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今晚以诗下酒

2014-10-16 13:15

我不喝酒,无论是青岛雪花,古越龙山,五粮液,茅台还是芝华士,张裕拉菲。我都不喝,并且觉得很难从喉咙流进去。

但两种酒例外,一种是自酿的葡萄酒,一种是自酿的米酒。这两种喝起来跟本停不下来,基本上会以醉收场。

可醉后头不痛,胃不吐。只是头痛脚轻,飘飘荡荡的。说话欲大发,什么芝麻旧事都会一一吐出。感怀往事,追忆旧时,觉得自己特别文艺,像诗人。

我终于知道为嘛古代文人,今日死党聚会一定要以酒会友了。雪夜草庐围炉咪酒夜话这意境,也是古代文青所追求的小资生活。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绿蚁新醅酒,新酿的米酒啊,我的最爱,连米酒上面浮的绿色泡沫都没过滤,清新还没有怎么发酿,酒精味不浓,喝起来口感更佳。

红泥小火炉,烧的通红的小火炉,这比烛光晚餐还浪漫,难怪现在很多小资餐厅桌子用一种可以透光的瓦罐来点蜡烛。原来是从文青白居易这儿学来的,要的就是红泥小火炉的效果。

今晚没有下雪,我也没有红泥小火炉,更没有能饮一杯无的朋友。但我有虽然不是还飘着泡沫新酿,可也酿没多久,口感极极佳的自带晚稻酿的米酒,散发着淡淡的酒香。

一个人喝就没这么多穷讲究了,直接倒进矿泉瓶,大口大口牛饮。

喝了几大口之后,感觉没点下酒菜,有点小遗憾啊。这么大风大冷,再出去叫几串板筋,两串羊肉串来下酒,没妹纸,我真心没这个雅趣了。

思来想去,只能找两个故事来下酒了,切两斤爱情故事下酒太俗,割几个旅途经历来下酒太猛。看来只有调侃二两诗人比较符合当下酒菜这个主题。那今晚就以诗下酒吧。

在古徽州,古徽州就是今天安徽屯溪,歙县,黟县,祁门,休宁,绩溪,江西婺源以及浙江靠近安徽江西的开化,淳安部分地区,没错,就是这片崇山峻岭中间,散落着唐未,宋未,明未,因为战乱,尤其随着南宋小朝廷南迁躲避战乱的中原各世家贵族。以至于形成徽州八大姓牛逼闪闪的大氏族,宏村姓胡,西递姓汪,这就是八大姓中两姓遗留至今的实证。

多亏了宋未的蒙古人,明未的满清骑兵。中原贵族世家都躲进了徽州的大山里。以至于明清两代学霸们,出朝入阁的进士们很大一部分都由徽州制造。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的汤显祖就是讲了他想来拍在家休息许阁老马屁而又丢不下文青脸面的纠结。远的不讲,天朝高宗祖籍婺源,中宗祖籍绩溪。天朝五帝除了这两人不是世袭,靠的是考试读书做人。知道古徽州有多厉害了吧。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这么清楚,我难道会告诉你,我的祖先就是先从中原唐未迁到古徽州,后又迁到江西华阴。最后在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乾隆未年,一个很有出息的祖先在当今我的家乡水风宝地离县城二公里,左右皆是山易守难攻的一条峡谷里置地娶妻生子。生儿子跟本停不下来,至少我知道现在我们村是按大房,二房。。。。九房来区分邻里关系的。每个男丁都是有辈份名字,要入族谱的。我当然不会告诉你我写在族谱里的辈分名是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小狐的辈份名是什么?胡光瑧。他爷爷还想着让小狐光宗耀祖,因为他知道儿子是没戏了。他爷爷也知道他孙子是他儿子的翻版,估计会气晕而竭。唉,出生于大户人家,就是有这么多承担与责任。说多了都是泪。。。。

妈蛋,米酒后劲果然很足,说好以诗下酒,扯古徽州都快扯到秦时明月,怀疑人生去了。喝醉了的人,你们不好计较的啊。我们故事继续。。。

在古徽州,就是前面讲的这个牛逼哄哄的古徽州啦。(妈蛋,还能不能好好讲故事了。嘿,这鸡蛋下面谁扔的,扔这么准正砸我脸上。)

在古徽州黟县。有一个土豪,那是真土豪。当过县长,退体后在徽州修了个大别墅,地肯定也置不了少,有没有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置的多,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个真土豪,很多土的那种,但不是那种只剩下土的那种。(妈蛋,谁又在扔鸡蛋砸我,我不介绍清楚,你们听的懂吗,没文化真可怕。)

