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相亲的奇葩事

2014-10-14 11:26

一只烤鸭

有一天小牧突然在QQ上喊我。

有时间吗?开头就是这句话。

没有。我回答。

……想相亲吗?小牧又问。

不想。我继续回答。

……给你个机会,小牧说,和我相亲吧。

……相亲是这么轻松愉快的事情吗?!

不去。我打字。

哎呀别这样。小牧说,我家给我定了指标,一个月必须相够八个人,这个月就差一个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你就当帮我个忙,顶一下。

不顶。我说,等着相亲的男的那么多,你随便挑一个不得了。

哎呀都看不顺眼。小牧说。去吧去吧,她谆谆善诱,你不要当做是相亲,就是老朋友见见面,吃吃饭。

我请客好不好?她给我下套。

不好。哈哈,我刚吃饱饭,才没有那么容易上当!

烤鸭。小牧缓缓打出两个字。

……哪天?几点?在哪儿?我迅速问。

小牧发来一个狂笑的表情。那就这么决定了。她打字,就明天,具体时间地点我发到你手机上,免得你忘了。我还有事儿,先下线了哦。

我还沉浸在对烤鸭的幻想里,她又发过来一句话。

对了,见到我妈,别乱说话啊。

……嗯?!

等等,不是说老朋友见面吃饭吗?你和老朋友见面还带家长?

再想问她,发现她真的下线了。

你大爷,不带这么骗人的啊!见家长是几个意思?给我点儿基本的信任行不行!我只是想吃烤鸭而已啊!

相亲当天,我战战兢兢地去赴宴。

虽然知道是假装一下,但是见家长这种事儿,天然带着一种危险的气场。

到了烤鸭店,小牧和她妈妈坐一边。小牧冲我挥手,偷偷做了个“你懂”的表情。

我欲哭无泪,走过去坐下。

阿姨气场很足,随便扫了我一眼。小伙子迟到了啊。她说。

我双腿一软。

不好意思,堵、堵车。我只好说。

你有车?阿姨表情认真了一些。

没有……打车……我回答。

那,有房?阿姨又问。

……没有。我继续回答。

有北京户口?阿姨接着问。

你们合伙来揭我伤疤的是么!

……也没有。我老老实实回答。

阿姨皱起了眉头。你什么都没有,来相亲干什么?她提高嗓门说。

我哪儿知道啊!我就是来吃烤鸭的!

这种话又不能说出口。桌上气氛紧张,小牧在旁边大气不敢出。

我努力挺直腰板。

阿姨,我来寻找真爱。我说。

从小牧的表情来看,我觉得我死定了。

小牧妈妈估计是出于礼数,什么都没说,客客气气地和我吃了顿饭。

为了烤鸭,我拼命忍住,没有落荒而逃。

卷一个小饼……再卷一个……卷第三个……小牧试图和我眼神交流,不理她,卷第四个……

小牧妈妈忽然“啪”一声把筷子摔在桌上。

小牧吓了一跳,我叼着半块鸭肉,愣住。

这事儿不对。阿姨又皱起眉头,你们俩在这儿演戏呢是吧?!

还是老年人火眼金睛啊。我不敢说话,一点点把嘴里的饭咽下去,心想要是再点一只烤鸭,我就招供。

没想到小牧自己先招供了。

还不是你和我爸!小牧开始表达不满,非要我一个月相亲八个人。哪有那么多人可以相啊,我没辙了,找他来凑数的。

她顺手一指我。我继续不说话。还没再点一只烤鸭呢!

你还有理了?阿姨掉转身子,面对着小牧。看着这架势,我就知道大事不好。

果然,小牧妈妈从小牧这么大了也不找个男朋友正经谈恋爱开始说,说到小牧之前谈恋爱不长眼、以为要结婚了结果男朋友移情别恋,又说到单位同事去年发儿子的喜糖今年晒孙女的照片,再说到她和小牧爸爸也不容易、就盼着小牧早点儿嫁出去不要做剩女,最后一拍桌子,说出那句经典的台词——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

……和我有关系吗?

到这个份儿上,饭也吃不下去了。还剩半份烤鸭,我本来想打包,被小牧一对泪眼瞪了回去。

临走的时候,小牧妈妈还劝我,小伙子别老真爱真爱的,看你也不小了,赶快攒钱买房买车,不然以后谁愿意嫁给你?我女儿肯定不能嫁给你。

我还能说什么?只好点头说,是,阿姨您说得对。

一个好男人

有一天,我上着班,小牧忽然给我发微信:这次我觉得能成。

我很兴奋。她终于要脱单了!

