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一生听雨

2014-10-24 16:54

image

古镇,秋雨,青石板深巷,一位打着油纸伞的古典女子低头慢慢走来。是当今很多人游古镇想追求的意境,也是很多摄影爱好者想拍到的画面。

在知乎上有人问 “听过最落寞的一句话或诗句是什么?”

在豆瓣上也有人问 “大家最喜欢的写雨的诗是哪一句?”

这两个问题,我脑子里直接蹦出的都是南宋蒋捷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句比较伤感的词。

僧庐听雨,两鬓白发,想起一生的悲欢离合,就这样静坐夜,听着雨声滴嗒到天明。多么愁怅的一幅静中带动的画面。

雨,不管是在古代文人笔下,还是在当代作者文中。都是跟愁关联在一起。

宋未元初,更是国家动荡,民生不安的大时代。生活在这个大时代蒋捷进士,用听雨写尽一生愁绪。

蒋捷,是13世纪的40后。他出生的时候,南宋还与金朝对峙着。南宋偏安一隅,各个阶层也还算生活富足。尤其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蒋捷,据记载,蒋捷生在太湖边宜兴巨族,世代入朝为官。他也很年轻就中了进士。还娶了如娇似花的老婆。“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写的就是自己少年得志,寻欢做乐。

蒋捷大约30岁的时候,元伯颜立马吴山,杭州城破,南宋朝亡。接着没三年,元再破崖山,陆秀夫背着赵宋皇帝跳入大海,整个华夏文明最后托存破灭。马背上的蒙古人开始了文明的毁坏,不亚于500年后的那一场浩劫。

宋亡后,蒋进士一直没听从元朝廷的征招,加入元初南宋遗民词人群体。当过私垫先生,更长的时间是个算命的,颠簸于太湖边的江浙之地。“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记录的就是他中午这段颠簸流离的生活。

蒋进士虽然穷苦,但远离政治,潜心当好一个江湖相士,倒也活的还不短,在整整宋元战乱中,顽强的生活了一甲子。晚年隐居太湖竹山,时常与僧人为伴。那句最落寞的诗句就来自于这时的感受。“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一句道尽一生的沧桑与坚持。

蒋进士这哥们一生挺传奇的,但文献对他的记录很少,有空我脑补一篇长文来扒一扒蒋进士的故事。今天就先看看他听的雨。

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