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创业那些事

2014-10-15 12:03

一名写代码的产品经理

我叫海波,FarBox的创始人。

07年大学毕业的。那个时间里,中国的互联网正在蓬勃发展中。

而创业的种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种下了,可能也因为那个时代,互联网+创业,命运里就无法回避了。

在我看来,如果要创业,大概有以下几条路:

不管不顾,直接创业。

加入大公司,有一定资历后,再出来,资源也会多很多。

加入小公司,合伙人的身份参与其中。

加入有上市潜力的(中)小公司,待它上市,就积累到了启动资金。

我先选择了方法1,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大学的同学作为合伙人,最后,同学已经(平分)承担了费用,补还了给他,也就告一段落。

后来,又选择了方法3,花了三年的事情,情况并不愉悦,老把自己当做合伙人,到头来说好的股份说没就没。也因此成了自己不太愿意回忆的三年。

后来,一趟出国旅行。那时,远离国门,完全投身大自然的时候,自己有很多思考:

工作,除了带来金钱之外,已经没有挑战感了

害怕青春空度,而自己又慢慢变老

这几年开挂般点开的人生技能树,替别人工作,根本无从发挥

对管理别人(PM中的M是真的manager...),也不大感兴趣

我需要自己做些事情,可以为此而不眠不休;如果为别人打工,这些年经历的几家创业公司后,恐怕无法再做到这种赔本的奋斗劲

一天夜晚,坐在大海边,可以抬头看星星,耳边有海风与浪声,然后闭上眼睛问自己:难道你不想骄傲地存在么?(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回国后,重新选择了创业的方式1:不管不顾,直接创业;这时,2012开始入秋,而杭州的空气,依旧炙热得让人不容易呼吸。

我觉得要相信好的产品必然有人买单,虽然现在困难点,但这应该是不分国籍的。有人讲“对我们小团队来说,免费用户就是累赘!”。 但有些时候,会莫名的悲伤。如果不是生在这个国度,应该早已取得更大的成就。

大学专业是管理系,想让自己商人的气息浓郁一些,这些都跟技术格格不入。那时,怀着对互联网自由世界的憧憬,去自学代码,然后在很多愚蠢的初级错误里熬夜反复尝试;真是孤独。2005开始学习python,后面使用nodejs。

产品经理写代码的好处是在考量一个问题的时候,会同时考虑视觉的风格、产品的逻辑、技术的实现等环节,做决策的速度非常快。如入无人之境,可以肆意地狂奔;又不容易陷入单个领域而无法自拔。获得『体现自我设计哲学,赋予产品于灵魂』的能力。

产品经理写代码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匠人之心,自己要为产品的方方面面负责。功能不好,是自己的创造力不行,做的难看,是自己审美观不行,做的质量差,是自己技术不行。如果任何一方面是必须要交给其他人做的,那就不是工匠!

再举一些实际的好处:

不用再做产品原型以及各种注释了

不用评审,不用在幻灯片前表演争取资源了

甚至视觉设计物料交付的流程都可以省略

也不需要再追在别人后面check points了

也不用再写各种需求说明书了,要做的事情,常是从Todo List选一条就可以进入编码的状态

几个人在白板前甚至餐巾纸上,就能决定一个大的产品特性;放手各自去做后,结果又能符合每个人的预期

还有些时候,改Bug的过程中,就完成了一次小型的重构

人生最大的挑战,其实是战胜平庸。

人来自于芸芸众生,却天生骄傲;也因来自于众生,所以容易平庸。

我才如此努力。于是,就成了一名写代码的产品经理。

毕竟,人,总要仰望些什么。不然,此生就太无趣了。

张大嘴巴看世界

我叫刘平阳,yupoo创始人。

04年的时候, 我养了一条金毛toby, 加入当时金毛俱乐部, 然后跟俱乐部里的狗友们, 到处游山玩水, 度过了最为开心的一段时间。

每天给狗狗拍照, 经常拍聚会的照片, 迫切需要一个照片站点来跟这些人分享这些瞬间, 作为技术控, 有一个毛病, 就是比较吹毛求疵, 看不惯国内已有的产品, 国外的产品又水土不服, 所以就开始自己搞一个, 于是在2005年5月的时候开始搞, 6月1日就放到网上去了, 用的还是朋友的服务器.

然后在donews blog 里面发了几篇blog, 后来到了10月份, 我和同事们在考虑寻找新的出路时, 觉得这个事情可以做做, 与其给别人打工, 不如考虑自己做吧! 然后我一个朋友投了我们10万元, yupoo 就正式启动了!

