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上单车,戴上耳机,去旅住吧

2015-10-15 09:44

早晨上班路上,滴滴出行,司机不善,无心与之聊天而在微信上看到玉伯一篇美文几缕代码与闲思,摘录如下:

早上起来,窗外斜风细雨,这是杭城最好的季节。雨味夹杂着桂香,有一丝醉人,也有一丝恼人。雨停,能骑车上班,就是莫大的喜悦。

(一)

喜欢骑车,一路听歌,什么都不想,无拘无束。越来越觉得,活着最难得的,是内心的一份真喜悦。太阳从云层出来,落下一朵朵树荫,小憩的身体微微冒着热气,活力涌动,是那么美好。

公司刚搬到新大楼,一切都是新的,一切又都是过往的延续。这些天最爱的是泡一杯绿茶,静坐一隅,舒舒服服写代码。一个工程师,是否真的喜欢写代码,就看其一个人时、在一个长长的假期里,能否安静又充满饥渴地写下一行行代码。

就如喜欢旅行的人一样,一到假期就坐不住。去往各地,看风景、赏人文,与不同的人或最亲密的人一起走过一段段路。写代码也是一种旅行,GitHub 上景点繁星满天。

最不喜的是旅游,走马观花看过很多代码仓库,读读 README 跑跑 DEMO,只要时间稍长,最后的收获是然并卵。旅行比旅游好点,会 clone 下来,读读源码、仔细用用,甚至踩上几个坑。经常去旅行的人,会上瘾,容易变成文艺青年。然而文学有情、艺术无价,文艺却是经常有毒的。比如这段略带文艺的话就是有毒的,会让文艺青年们微微泛起怒意,失了平和。

我向往并尝试践行的是旅住。文艺青年最常犯的错误,就是把旅行中看到的风景,认为是常态,自以为了解,实则是众多不了解。程序员这个圈子,最佩服的是能选择一个个岛屿去旅住的人。能在某个领域,不是花一周两周,而是花上五年十年,居住下来,沉寂下来,若不是工程界的大牛,就是学术界的大拿。

我这么一个人,很奇怪的一个人,就这么简单的,想回到代码的王国里,一直旅住下去。

(二)

公司新大楼与老大楼,只隔了几百米。中午外出觅食,与未搬迁之前比,可选择的地方,突然之间就好像完全变了。环境对人的影响,比想象中大很多。

两年前开始带团队。收获了很多,也丢失了很多。管理,最重要的,并非是管人,也不是理事。管理是搭台子,是造环境,是让在环境中的每一个人,都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企业文化、组织结构、产品策略、项目管理等,如果不能让一线伙伴从内心里真心认可,就很难长久。高执行力的军队能拿下江山,但经常守不住江山。

技术团队最大的危机,经常来自 Leader 的老去。当一个 Tech Leader 质疑 SVN 与 Git 哪个好时,这个 Leader 就在老去。理性并非总是必要,打败理性的往往是感性。感性的选择源自于真实的旅住。当你去新岛屿住过一段时间,如果新岛屿好出一个量级,往往就不会再想回旧岛屿住了。Node、React 等,都是一个个新岛屿。Leader 的老去,就是渐渐丧失了旅住的能力,这样也就再也难以带领团队去往远方的远方。

技术人员的发展,最难的是突破自己的迷障。突破口不在他人,就在自己。自己能否把关口趟过去,能否始终保有旅住的能力,能否静心,这些,是真正需要花大力气去关注与投入的。而不是人际交往,不是管理技巧。

当内心感觉有些不对的时候,往往就真的不对。面对这种不对,内心里往往清晰应该怎么做。一个人最需要说服的是自己,而不是他人。内心笃定,就会有能量场,就会让身边的人相信,并开始一起行动起来。

各有各的人生,去欣赏。同时走自己的路,不犹疑。

(三)

金秋飘香,天黑得很快。

这个年代,说大话容易,高大上的言谈并不难,难的反而是敢于说小话。很佩服能说大话、也敢说小话的人,说小话时,还能让大家感觉不是小家子气,而是人性,是接地气。这份心力,着实不易。

我怕成为不是我,越有欲念去把这篇文章写出来,就越多杂念浮现。想写,却又不想写,一切那么简单直白,写下来却很可能引起不少人对我的误解,写还是不写?我又是谁?一个朋友说,希望自己不惑、立且定,如果不惑的本体就是惑本身,那么一切都是空,又该如何?

很怕用幸福这个词,更想着喜悦。如果能让自己的心,让所处的环境,让我爱的、和爱我的,能无时不刻处于宁静与喜悦之中,此生足矣。

玉伯的文字我一直很喜欢,没有当前技术人最常见的戾气,能让人去除浮躁,扣问内心。

而此文让我最触动不是,人要能说小话,接地气,通人性,也不是人要让自己的心无时不刻处于宁静与喜悦之中。

而是github上繁星满天,旅游就像看readme,跑demo;旅行就像git clone,打开代码看几段;而旅住才是进入github库中,完整去发现繁星的架构,设计,思想,理念。并且改造自己去贡献代码。

这个触动,首先是我近段时间花费大量时间在github上,但却只停留在旅游层次。甚至很多觉得好的库,连demo都没跑过,就在咋乎。

写代码跟写文字一样,需要静心。去除内心的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