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字头上一把刀

2017-09-25 10:04

知乎上有个问题如何看待 WePhone 创始人被其前妻逼到自杀?

回答大都是声讨世纪佳缘与女方。大有一定要替苏家及死者讨个公道的味道。

互联网键盘侠,大妈舆论界,包括大V们大都持这种立场。

这个立场没有错,短短一两个月,弄了1300万不说,逼死了人。还给公布于世,世人不愤,那每日努力辛苦往前跑还不足以在城市有立锥之地的人怎么办。

今天我不想再就这热闹的立场再讲点什么,我想讲讲自己的切肤之感。

在女方微信逼男方付钱的聊天记录有提到2009年国庆UUCall停服事件


女方拿2009年UUCall停服事件来吓唬男方说派出所定罪坐牢。


做为整个UUCall停服及善后处理事宜的亲历者。我们再来看男方为什么要自杀。


这遗书有关键的『我资金链已经断裂,实在很绝望』

这句话才是男方自杀的关键。

VOIP电话都是预付费充值使用。


这是WePhone官网上现在还挂着的说明。WePhone用户都是购买话币,预充值使用的,跟当前中移动充值使用是一样的。

当时UUCall号称3000万用户,到停服事件发生,有媒体报道说一个用户就算100块,也有30亿给UUCall经营者拿走了。

其实媒体是瞎说,但当时还有充值余额的用户确实十多万,平均一个用户余额100块,就账户余额来说,也确实有一千多万欠着用户的。

当时UUCall停服事件还是政府强制事件,有余额的用户大都把火气对着政府的,但还是有不少用户是要求退款的。后面UUCall重新开服后,整个资产以零价格转让给了别人继续,条件就是承担预付费用户债务。这个域名的无形资产就值千万。

因此,WePhone的男方是很清楚资金链断裂接下来会面临什么。

他也很清楚他给这女方花的钱,大都是用户的预付款。但只是色字头上一把刀,白富美在眼前,一个撒娇,一夜春宵啥也不顾了。

从已知信息来看,WePhone的经营纯粹走的是个人账户,电子渠道,不管是收入,还是各种支出。

电话落地费,运营服务器费用以及网络带宽费,对VOIP经营来看,成本是不低的。

从WePhone的资费来看,他的毛利不会高,如果有充值再赠送活动的话,毛利应该还是亏损的。但预付费经营有个好处,虽然不挣钱,但现金流很好,就像京东,年年亏损,但刘强东有的是钱用,京东金融全是供货商的应付款。

男方也不管什么是利润,什么是应付款,直接拿到个人账户的钱买车,买房,买股票。这才勾引到女方的贪心。

一个为色,一个为财。就演绎成了今天大家茶后饭余的热门事件。

这里面真正的受害者,WePhone预充值用户,一是群体众大,每个人钱不多,更主要是用户都在国外,发声我们也听不到了。也没人关心其实这个热门事件里面大家关注的焦点钱是他们充的美刀。

PS:再跟据男女双方都请了律师,从个人经验推测一下,这个女方结果身败名裂不说,财也得不到。
从WePhone官网,APP运营一直正常可以看出这点钱估计政府,税务也看不上,不会轻易插手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