当时对于域名的考虑, 张大嘴巴看世界的意思, Yup Photo, Yup 有长大嘴巴的意思, oo 是嘴巴, 意思被世界的美丽, 精彩的瞬间惊呆了的意思。

那一年,我们很幸运, 很快有人给我们投资, 不过后来我们自己没有把持住, 这个投资没要, 转身卖给了blogcn。。。

再后来08年时, 我们在运营上, 做了一些糟糕的事情 ... ...

再后来, 金融危机来了, 整个公司经济碰到了问题, 团队开始谈回购, 未果, 于是我们几个人2009年1月离开了yupoo, 但并为完全放弃, 原因只有一个, 就是要对用户负责。

09年底, 我们收回了Yupoo, 当时说实话, 并未想明白怎么做, 但支出仍然很大, 但对用户负责的想法支撑着我们向前走;

经过这些年的折腾, 我们整个团队都成熟了很多, 2010年, 又拍网花了一年的时间, 来思考又拍网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我们要解决用户的问题是什么? 我们能够为用户创造什么样的价值? 有幸的事, 我们在解决公司发展的生计问题的同时, 我们也在这些问题找到了感觉。。。。

拥抱开源世界

我叫Tom Preston Werner,github的创始人。

时间还在2007年,我一个人独坐旧金山的Zeke 体育酒吧内。其实我并不经常混体育酒吧,我就像电视剧中的蒙面大盗一样定期来到酒吧和这群夜猫子们“鬼混”。像这样宿醉的夜晚一般第二天就会忘地一干二净,然而那一晚却铭记一生。那一晚,GitHub诞生了。

在跟那群酒鬼挨个打完趣之后,我点了些小吃坐在小隔间里。大概喝了5、6口啤酒,Chris Wanstrath进来了。但是我不记得当时Chris是不是我的朋友,我们经常在酒吧里碰头见面,算是普通朋友吧。

一般在酒吧碰到程序员,我们都会互相吹捧“你的代码写的厉害哟!”,但当时我示意他过来,直接跟他说:“我有个好想法!”大约一周之前,我开始为Grit项目工作,接触到了Chris。

他坐下之后,我就开始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地告诉了他,虽然不多,但是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他受到了不小的启发。

我告诉他想创建一个专属于程序员的社交网站,程序员们可以在这个网站上分享自己的Git软件库,集思广益。名字我都想好了:GitHub。他的回答简短而有力:“好!我加入!”

2007年,10月19日,星期五,晚上10点24分,Chris把第一份GitHub软件库发送给我,GitHub正式成立。

接下来的三个月,我和Chris没日没夜的为GitHub出主意、写代码。

那时我还在为Grit工作,Chris也在开发Rails程序。我们两人每周六都会见一次面,做一些设计决定,并思考如何定价。

我还记得有一个雨天,我和他快乐地谈了2个多小时,那天有一种非常出名的越南鸡蛋在旧金山开卖。我和Chris都有正当工作,我在Powerset担任工具开发人员。

2008年1月中旬,连续三个月日夜奋斗之后,GitHub内测版上线,我们邀请了自己的朋友来测试。

2月中旬,PJ Hyett加入了GitHub开发团队,团队成员数量增至3人。4月10日,GitHub正式公测。这时的GitHub团队还是只有3个人,而且没有接受任何外界投资。

2008年1月,我得知Powerset被微软以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所有的Powerset员工都面临工作选择,对我来说,要么去微软工作,要么辞职专心开发GitHub。

那年我29岁,老大不小,欠了不少银行贷款,每个月的开销也不少。我每年的年薪能超过10万美元,我也习惯了这种比较奢侈的生活,更何况我妻子还去读博士,开销更大,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样的决定。

而且微软方面开的条件也非常诱人,真的非常诱人:正常年薪再加三年30万美元奖金。是个人都会考虑去微软的,而我要在微软好工作和GitHub之间做选择。

他们两人也攒够了钱,辞了职,开始全身心投入到GitHub的开发中去。微软还是GitHub,我无法决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最后我决定把辞职的消息告诉老板。在申请转职的最后一天,我告诉了Powerset的老板我要辞职创业的消息,他虽然觉得不爽,但是对我表示理解。