这句话发过来就没了下文。我问她也没回音,一整天坐立不安,好不容易等到有空闲,再给她发微信:怎么样了?

过了半个小时,小牧才回过来:失败了。

我握着手机,忽然觉得这个世界很残忍。

晚上小牧给我打电话,详细说了整件事。

这次的男的各方面都很出色,据说长得也算出众,小牧已经相亲到快要麻木了,看到大概的资料,还是眼前一亮。

她和对方约好了见面。男的让小牧去订的餐厅,相亲当天,还迟到了半个小时。

小牧暗自叹气,觉得她又被相亲资料给骗了。

男的急匆匆进门,简单说了一句“堵车”,坐下后也板着脸不说话。小牧刚想缓和一下气氛,他突然掏出手机,说,稍等一下,让我拍张照片。

说着他就给小牧拍了一张。

你干嘛?小牧冷冷地问。

我不想相亲,家里人催着我来的。男的解释,我拍张你的照片给他们看,证明我来过了。

小牧哭笑不得。

她自己很明白,这次相亲算是提前结束了,但不能在气势上输给对方,于是她微微一笑,也拿起手机,说,那我也给你拍一张吧,证明我也来过了。

她刚把手机举起来,男的脸上的表情突然松动了一下。

你喜欢绿色?他指指小牧的手机壳。

嗯。小牧点头。

我也喜欢绿色。男的第一次露出笑容。

小牧愣了一下。她下意识地问,那你还喜欢什么?

男的随便说了一个爱好。

恰好也是小牧的爱好。

他们就这样顺利地聊了起来。聊到最后,两个人发现,他们居然神奇地喜好一致、兴趣一致,听一样的歌,看一样的电影,去过一样的地方,甚至,对大多数事情有一样的看法。

他们在餐厅坐着,一直从中午聊到晚上。外面天都黑了,两人对视一眼,干脆还在同样的位置吃晚饭。

说完了各自的喜好,他们又开始说上学时候的事儿,接着说现在的状况。小牧说得高兴,把自己将来对婚房的憧憬都说了,结果两个人对婚房的预期,还是一样。

……这种天生一对的节奏,她居然还告诉我失败了?!

小牧很兴奋。兴奋之余,她还努力保持着冷静,心说自己不能太主动。

说了很久,两人不约而同地静下来。小牧一口一口喝着水,不说话,等男的自己提起,约她下次见面。

对方却忽然沉默了。

一分钟,两分钟……男的犹豫了一会儿,才说,要是早一点儿认识你就好了。

小牧心里咯噔一下。

男的慢慢又说了很多。小牧才知道,其实他是有女朋友的,但是家里不同意,一定要他相亲。他说不过家里人,就打算随便应付一下,到时候说一个也没看上,然后继续劝父母接受他现在的女朋友。

这次相亲他也是瞒着女朋友来的。家人对他女朋友的意见,他一句都没告诉她。

也许她自己已经猜到了。小牧说。

男的想一想,点点头。

只要她不主动说起来,我还是不想告诉她。他说,这种事很痛苦,对两个人都是伤害,既然免不了伤害,我宁愿一个人担着,等我说服了父母,再原原本本地告诉她,也不晚。

我一定会说服他们的。男的说,脸上挂着笑容。

小牧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她对眼前的男人很有好感,但是她又很清楚,他是真的很爱他的女朋友。

桌上的气氛冷下来。他们没再说话,匆匆吃完饭,结账走人。

两人沉默着走到门口,准备告别。小牧看着对方棱角分明的侧脸,心一横,冲口而出:我们……可以继续保持联系吗?

