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命中莲花

2016-04-26 08:15

10年前吧,我做着一份时常要全国各地出差的工作,并且一出差是呆在当地干一阵子活的程序猿。

那时有两个地方,特别喜欢去,一个是乌鲁木齐,因为新疆好景气,我喜欢跑,一到周未就新疆各地去玩去。

另外还有一个地方是昆明,理由跟乌鲁木齐一样。云南好风光。

那时的丽江已经很有名气了,但束河还是一个未曾开发的小村子。牛羊在当前最中心的四方街悠闲的逛着。偶而有几个挑着担子卖小吃的纳西妇女。

但毕竟大理,丽江都不近,尤其是十年前的时候,昆大高速都没通。去一趟还是不容易的。这样一来,周未就只能窝在昆明呢。

一个单身年轻男人,在没有工作的周未,总不会太安份的。会去找一些刺激吧。

在居住朋友家小区里有一家理疗店,程序员的工作总是会腰酸脖子痛。实在没事做时,就只能走进这家理疗店,接受盲人们的按摩。那时的我还是很纯洁的。

这家店是两姐妹开的,准确的是这家姐姐开的,妹妹是来帮忙的。这个妹妹这时应该18岁吧。一个典型爱好的云南姑娘,黑黑瘦瘦的。眼睛大,顎骨高。

去过几次,也就熟识了。但这妹妹估计年龄小的原因,比较害羞,一直躲着我。有一次去,可能正好这妹妹过生日,挺热闹的,因为我也算是熟客了。就邀请我一块参加。

在店里热闹完了,他们怂恿着去夜店玩。昆明那时的金鸡碧坊已经很热闹了。在夜店,我请她们喝酒跳舞。读大学时,我不知是什么稀里糊涂的学会一点皮毛乱跳舞。这次,我趁着喝多了,就乱跳了起来,又是扭脖子,又是各种脚步。让她们惊为天人,后面这妹妹讲的。

夜店回小区后,这妹妹就一直跟着我,不离开。就又回到她们店里去坐着聊天,聊了什么我忘记了。

我只记得这次事件后,没两天,我的昆明任务结束要回了。临回前晚上,去这家理疗店跟她们告别时。这妹妹直接躲的更远了,听姐姐说,哭去了,哭的很伤心。

然后我从店里出来准备去睡觉时,这妹妹跟出来了,一直跟着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18岁的小姑娘。我只好在小区里慢慢逛,她就跟在后面慢慢走。其实我从店里出来时就已经很晚了。

逛着逛着就累了,多亏昆明的晚上不是很冷。累后就在小区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她也跟着坐了下来。也不说话,我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就这样坐到天亮,我说我要去收拾东西去机场了。

她仍然不说话的跟着我去收拾东西。因为航班是上午的,我收拾下东西就急着去机场了。她还是不说话的跟着我去机场。那时的昆明机场就在市区里面,比较近。

然后她看着换牌,进安检。什么都没说。

那时智能手机还不普及,那她又是不呆在电脑面前的。虽然留了QQ,但接下来也很少联系。后面我也再去过昆明多次,但未曾再见到过她。
但智能手机开始发达的前几年,她申请加了我的QQ。也加了微信。但还是很少怎么聊天。只听她断断续续讲了一些后面她人生中发生的事情。后面她一直未曾离开云南,主要是在昆明,还是开各种各样的店。开游戏厅的事情最长,结过婚,又离了,留了一个儿子给自己带。

十年时间,做为一个生活在云南的底层人,经历了很多痛苦无奈。她讲每次痛苦无奈,她都会想起18岁那不长跟在我身后的日子。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这人生就是有一种希望,有一种牵挂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