他也没有用更多奖金来诱使我留下,因为他知道我去意已绝。得知消息之后,微软方面也很精明,把奖金一降再降,不再挽留我。

当你和一个企业没有关系甚至以后要成为他们对手的时候,你会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和你格格不入,情况变得非常古怪。

最后,就像夺宝奇兵一样,印第安纳琼斯千方百计寻找圣杯,我也用尽各种办法保护GitHub。也许等我老了以后,回首这一段往事时自己就会说到:“我也是冒过险的人。”

PS:英文好的,可以直接看tom的原文:How I Turned Down $300,000 from Microsoft to go Full-Time on GitHub

不想当CEO的程序员不是好产品经理

我叫阿北,豆瓣的创始人

我从清华到加州大学他的专业一直是物理,其间编程只是“玩”。

当时在清华上机需要‘机票’,撕掉一个角的票只能上不带图形卡的电脑,所以我就拿着带角的票到处寻找有图形卡的机器,这样就可以玩游戏,编游戏。

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一到假期先去电脑公司编程挣足1000-2000美元,然后就出去旅行,从西南角的南加州开车到西北角的加拿大边境。毕业后,去了IBM公司做硬盘的计算模型。

在2000年前后的归国创业热潮中回来,成了一家物流咨询企业的CTO,直到2004年初。

2004年7月中旬,回到美国“找感觉”来到一家华尔街企业面试,“面试官也是一个华人,他说很羡慕我,有在大陆创业的经验,他问我为何不留在大陆继续创业,留在华尔街虽然很安逸但却没有发展”。我也接触了很多公司后发现已经因为创业“心野了”,已经不能回到“朝九晚五”的生活,在回国的飞机上就打定了主意,“一定要自己创业、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一定要做互联网”。

我的想法是和朋友聊天得到的,他们点子很多,提出了很多建议,直到一天说起旅游的,在开车去云南,青海时发现了一些小的旅店,酒店特别好,特别想推荐给别人,这样就可以分享信息并且约定搭伴旅行的伙伴。

2004年9月为自己的旅行网站制作了商业计划书,并且将这个网站命名为“驴宗”,在论证这个商业计划时一些朋友认为,自助旅游的人群还是太少了,但是这个网站本身的想法更好,如果找一个更宽的领域可能有更大的发展。朋友的建议放弃了“驴宗”,将眼光投到“书”这个更宽广的领域。

放弃“旅游”选择“书”是经过很仔细的分析的。考虑再三,将豆瓣的核心思想总结为,“可以发现不同的东西,并且适合自己”,他解释说,朋友的推荐往往对购买某种产品非常关键,现在豆瓣扩大了推荐的群体,你会相信特定陌生人的推荐,这“可以理解为一种以书等具体物体为媒介的人脉关系网”。

在确定以书为主要方向前,有人曾建议用时髦的数码产品、汽车等,但手机的新品也就那么几十多种,很容易研究透。对每个手机的评价虽然具有价值,但是让大众参与,“让每个人都点评的价值不大”。这种产品更适合由几个工程师完成评论,采用类似硬件网站目前的模式。“书就不同了,每年出版的书大约数十万种,没有人知道全部的种类,因此需求十最为旺盛的,价值也是最大的”。

从2004年10月开始开发经历了5个月,这5个月上午在家敲代码,下午在咖啡厅一边看人,一边听旁人的故事,一边敲代码。2005年3月6日,因为那时在北京住在一条胡同里,所以网站名叫豆瓣网开张了,并且第一天就有用户注册。第一个用户可能是在寻找域名时无意敲打douban进入的。虽然第一个用户只“注册了个ID,到处看了看,没有做任何事情,并且此后也没有再来

因简书而成简叔

我叫简叔,简书的创始人,名字也因这还算拿的出手的产品而来。

我听着音乐捧着码着字,不时地抬起头来看一眼京沪高铁窗外飞驰而过的绿色。于是想讲一讲简书的故事。

简书的诞生其实非常意外,自我喜欢上 Markdown 起,我就发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一个支持 Markdown 的笔记本产品,于是我就打算自己做一个,当时正好有个实习生刚刚加入我们团队,于是我做了第一个设计稿,就让实习生去做开发了。当时这个产品还不叫简书,我们给它起了一个自认为很好的名字,叫 Maleskine,是 Markdown 和 Moleskine 的整合。

我们当时还想把这个「全球首款支持 Markdown 的笔记本」产品推向国外,所以当时都没有中文名字,只有 Maleskine 这个英文名字。在产品做出第一个demo后,我们便把这个产品的内测消息发到了 Reddit 上面,你猜结果是啥?

