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高丽金氏本纪

2014-10-10 17:42

海陵王继位三年,屡杀大臣,朝野震恐。

尚书崔龙海虽获宠,亦不安。

一日,龙海以小事见责,退归府邸,与门客弈,神犹不定,客觉,遂进言。
明公勋略,较大将军李英浩如何?

龙海曰,不如也。

客续曰,明公亲近,较驸马张成泽如何?

龙海曰,不如也。

客曰,既如此,国君暴戾于内,而大臣独完于外者,古来有乎?国君年少猜忌,辅政二公均已见诛,君独揽权柄于外,自度可免乎?〞

龙海默然良久,曰〝如之奈何?〞

客顾左右而不语,龙海悟,遂延客入秘室。

客曰:“今朝中新继,少主无谋,自断股肱,恰揭竿举义之时,绝处逢生之刻!”

龙海惶恐,欠身低语:“此等谋逆之事,成则成矣,败则累及妻儿,祸及全族!”

客笑而不言,少倾,釜中水沸,龙海欲抽薪断火。

客止之曰:“公且慢!且待你我观之!”

但见水溢四处,薪火自灭。

客曰:“少主之所为,火也!朝中大臣噤若寒蝉,心生惧火;民间百姓俯仰涕息,更为怒火,何以灭之?唯抽薪及水溢两策!”

龙海不语。

客曰:“所谓抽薪,结朝中之势,囚少主,稳民心,谓人曰:微恙。识诸臣中,首辅柄誓可为之。所谓水溢,乃引外邦之泉,溉吾民之釜,共商国事,举旗鼎力!”

龙海颔首笑曰:“客乃真英雄耳!吾将结西方宗主之国,乞力助吾!”

客摇手叹曰:“其虽有盟誓之约,但近来多有龃龉,且其霸蛮不在少主之下,一丘之貉,同林之鸟,亦为列国耻笑而作异类,何助之有?”

龙海怅然。客曰:“君且莫伤,南方之国虽为宿敌,但实为同族,有盼统愿和之心,亦含灭主相民之念!”

龙海曰:“奈何吾将何以相交?”

客曰:“适逢亚运赛事,可籍观礼之名,往会之。其必忘履相迎,举力相助!”

龙海抚掌笑曰:“汝计甚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