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没得选择

2016-04-23 20:44

周六的晚上,想找部好电影看看。下雨天又懒得出门去电影院。所以就会靠家庭影院搞定。

家庭影院现在大都使用天猫盒子,小米盒子等andriod互联网智能终端。而我更彻底,使用的是坚果P系列无屏电视。智能终端,音响与投影三合一放在口袋里的电影院。

但无数次使用,除了特别好看或者想看没看完的电影,每次想看稍有点深度的电影或者记录片。都是看几分钟或者十来分钟就换别的。最后把时间消磨在不停的切换过程中。

但今天可能因为是周六的原因,虽然是100M电信光纤,但网速有限,不到100K/S,而超清电影至少要600K/S以上。这速率不够带来的用户体验就是电影里面的人好像在玩木头人游戏。三秒一卡,两秒一停。卡卡停停。

但这样的卡停带来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结果,没有再更换别的节目,一个节目看到头了。也就发现了这《未发现的中国》这老外看中国记录片的妙处。

这个情况让我想起09年五一的一次 户外活动,楠溪江溯源,溯完后第二天晚上住在有名的鬼村。这个鬼村手机完全没有信号,再说09年时,智能手机还没有今天这么普及。尤其这万恶的苹果手机与4G网络。

而我们早早就吃好晚饭,在享受这个无人鬼村的安静。而这时的我们很自觉的开始这只要有几个人就能玩的杀人游戏。十几个人,围成一圈,开始拼智商。一局又一局,非常投入。

而户外活动从09年搞到今天,发现队员间的沟通一天比一天少。加上各种户外活动的地方开始有人搞农家乐。基本上再住帐篷的情况开始杜绝。别说玩这种大型费脑的杀人游戏,就是聚在一块聊聊天的都很少了。每个人稍微有一点空,就掏出iphone6,打开微信刷两下。管他有信息还是没信息。

这又让我想起了遥远的西门子6688,能插cf卡的真正kjava智能手机。那时费尽全力搞这个手机就是为了能拷进去一部电子书。一部电子书拷进去绝对是一字不落的看完,看完一部,再删除这部,再拷进一部。

而今天的4G,电子书应有尽有,打开网易云阅读,微信读书,kindle等,实时找书都可以。但我的网易云阅读收藏着几十部书,但每次打开,都是这本打开看几个字,退出再打开一本,再看几个字,然后退出。没办法真正静心来看完几个章节或者几十页。

手机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是什么,满屏的APP到底能带来什么。信息化,移动化的今天,想要得到一个什么东西,容易了很多。但我们拥有是否真实多了起来吗?

写着文字的时候,人比较容易进入放空的状态,这放空的状态,联想的能力就开始飞翔。这没得的选择的情况,由我想到早些年,在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庆祝的2011国庆以前。整个藏区很多路还是没有修好的。在藏区行车,等待单边限行通车,或者等待修路,抑或者等待前面清障的情况是非常容易遇到的。以至于行车在路上,看到有一排车排队,很自觉的就把车停在后面,都懒的去问为什么。然后就下车,找一块草地,该干嘛干嘛。藏区搭车的妇女孩子们此时会睁大眼睛看着我们玩的各种幼稚的斗鸡,跳马。实在没心思,就面对蓝天白云,躺草地睡大觉。反正这个时间是没办法,要消磨的。此时不急躁,也没有目标。就静静看着享受时间的流逝。

而很多次行程完成的时候,脑子里时常能想起往往是这些没有目标,没选择的无聊找有聊所做的事情。只有此时,我们是真实接触到自己,在极端无聊中挖掘的自我。

今天,我们方方面面都选择很多。

在以前,男女没得选择,只有按父母安排择一人终老。因为家庭婚姻是经济单位,女人大都不上班。也就没有剩男剩女。今天男女经济都独立了,大家都有选择权了,那么单身男女自然是接下来社会的主要构成部分了。

在以前,人没法靠电脑,手机和互联网活着,只有走出家门与这个社会各种各样的人发生交际。有社区,有读书会,有各种活动。今天,我宁可低头看手机,也不愿意来听别人的马屁。我宁可花6块邮费,也不愿意去市场去跟人打交道。

今天我们随便什么事情,都可以有很多选择,真的是好事吗?

我好像有点怀念以前没得选择的日子了。没得选择,我只能一本一本书深读,能跟作者一样,感同身受。没得选择,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没得选择,一生只能把一件一工作做到极致。没得选择,每个人安于自己的角色,尽心于自己的职责。

没得选择,就没有了浮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