他叫汪伦,对,就是童叟皆知那句不及汪伦送我情的那个汪伦。汪伦为什么不是个只剩下土了的土豪呢?因为他有一天,正在自己大别墅花园里的小这也里吃饱喝足,喝的是肯定跟我一样的米酒。本来想叫个妹纸陪陪,府里也有不少。但想想自己的年龄,还是算了。

这么好的阳光,还是写首诗消遣下吧。可惜平常当县长,天天审张三丢了牛,李四媳妇跟王五偷情了这样的案子去了,哪还有什么墨水,诗到用时方恨少啊。硬生生憋成内伤,才在宣纸上胡乱写下了一句“今日阳光明媚,太太慢慢从西边升了起来”。

管家李童看了,差点没把自己又憋成内伤。还得绷住笑,严肃的拍着马屁说“老爷,好诗。听说大唐第一大风流诗人李白最近在我们徽州游荡,要不把他叫来跟老爷论论诗。”

汪伦一听,这是好事啊。这附近的王八蛋别看一个个都眉开眼笑对着我,但我知道他们都以为我只剩下土了。我倒让他们看看我还有豪一面,不仅仅豪,我还是个文艺老青年。看着自己的笔墨,捊了捊自己的胡子。很满意的回复“管家,马上去信,盛情邀请李大诗人来我别墅happy。”

管家李童退下来,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李白何许人啊,杨玉环中意,高力士脱鞋。视天下官员为粪土,并且一天到晚不是千金散尽的喝酒就天生我才的拨剑弄舞。喝醉了酒就拨剑四顾心茫然。

这下,我老爷一个老的掉渣没半点墨水老头子,又不是艳名传天下的杨玉环。虽然当过县长有二两银子还有带花园的大别墅,但李大诗人肯定也没听说过。我肿么把李白请来跟老爷谈太阳是怎么从西边升起来的啊。

李童抽自己耳光归抽耳光,但办法还是得想啊。不然老爷一威,工作丢了,一家老小吃什么啊,再说二儿子刚娶媳妇,开销大着呢。显然李童家里没有置地,没有了土,屌丝味就浓一些了。他想了个办法,写了一封信快马送给正旅居在南陵叔父李冰阳家的李白。

快马达到李冰阳家时。李白正好也百无聊赖,正好盯着茶壶发呆呢。徽州有名的黄山,齐白山逛的差不多了。那时龙须山,牯牛降他们还不知道。于是赶紧就把这个汪伦的信撕开了。一目十行读了起来。

“先生好游乎?此地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地有万家酒店。 黟县汪伦”妈蛋,说好的十行呢,一眼都不用就看完了。空虚啊,好不容易有人崇拜我,来封信,还不够我李白消磨一分钟时间。

慢着,信虽然一眼都不用看完了,但信内容似乎有点意思。十里桃花,万家酒店,总比看着茶壶发呆强啊。反正我李白千金散尽了,这个叫汪伦应该会请我客的。

大诗人李白,衣服都来不及收拾,诗人嘛,一袭白衣可以穿一个季节的,变成灰再变成黑,别人都只会认为是够文艺。妈蛋,不知道诗人里衣换不换的,我在想,如果里衣也一季节不换,就算用诗把文艺女青年泡上床了,也会把人家熏跑吧。

驴友李白大约花了三约二分之一秒牵出自己的坐骑,就跟着送信的快马。纵马往黟县汪伦带花园的大别墅飞奔而去。说走就走的旅行啊,前一秒还在思考这茶壶为什么不是方的,后一秒就纵横在自驾游的路上了。前辈高人就是前辈高人,非我等后辈庸人所能理解。

最郁闷莫过于这送信的快递小哥呢,来的时候,管家李童教我半天。告诉我,李白看了信后各种反应下,我该如果应付。反正要用我家主人怎么文艺,诗怎么写的好,在古徽州方圆百里怎么壕,家里漂亮小妞多少多来说动李大诗人空的时候一定要去一趟。

但这是搞哪样啊,一把撕开信,瞧了半眼,牵出马拽着我掉头就往回开。难道信上写“我家主人别墅着火,快回来救火”。那也不该李大诗人什么事啊。难道李白是个疯子。郁闷的快递小哥,也不敢在浑身散发着诗香的李白疯狂骑行的时候问到底肿么回事。闷头返程骑吧。

驴友李白果然是驴行界的祖宗,在无向导,快递小哥已经给他法拉利甩后面去了。无卫星导航,那时李大诗人还只能靠今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奖的自己脑子GPS导航。但他还在2小时25分钟后,准确无误的把法拉利停在了汪伦带花园的别墅前。