我们接到的反馈是老外一溜地对 Maleskine 这个名字的吐槽,大体上是说这个名字完全让人联想不到产品的定位,并且容易产生和 Moleskine 的商标侵权纠纷等等。我们这下才意识到这个自以为很好的名字是有多烂。

一语惊醒梦中人,进军海外市场的幻想彻底破灭,而这个梦,我们居然痴痴地已经做了两年了,从 EC 开始,我们就幻想着我们的产品可以面向全球用户,现在想来,真是幼稚之极的想法。没有该国 Native 语言的人在团队中,就别妄想攻克该国市场,非常深刻的观点。

我们收下心来,将这个产品定位在国内用户,并且重新起名。在绞尽脑汁之后,最终想到了「简书」这个名字,有「简洁书写」之意,并开始针对性地面向国内市场开始初期的宣传。

并不将其局限在「支持 Markdown 的笔记本」,我们开始加入「富文本编辑器」,加入「阅读社区」,产品定位开始改变,随着越来越多的写作者在简书上面创作,越来越多的阅读者在简书上面汲取文字的营养,简书开始往「中文写作和阅读平台」转变,而简书的未来,依然有很多的可能性。

在线社区深度迷

我叫Livid,也叫刘昕,v2ex的创始人。

我从2001年起就对在线社区着迷。

那个时候我高一。用一套叫做 BBS3000 的 Perl CGI 程序搭建了我们学校的论坛。

后来高二的时候我转了一次学,去到了另外一个更加丰富的地方。

于是我把之前搭建的那个在线社区,也带到了新的学校去推广。那个社区后来定名为 ePeta,Peta 是 10 的 15 次方。学校里几乎所有家里有网络(那个时候大家用的还是 56K 拨号)的同学都注册了那个社区,同时也扩展到了周围的学校。在鼎盛时期,那个社区有差不多 13000 注册用户,几乎全是中学生。

2005 年末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在eBay上海为一个叫做 Kijiji 项目工作。我依然对在线社区非常着迷。我在那个阶段开始了 Project Babel 的开发,并在 2006 年 3 月的时候将这套 LAMP 程序在 Google Code 上开源。我用 Project Babel 搭建了 V2EX 的初代形态。http://V2EX.com 这个域名来自我在 2005 年夏天时的一个灵感——way to explore——V2EX。

整个 2006 年间 V2EX 运行得非常顺畅,不过那个时候我对于这个网站会有如何的未来并没有做太多假设,觉得只要能够这样持续积累下去,一切就会很好。

在 2006 年底的时候三联生活周刊对我进行一次采访,关于 V2EX。然后在杂志上市的第二天,V2EX 在上海的服务器的网线被拔,ISP 是 http://1stChina.com ,他们给我的答复是“接到上级主管部门通知,http://V2EX.com 所在服务器的网线必须立刻拔掉”。所以,谁都不知道具体原因。之后 V2EX 运行在了美国的服务器上,一直到 2008 年 2 月我关闭了初代版本,因为当时实在感觉不到让这个网站继续下去所需要的动量。

但是我依然对在线社区及积累信息这些概念着迷。

现在你看到的这个 V2EX 于 2010 年 4 月 25 日重新上线。作为一个站长,我知道做网站的艰难,技术方面的,及那些非技术方面的。所以新 V2EX 采用了全新的技术架构——Google App Engine,使得这个社区现在可以运行在 Google 的成千上万台服务器上。我相信 App Engine 是一种完美的终极技术,未来的所有新网站都应该运行在类似的架构上。

有了这样的技术保证,于是新 V2EX 可以平稳地运行在我为其设想的轨道上——持续地积累真正有信息量的东西,并且在此过程中不失乐趣。

坦白地说,互联网上的大部分社区,都让我感到相当的无趣。如果要用什么专业术语来具体形容的话,那就是信噪比太低。

我尽量避免让自己显得无聊,我也痛恨和无聊的人或者事打交道。

那么什么是无聊?无聊在我看来就是,比如重复地说全国人民都已经知道的事,或是不假思索地贩卖别人的观点。

因此我希望当我在做一个在线社区时,这个社区尽可能不要无聊,尽可能多有一些信息量。这个过程不可避免的会让一些人不爽,但是我觉得事情就该如此——重要的不是你对谁说了 yes,而是你对谁说了 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