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尔盖草原上的狼

2017-06-26 13:19

我踏上诺尔盖草原,是纯粹偶然闯入的。

在2010年的时候,我在6月跟两个朋友搞次不算成功的川藏南线自驾游后,那时318,317国道实在太烂了,所有的精力全在怎么克服烂路,完成行车任务上。跟本没注意什么风景。完成后心由不甘。在9月的时候毅然背起背包,一个人再走一遍藏区。

此时,我莫名其妙的给《天下无贼》的拉卜椤寺给吸引住了,坐着火车就到了兰州。再搭公交直达夏河。一头扎进了拉卜椤寺的怀抱。

在没有游客的拉卜椤,我感觉到了信仰的力量。雄伟,靓丽的大殿;密集,有序的僧舍;虔诚,安详的信徒。我一个人,一个包安静在拉卜椤呆了三天,然后走进了《天下无贼》傻根跟狼告别的桑科草原里。

桑科草原是甘南草原的一部分,跟诺尔盖草原连在一起。诺尔盖草原5.3万平方公里,包括当前阿坝州诺尔盖县,红原县,阿坝县,松潘县;甘南玛曲,碌曲;以及青海的久治。是中国最大的湿地草原,略小于呼伦贝尔草原的中国第二大草原。

里面大家熟悉的景点有花湖,尕海,唐克九曲黄河,黄河第一弯,瓦切塔林,年保玉则等等,反正是值得深度深刻游玩。

我算是进出诺尔盖草原比较深度的了,因为我一个朋友。他既是藏区很有身分的喇嘛,也是诺尔盖腹地唐克草原一个牧民家的儿子。我几次深入诺尔盖草原腹地牧民朋友家吃住。但也未曾有过今天看到的这部电影这样体验。

《重返狼群》在朋友推荐给我之前,我一直以为是像吴京演的这样特种部队之类的电影,上映这么久从未关注过,也未曾想去看过。直到有朋友推荐给我,我才仔细查了下这电影的详情。

《天下无贼》里讲傻根跟狼告别,我去之前,还以为现在21世纪是没有狼了的,是电影虚构的。确实我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去都曾未遇到过狼。倒是牧民家的藏敖见过不少。直到不知道第几次,我们驱车走一条正常人不会走的乡村公路时,遇见了狼。

《重返狼群》讲川西美女画家 一次偶然机会救了一条小狼崽的故事,我豪不犹豫的就相信了。这条小狼崽的爸爸不小心踩了牧民的机关被杀,然后小狼崽的母亲就故意自吃猎人毒饵自杀,死之前还自撕自己身上猎人们最想要的皮毛。然后一窝刚生的小狼崽吸了毒奶后,接二连三的死去。只余下这一条给美女画家救下了。

美女画家救下小狼崽,带回了成都喂养,还取个名字叫格林。本来想把小狼崽当宠物养。但这纯野生加上父母这么聪明的基因。格林显然不是一只宠物。在城市里格格不入。美女画家只好带着格林重返草原,寻找狼群。恢复小狼崽的野性,寻找小狼崽最合适的生活环境。

整个过程刚开始美女画家让朋友无意识的全记录了下来,在记录过程中发现当前的草原有太多的问题,这些问题我在诺尔盖里也痛心的遇到思考过。草原退化,挖虫草破坏草原,分包到户导致过牧过度,草原狼群消失导致生态失衡,鼠患成灾等等。因此美女画家与朋友觉得有必要把故事讲出来,希望引起社会的关注。

朋友亦风即是这《重返狼群》的作家,他开始从头开始学怎么把这9000小时素材剪辑成一个大家愿意听的故事。我们活的节奏太快了,已至于停不下来用心听一个故事了。我一看到《重返狼群》以为就是什么特种部队来骗电影票,跟本没深一点点去看看简介。也跟本没耐心去明白导演取这个名字就希望大家重归自由。

有人问『有什么比活着还重要吗?』 对狼来说,那就是『自由』。对小狼崽格林来说,在成都安逸的生活,宠物般的享受跟本不是它所想要的,它需要重返狼群,寻找自由。虽然在草原上它要面对猎人,饥饿。600多条狼的生命,就能制作成一件狼头皮衫。

影片的内容我不再多说了,希望各位走进影院,亲自去以动物的视角来看看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