土豪汪伦与管家李童看见有良驹停在门口,赶紧打开大门迎了出来。一看是个穿着一袭灰白相间长衣的帅哥哥。只是这个灰有点怪怪的,好像是毫无章法涂上去的。但此人气宇不凡,肯定不是穿时间长了,脏成这样的。你想啊,李大诗人出生于碎叶城,也就是现在很火的贝尔加湖畔。草原游牧民族后裔,中俄混血。身高一米八几,高鼻梁,宽额头。想不帅都难啊。

多亏汪伦与李童都不是花痴。看了两眼后,赶紧抱辑问道:“请问帅哥哥,你找谁?我们这儿最近没有准备搞什么演唱会。”

李大诗人看了看两人,看着李童半弯的腰,就知道前面站直的那个老头子就是主人了。就直接大刺刺对着鹤颜白发的汪伦说:“老哥,你就是黟县汪伦?”

“老夫正是。” 汪县长有点猜不透对方的身份啊,竟然这么大刺刺直问我名字,这徽州方圆百里就是算知府也要跟我客气一下啊。这也怪唐朝那些浑蛋文艺青年一天到晚只知道搞什么写意诗,也不搞搞什么素描画。如果有李大诗人素描画,每人床上一张贴上,就不会出现汪粉丝不认识李大诗人的情况了。

“我碎叶城李白。” 李大诗人想着自己是来蹭饭蹭玩蹭酒喝的,不能太没礼貌。

简单六个字让见过世面的汪县长,也让心里一直不踏实的李管家。把嘴巴张成o型。这是神马情况,快递小哥都没回来,去请的李大诗人却在门口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啊。难道我汪伦虽不在江湖,但在江湖一直有老夫的传说,以至于名气非常大到让李大诗人飞马赶来拜访。那回头要把太阳阳慢慢从西边升起来的诗再润色一下,赶紧发表。

“十里桃花在哪儿,我们赶紧瞧瞧去,顺便拍个照发个朋友圈。万家酒店在哪儿,我们看完桃花赶紧喝去。一家一家的喝过去,我最好徽州的米酒了,甜而不腻,后劲又足,正好够我微醉后写诗。” 李大诗人跟本不在意这两老头的o型大嘴,听到他亲自报出名字嘴成这样的人太多了,习以为常。李大诗人这么飞奔而来是为了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不是为了来看两老头的大嘴。

汪县长o型大嘴来不及合拢,又一次张大了。这大诗人是搞哪出啊,我这儿哪来的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啊。虽然我家大别墅的花园也不错,里面也种了两棵桃花。但也就两百平啊。更别说万家酒店了,黟县总共也就三五家酒店啊。

而李管家却暗暗一笑,这李大诗人,脑子果然意识流的。跟本没逻辑思维能力啊。说万家酒店也信,这么容易就给忽悠来了。还来的这么快。但这个话现在不能讲啊,得先稳定这大诗人,再图后计。

“李大诗人,您这么十里风尘仆仆的,我老爷家准备新酿的米酒,还浮着绿色泡沫呢。口感清新,劲道十足。先歇歇脚,我们再去欣赏十里桃花,品尝万家酒店。” 李管家抢在老爷汪伦揭穿之前,先把话头接过来,并且同时从后面轻轻捅了汪老头两下。汪县长最擅长的就是台下这种小动作,一听李管家的话与李管家身后的动作,基本上明白个七七八八了。

“正是,李大诗人,老夫汪伦一直久仰,是你的脑残粉啊。今天来到我门口呢,汪伦我先尽尽地主之谊,花园亭子里正摆宴呢。不仅有新酿米酒随便喝,还有家府露脐装拉拉队艳舞助酒。家里喝好后,我再请你慢慢游玩。” 汪县长反应过来后,马上嘴一合,接口稳定大诗人先。

李白一听有酒喝,还有接下来白玩白喝。哪有什么不同意。一言不发,直接就抢在汪县长与李管家面前往汪府里面走去。又留下满脸惊愕的两老头。这是什么奇葩物啊,直接把我汪伦家当他碎叶城李家了。

汪县长家大别墅里两棵桃花尽处,正是一个小亭子。汪伦与李白分主客坐下。这次李大诗人倒讲了点客气,没有大刺刺坐在主人位置了。他主要嫌主人位置正好对着摆舞弄骚的露脐少女,影响喝酒。这个兴致就让给老头子过干瘾吧。我李白还是喝这新酿米酒要紧,喝酒李大诗人就不客气了。在汪主人还没来的及让大诗人赋诗一首的时候,李酒仙已经一斤米酒下肚了。

