不在乎15块钱,却依然要你出0.01元,微信不绑定银行卡享受不了这坐车的优惠,支付宝手机客户端不下载,享受不了这免费坐车的优惠。自此以后,享受过移动支付方便的人,再也不愿意掏现金打车了,也不愿意带现金去超市,甚至不愿意带现金打麻将,扣地主了。带一手机足矣。这样,用户的支付习惯就硬生生就改过来了。

培养好用户手机叫车的习惯后,滴快马上就推出一号专车,滴滴专车的产品,磨刀霍霍向易到,神州这些面向高端商务出行市场的人群了,这时候出租车司机还感觉不到寒意。高端市场毕竟对自己影响有限。

可是,可是,美国的坏小子uber势不可挡的进入了,他还正好在俩马花了几十亿刚刚培养好中国人民移动支付习惯后来了。也恰恰好在国家层面准备深化改革的时代来了。天时地利,就看人和了。

不管是滴滴专车,还是一号专车,还是易到用车,还是神州专车,面对中国运管规则,总还有一块遮羞布。软件公司、汽车租赁公司、劳务输出公司、司机四方签订协议。人是专业的,车是运营的,虽然大家心知肚明这是在跟监管部门玩脑筋急转弯,但各方也默认了这种存在。也没太动到出租车的市场,大家都还很和谐的相处。

但uber,直接破坏了这种看似别扭实则顺滑无比的生态——人民优步,就是私车。明目张胆的私车,告诉所有人,我不是运营车辆。直接收编原来人人喊打的黄鱼车,收编黑车司机。

这还得了,竟然直接挑战权贵垄断的经济体系,更可怕的是,uber进入城市,补贴司机,优惠乘客。直接把出租车市场往死里逼。出租车这个市场既得利益者,自然不干了,得反抗啊。

但地方政府怎么办呢,也难啊。谁总理一天到晚喊互联网+,主席喊深化体制改革。妈蛋,这uber进来干的是典型的互联网+业务促进出行市场的深化改革。就是有点猛,一点适应期都不给出租车。

uber的讯猛,也直接把滴快搞蒙了。哥们,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两马哥刚花了几十个亿砸出来的用户习惯,占领了95%的叫车市场,你就这么东一个话题,西一个话题,一分钱广告费不花。就靠跟政府对抗,让乘客都转你坏小子那儿去了。看来还是俗话说的对“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使用uber的用户还真主要是女人。

滴快刚把出租车市场统治了,着手准备开展专车市场。你坏小子uber进一个城市几个月,进一个城市几个月。就把老子的命都要革了。怎么办,怎么办。

没办法,滴快也顾不上那块遮羞布了,也顾不上运管脸上好不好看了。赶紧上线快车,跟uber招揽普通私家车一样,我更低条件招揽。

快车推出后,连续放大招,每公里九毛九,没有起步价。电梯里,电台里全是我滴快的广告。这大招好像还是给优步什么五折优惠码,什么邀请优惠免单给抗住了,进展不大啊。
image

下面是原来专车与uber小伙伴们的价格

image

这价格快车摆明了就是来搅局的,没有疯狂对司机的补贴,有谁会跑快车。

那么好吧,两位马老板再投十个亿,免费邀请全国人民每周一坐快车。此时此刻,所有的出租车司机肯定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在马路上算钱算的手抽筋的开心。但这次,看到是私家车主们拼命的戳屏幕抢单了。而自己的颤抖。。。

image

我就在两位马家车邀请全国人民坐快车的第一个周一,决定体验一下,与开心的滴滴司机聊一聊丰收的喜悦。苦逼的是做为互联网产品从业人士,第一次打开滴滴app(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都是用微信或者支付宝直接叫出租车的。),特意移动选项到专车,默认是出租车。输入目的地后,叫车,就在公司门口。三分钟司机到了,上车。司机点击开始计费。

我猛然发现不对啊,我滴滴客户端上,直接显示15块,车子一动就15块7了。我问司机怎么回事,他说我叫的是专车,专车是15块起步,3块一公里。现在滴滴在放大招的是快车,好吧,连我这专业人士都弄错了。只能说这个产品设计的很成功。想点个便宜,没想到却当了回高端商务人士,还特意没开自己车。

办完事回来,我就特意留心移到快车,再点叫车。这次没错。司机也很准确的接到了我,酒店门口司机一般都熟悉。也正因为这一次准备的操作,我得到了第一线的说法。

来接我的快车司机是一位大约50岁左右干净利索的大哥。是一辆非常新的大众速腾。一上车我跟他聊起了这次滴快的大招。没想到,这司机是位专业的出租车师傅。他也经历去年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出租车补贴时代。

他说去年这个时候,滴滴与快的在补贴出租车的时候。他就看到了,手机打车软件只会革出租车的命。当乘客都用手机叫车的时候,出租车这个醒目的颜色与灯再也起不到什么作用的时候,出租车这个行业就该被革命了。

果不其然,uber一起来,出租车的市场就被挤压的只剩老弱病残了。这出租车大哥就赶紧买了一辆速腾跑uber,这时出租车原来的司机们要号召罢工,请愿。他说要去你们去吧,我是不去了,也不愿意死抱着这个要被淘汰的行当。

这时,我说有很多出租车司机,没办法像你一样马上转行,他们没有车能加入uber。司机师傅,那没办法,米饭没的吃了,面条也得吃啊,不能说一定喊着要吃米饭完了把自己饿死。

他接着说,别看今天滴滴快车让私家车车主很高兴,也蹦达不了多久,等滴滴快车完全把出租车挤死市场后。他要干的就是收拾私家车主了。你要么接受我平台条件,纳20%提成,要么别干。

我说没这么严重吧,现在打车市场,还有uber跟滴快竞争呢。有他俩在竞争,乘客也好,司机也好都不太好得罪。

他说烧钱的人,自然会有办法来解决竞争的问题。天下没有卖的比买的还傻。所有的互联网运营都阴的很,只是大开大合而已。

刚聊到这,我到目的地了,师傅好像也意尤未尽。等我下了车,他还伸出头跟我说,下次有机会再摆道摆道。

我原来也觉得滴快去年那个补贴给出租车的钱,白烧了,给uber摘了果子。但今天听出租车师傅一席话,感觉俩马真是高深的很啊。

再加腾讯与阿里在日常生活的大众点评,淘点点,电影票等等日常生活的产品。看看这俩马统治中国人民衣食行不远了。队了住,在俩马自留地,可以完成所有的O2O了。细想极恐啊。

妈蛋,老子以后就生存在俩马的自留地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