……你还要不要脸了?我忍不住说。

你闭嘴!小牧喊回来,我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啊!我当时觉得……觉得我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遇上这样的人了。

我听着,没说话。

小牧接着讲。

男的听完她说的,咧嘴笑了笑,说,还是算了。

我要照顾我女朋友的感受。男的又说,我瞒着她去相亲,认识一个聊得来的女孩,还一直保持联系,对我来说也许问心无愧,但对她来说,是伤害。

这件事本来就是我不对。男的最后说,所以,还是算了,不好意思。

然后他们道别,男的打车走,小牧开车回家。

就这样。小牧说。

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觉得可惜吗?我问她。

电话那头,小牧沉默了五分钟,说,不觉得可惜。

开车回家的时候,我特别伤心。小牧又说,很想哭,感觉世上的好男人都有主啦,我该怎么办。但是开着开着车,忽然就想明白了。

就像路灯一样。她说,一条路那么长,总会有几个路灯出毛病,可是也还是要往前开,没准儿开着开着,发现前面的路灯,就都是亮的。

你知道吗?她继续说,其实现在想想,那男的说不能让他女朋友伤心的时候,我心里挺高兴的。我忽然发现,原来世界上还是有这么好的男人的呀,只是我还没有遇上。

可能我要一直一直找,可能不用找,有天他自己就跳出来了,小牧接着说,但是不管怎样,我都不想认输。我还年轻,还有很多时间,我可以等。

认识她两年多,这还是我第一次听到她说“我还年轻”这四个字。

于是我也很高兴。小牧,我们去喝酒吧!我说。

不去。小牧一口回绝,你肯定是兜里没钱了,想骗我请你喝。

一个纹身女

有一个龙纹身的女孩,坐我对面,我以为她右面的小臂被泥崩了,我还跟她说,走路看着点车,今天下雨,怪脏的。

她看着我笑了笑,问我能接受有纹身的女孩吗?

我说开玩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我无所,你纹的是蝴蝶还是玫瑰?

她把整条右臂抬起来说,这不是泥崩的,这是条龙。

“我擦,这尼玛也纹得太脏了!”

我一把把她右臂拽过来,把袖口撸到她胳肢窝,腋毛露出了两根,我握着她的手,盯着那条盘龙目瞪口呆,使劲向我的手心呸了两口,然后搓啊搓啊搓。

不掉。

“我操,我跟你说说而已的,没想到…这你妹是真的纹身呀!搓不掉呀!呸!呸呸!”

一个小护士

一个小护士,我问她护哪里,她说ICU。

擦!上来就跟我开玩笑!我非常识趣,打了个响指,指了指她说,I see u too。

她说,ICU是重症监护室。

“我早知道,我跟你开玩笑的,呵呵……”

小护士笑起来很甜,像柚木提娜,我心动了,思维快速流转,我说,那你一定见过特别惨的患者吧!?

小护士思索着点了点头,低声说,有一些车祸来的,很惨……

你们知道作为写小说的我的脑补速度,8核的,我瞬间描绘出一个刚被集装箱大卡车碾了三回还没死的人的样子。

我说,你一定接待过这样的车祸患者,他的肠子从肚子里流了出来,他用左手捧着,黏黏糊糊的,突然没捧住,漏了半截到地上。

他右手的骨关节从肉里支了出来,不是纯白的骨头,是灰突突的,他应该有关节炎。

他的两条腿拧成了麻花,扣了三扣,上面串着一根铁管。

他被人抬来的时候,右半面脑袋已经没了。

他的声带被一个刺穿透变得薄如蝉翼,只能发出尖锐的啊啊声。

他的右眼从眼窝里翘了出来,半耷拉着。

鼻子和嘴…算了,鼻子和嘴已经不重要了。

对了,他被削去的半边脑袋,露出里面大脑叶片的纹理…不!你以为是纹理,但仔细一看,发现是密密麻麻的蛆。

小护士跑到厕所吐了,吐完再也没回来,剩我一个人孤独地把饭吃完。

一个嘻哈少女

有一个HIPHOP少女,很年轻,看样子也就是20岁左右,这个年龄来相亲,一定是家里逼的。

我推断出她可能早辍学进入社会,吊儿郎当不务正业一混好几年,家里着急了,说赶紧找个老实人嫁了吧,所以他们想到了我,去找到了我妈。

但这些不重要,我能相一个20岁的妹子~~~去你妹呀!这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啊!20岁啊!20岁的妹子还在教室后座跟同学乙亲亲呢好不好!

这少女很洒脱,倒戴着棒球帽,穿一件4个XL的加大码T恤,T恤下面只有两条刷白的腿。那一顿饭,很奇怪,她在我眼里的形象一直都是帽子、T恤和腿。

少女非常洋气,打着节拍出场的:yo,yo,yo,what's up boy?你,今天,坐,哪一路,公交,过来,的,呢?yo,yo。是不是没有座?是不是车很破?是不是也失落?