李酒仙喝酒,下酒菜花生米都不用,直接一杯一杯的干喝。就像三天没喝过水的人刚从沙漠里面出来。一边喝,还一边喊“好喊,好酒”。就这样,李管家在酒仙旁边不停的倒酒,汪县长时不时陪着喝两杯,更多的时候,眼睛在看助酒队哪个肚脐眼更圆一些。同时想着,李大诗人在我家跟我一块喝过米酒了。这个事情足够说明我汪伦不是一个只剩下土的土豪,而一个好色文艺老青年。

毫无生趣的宴会,跟我想像中一杯酒做一首酒的,以诗下酒的文艺青年聚会完全没有相似感。不是说好的,李白斗酒诗千篇吗?诗两篇也好啊。汪县长在想着这个事情可吹吹牛逼的同时,也在想这李白不对啊,不会是混吃蹭酒的帅骗子吧。赶紧让人去把刚回到家的快递小哥问了一遍。快递小哥的回答是我是按管家吩咐送到李冰阳家的,但这个人我感觉像个疯子,看了半眼信就开着法拉利来了。

“我喝的差不多了,可以去游玩十里楼花,万家酒店了。” 汪县长正经过一系列的运算,加上他多年行走江湖经验做参考值,最终判断这个货应该是正版李白时。听到李大诗人终于在宴会开口说话了。我的亲娘啊,这酒仙已经喝完整整五斤米酒了,还不带上厕所的。

“李大诗人啊,我们这贾村啊,离我们别墅十里外的地方,有个叫桃花的深潭。另外我们贾村,有一个姓万的老板开了家酒馆。但据我喝过的感觉,还没我们这米酒好喝。除了酒馆里胡言乱语的人多一些外。” 这里李管家又失时宜的把话接了过去,回答了李酒仙的问题。他知道李酒仙这时喝的晕晕乎乎了,整个人都飘飘然了。不会在乎这十里桃花与万家酒店的真假了。

“啊,哈哈,你们好文词,不算你们忽悠。那我们就游游这桃花潭水,万氏酒馆吧。” 喝个半醉的李酒仙果然不在乎汪县长是不是在忽悠他了。这狗日的米酒太好喝了,平常喝酒,因为酒掺假太厉害,只好喝半杯,停下做上一首诗,大唱几句来散散伪劣酒精。这自酿米酒口感甜而腻,喝的跟本停不下来,哪还有功夫停下来吟诗装逼。

李管家大嘘一声,把额头的冷汗擦了一把,总算没把事情办砸了。赶紧安排李大诗人游玩桃花潭水,万氏酒馆。可惜这两地确实太没花头了,以至于时时要秀朋友圈的李酒仙都没兴趣拍照发朋友圈。

酒喝好了,景看完了。三个大老爷们,总不好意思老呆在一块搞基吧。李大诗人虽然舍不得汪伦家的米酒,但也得启程离开了。

据记载,汪伦果然是土豪,在李白走时,送给了李白名马八匹、绸缎十捆。八辆玛莎拉蒂,十捆古琦。一首诗没写,一首歌没送,甚至一次剑都没拨。汪土豪就这手笔,我只想说,汪土豪,我们可以做朋友吗,我可以写个故事送给你。

李白满载玛莎拉蒂与古琦,乘舟正准备心满意足离开呢。汪县长想,你大诗人不唱,我汪诗人带人唱吧。汪诗人带着李管家,露脐的美少女拉拉队,对着李白欲乘舟而去的桃花潭水。大步踏进,同时还很整齐的唱道 “太阳升,东方红,西边好太阳慢慢升起来。。。。”

李白听到岸上一阵踏歌行,猛然想起,我李大诗水白吃白喝好两天,还白拿这么多东西,连半个字都没留下哎。好像有点不地道。赶紧从灰白相间的长衣袖子里掏出一卷宣纸。叫船夫磨墨。提笔写下了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一气写完,赶紧叫船夫送给了汪伦。汪伦一看。。

妈蛋,这打油诗写出来,也不止这个水平啊。还不如看我汪诗人的太阳慢慢从西边升了起来。除了字好看一点外。

这以诗下酒的故事写完,我的半矿泉瓶米酒也喝完了。(嘿,说你了,能不能不这么准,每次扔鸡蛋都砸我脸上,我也想以诗来下酒来着,谁知道李大诗人就写了这么首打油诗,怪我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