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何苦这么匆忙

2014-09-24 11:19

今天我花了一个小时完成了四公里不到的公交上班之旅。对于时常在杭州坐公交上班的人来说,也许觉得有什么奇怪。公交车脱班而已吗?这事情天天都在发生。

但对我这个最近在反思自己的人生怀疑者来说,站在公交车站整整看看了将近四十分钟的匆匆忙忙人流。如果我延时拍摄的话,把匆忙速度再放大4倍,8倍,就能感觉电影里面那种人忽一下来了,忽一下上车了,忽一下车子开走了。不停重复各路公交车,人流来来去去的场景。(有点后悔当时没拍摄了,这么好的场面即视感。明天再去拍过。)没有一丝停留,也没有一毫犹豫。只有我这个看客,把无时无刻不在看的手机收进了裤兜。饶有兴趣的看着周三这上班高峰期,一个人流高峰公交站,来来去去的人与来来去去的公交车。

周三,台风过完的杭城显得特别干净。秋风习习,吹在身上,没来由的感觉很舒服。心情大好的我,决定放弃开车上班,给台风洗干净了的杭城少贡献一丝污染。

背着电脑包,踏上小区去公交车站的小径,秋风吹过,小区道路两边的绿化沙沙做响。我翻过小区后面一堵小围墙直接就到达了公交车,而不必围绕大门马路绕一个大圈了。心情好时,手身也敏捷些。我对今天这麻利的撑墙翻越的优美动作很满意,没人把我这干脆而又潇洒的翻墙动作留张影有点小遗憾。

早晨8点钟,正是都市白领们上班高峰期。我到达公交车站,正好是8点钟,我还特意看了一下手表。公交车站的廊牌前已站满了年轻的男女。有翘首东望的,有低头看手机的,也有着急不停看手表的。

不着急的我,穿过人群,慢慢走到公交车站后面一幢大厦的阶梯上。阶梯上已有一双中年男妇在用杭州话激烈聊着天,说的好像是自家小孩的一些情况。突然轰隆隆一声音响,一辆12路车杀到,激烈聊着天的中年妇女赶紧抬起屁股小步跑向公交车。来不及跟刚才聊天的中年男说一声再见。

12路车明显人满为患了,但还是上车门那儿还是挤着很多人。等着挤上车,司机在车里大声的喊着“大家往里走一走,就几个没上来了。”

车里面的乘客明显没有什么反应,上车门那儿未见任何松动。没办法,等着挤上车的人们只能发挥不怕苦,不怕硬的红军精神,用蛮力把自己塞了进去。司机在“1,2,3大家收腹”的口令下,勉强把车门关上了。我真好奇这公交车门质量得有多好,才能在这种大压力下不停的开关。

12路一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车站。就在12路拼命塞人的同时,82路,801路也陆续进站,装人,关门。然后大家雄纠纠一个车队离开还在车站人群而去。在这人群中,有几个漂亮的妹纸,目不斜视,高傲在候着自己想要坐的公交车。我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屹立不动的公交车站,不断的进出12路,82路,67路,101路,801路,807路,30路。不停的把人甩出来,把人塞进去。人流不停从四处聚来,又不停的朝四处散开。没有人做一丝停留,除了像我一样一小撮在等着19路想一路往西的人。

当我再次低头看手表时,发现时间已到8点20分。慢慢对来来往往的蒙太奇车站失去兴趣。很想掏出手机,刷刷朋友圈,发几条没任何营养的hey。但当我真掏出手机,打开微信,看着启动界面上这孤独的哥们站在地球上,面对月球时。我发现自己世界这么大,竟然也不知道该联系谁。这人来人往,车进车去的热闹公交车站,既然与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大家都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去的过客。为什么大家不能在空气清新,阳光明媚,这么美好的一个早晨互相说一声hey呢?没来由的一阵感伤。

image

世界这么大,人流这么多,我竟然不知道该联系谁

塞回手机,我站在人群中也开始不淡定了。开始不停的翘首东望,看看正在徐徐开来的公交是不是19路。但是等过公交的人都知道,等哪趟车就不来哪趟,而别的却拼命不停的来。当19路终于在我望穿秋水中慢慢进站的时候,我再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已是8点40分。明显等待这一趟车的乘客不淡定了,还没等公交停靠好,就一窝蜂涌到车门。

很可惜,涌到车门也没用,因为这趟车脱班太久,车里面已经挤的插不进一根针了。就是收腹提臀也没用,除非把公交车体拆了,大家都外挂。可。。。可是望穿秋水来了这么一趟车,也不能就这么走。。。走了啊。

多亏这车站也是上班高峰站,后门下车的人不少。前门挤不进,那就从后门想办法吧。这不想办法不要紧,一想办法就搞出一个奇葩情况。后门稍微下了几个人后,马上被要挤上车的人占据那点空间。导致还没下完的人,挤在车里出不来,也下不了车。拼命喊“让一让,我要下车”。而已经挤上车的人不愿意再下去,谁知道还能不能再挤上来。并且还有白发大叔甚至报怨“早知道这么挤,下车不早点挪到车门这儿来。”

“我倒是想挪呢,要挪的动了,刚有人下车稍微松动点,又给你们挤了回来。” 急着下车的眼镜男,显然比白发大叔怨气更大。不客气的回复。

在大家骂骂咧咧中,下车的,上车的终于都达到自己目的。19路终于在司机“1,2,3收腹”的口令下,成功把车门关上了。冒出一股黑烟给车站的人群后,一路往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