我擦,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有姑娘能跟对我的拍子了,待我再试着往下聊两句。

“尼玛你这T恤也太长了!都齐逼了,你是不是没穿裤衩啊?让我瞧,一,瞧,yo,yo,check ou…”

不瞧就不瞧,打我干你妹呀。

一个混搭姑娘

那个姑娘,是真的漂亮,身材也好,打开朋友圈,满满的腿,又白又长,光加个微信都够我跟基友去吹牛逼的了,我想每天跟她一夜情,不想跟她谈恋爱。

但这姑娘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是做什么的。

她很开门见山:朋友,跟你说实话吧,其实这次相亲我就是为了完成任务,我妈逼的。我家庭条件不好,在乡下,她老着急,您理解哈?我中学就辍学了,一个人来这个城市也快三年了,在陌陌上认识了几个朋友,关系特别好,现在我刚刚全款买了房跟车,房子正在装修,车朋友还正教我,所以时间很紧。

我觉得我失策了,我还没有开口,而她的节奏居然比我还快。我脸憋得通红,咀嚼着家庭条件不好、乡下、中学辍学、一个人、三年、陌陌、买车、买房、全款这些个高端词汇,试图把它们拼接在一起,让逻辑顺溜一些,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但凭着我小说家的脑袋愣是拼不出来!我擦,我OUT了啊我!这尼玛也太跳跃了!

我要输给她了啊!她又开口说话了:这顿饭我请。

说罢起身拿包,我为话唠跟本插不进话,我急忙把她叫住,我说,等等,不然我们…看个电影?

她看着我愣了一下,然后乐了:别闹了你。

一只小拇指

一个白富不美,穿得雍容华贵,好像很美的样子。

她穿的是什么呢?她从进门就一直开始说,不停地说,那感觉一生酷炫,根本停不下来啊!这姑娘是人生赢家啊你妹!!但她说的是什么呢?她又长得什么样子呢?我们两个吃的又是什么东西呢?

这些我完全没有在意,我在意的只是她从进入我视野中之后,就一直翘着的右手小拇指。她喝咖啡,也翘着;她拿手机,也翘着;她用筷子,也翘着;她放披肩,也翘着;她掏包包,也翘着;她一边说话一边翘着。

坏了????!!

不像,坏了她得疼啊!但她不疼啊!她一直跟我对面嘤嘤地说,完全不疼啊!而我呢?我一句话没说,我在沉思。

你翘你妹啊翘!你魏忠贤啊!

尼玛原来你也有强迫症啊!这可怎么办!看得我心里好难受好难受!我的视线无论落到哪里都能注意到她那根翘着的右手小拇指;我的思维无论飘到哪里都能幻想起她那根翘着的右手小拇指。

尼玛我想把它掰过来啊!

好难受啊!你特么是在用强迫治愈我的强迫啊!

要死了啊!我该说点什么?要不然我说点什么???

我浑身颤抖,我浑身颤抖,我酝酿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我气沉丹田,我说了当晚我说的唯一一句话。

“你撅着的小拇指是为了保持你身体的平衡嘛?”

她走了。

一个生意男

第一次约吃饭,来了说他另外一个场有饭局,他要先陪他们吃,让我随便点等他回来埋单。

我自己一个人吃了那顿饭。

后来不停电话我说对不起,要求再请一次,烦了就答应。

第二次到了饭局发现还有另外四个他生意上的朋友一起吃,席间谈生意,我只狂吃。

完了送我回家路上,边开车边抓住我手不放,无论我怎么挣脱都脱不了那种,好恐怖。

在海边停下在拿着我手亲啊抓啊,我严令他都不放,坐副驾驶的我把头扭向右窗外,左手给他拿着玩,头都崴了,那样折腾很久才送我回家。

一个男闺蜜

到了餐厅,坐下,点餐,装淑女。

此时有点尴尬,这个不认识的男孩子好羞射~~

我的那个男闺蜜见气氛不对,就引出话题,我就balabala的和闺蜜聊起来~~

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眉飞色舞的和他谈天说地,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次见面的目的~~

按惯例,这还不是GC……服务员上餐以后,边吃边聊~~

晚上10点了,此男终于说了一句话(一直被无视ing):(⊙_⊙)?

这时候我和闺蜜俩人都不说话了,听他说……一下子又变得安静了

“不早了,谢谢你们的邀请,我今天很开心%&……%我觉得你俩真般配……”

从此以后,闺蜜也不敢再联系人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