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那揪心的痛啊

2014-10-24 17:05

每当看着自己左手那一分为二的无名指头的时候,都会想起在三年级暑假跟我一块守西瓜那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在我三年级暑假又到西瓜成熟,该日夜看守的时候,这次跟我家西瓜地连在一块的只有一户人家了。这户派来守西瓜的是他们家的小舅子。大约比我大两三岁,不是我们村的,而是嫁给我们村支书媳妇的弟弟。

他虽然比我大上两三岁,但估计不怎么读书的原因。智商跟我这个同样不怎么读书的十岁小孩差不多。两逗逼欢乐少年就这样住在这与世隔绝的山顶绑树而结的树屋上。并且这次西瓜地在山顶上离家真心有点远了,要爬上2,3百米才能到这个西瓜地的树屋。

两欢乐的小二货,每天吃喝拉撒睡全在这山顶的树屋里。饿了等家里人送饭来,渴了等家里人送茶来。如果家里人一忙把扔在山顶上两屁小孩忘记了的话,那就饥渴都靠地里的西瓜了。

image

有一次两逗逼欢快玩了一上午后,发现肚子饿了,还没有家长送饭过来,两家都没有送饭过来,估计家里大人农活不忙,把扔在山里的两小兔崽子给忘记了。反正知道守在西瓜地里渴不着,饿不死的。

那我们俩自然只能靠现成的西瓜来解决饥饿问题。剪刀石头布,我可悲的又输了,只能又从我家地去摘西瓜来两个人吃了。跳下树屋,蹦进西瓜地里,用手指专业弹了弹几个西瓜。找了一个咚咚做响的,熟练的把藤摘断。抱着就回到树屋床板席子上。

两个人吃,为了保证分的均匀。一般都是用刀来切开的,西瓜当然得用刀切,不然还能用什么呢?那你就错了,平时我个人吃一个西瓜时,从来不用刀的,用的是手刀,直接在西瓜地里一掌横劈,手落瓜开。绝不拖泥带水。以至于我多年以后对这门手艺还充分自信,在一次小狐捧着西瓜让我劈,一手刀下去,把西瓜劈了个稀巴烂,西瓜汁喷的两父子满脸全身都是。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敢捧着西瓜让我手刀来劈了。我就只能把西瓜搁在石头上再一手刀下去。这时因为石板的反作用力太大,我再也无法呈现手落瓜开的精湛手艺了。

村支书家的小舅子手捧着西瓜,眼睛盯着我手里的刀,生怕我一刀切他手上了。我被他看的心里有点发毛,也有点发慌了,就叫他手再挪挪。他一挪,直接把手移开了。西瓜在床板的席子上滚来滚去,那我那时小,又得双手持菜刀,跟本切不到啊。 肚子饿的咕咕叫,西瓜吃不到,这个急啊。

“你来切,我来扶。” 我看着这个怕死的二货,有点恼了,也不管西瓜是我家地里摘来的,该由我主刀的慣例了。

而这二货竟然把刀拿在手里也是抖的,切了几次也没切进西瓜皮。我就在一边让他用力,一边其中一只手为了保证西瓜的稳定,慢慢挪到西瓜底下去了。这时快,那时慢,这手抖的二货竟然咬着牙,闭着眼,一菜刀就干净利索的用力切了下去。接着只听到一声惨叫。

事后我长大一些,我读了点书,有了点知识后分析过,我当时应该不会立即发出惨叫的。刚切到手指上应该是感觉不到痛的,惨叫应该发生在我发现自己手指被完全切开的时候。

我每每看到自己左手一分为二的无名指头时,我就心里骂这村支书小舅子千万遍。见过二的,也没见过这么手脚不协调的二货。

看着我那鲜血四喷的手指,还有那就靠指甲还连在一块的半边手指头。他直接吓哭了,并且一边哭一边跑。扔了菜刀就往山下狂奔而去。

而我看着自己这一分为二的无名手指头,除了一声惨叫。再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吓傻了。人生第一次直面这么血淋淋的现实啊。

他狂奔下山后,把自己姐姐叫来了。当他姐姐来到树屋时,我还是那样傻傻的盯着自己快要凝结的手指。他姐姐拉着我就赶紧上村里医护所。这狗屁的医护所,连个缝针都不会,估计看这种皮开肉绽的情况多了。拿块酒精棉给我消了下毒,再垫块黄不拉叽的消毒棉后,就用纱布把我那一分两二了的手指头包了起来。

现在想来,看着自己那分为两块的手指头,那当时情形肯定是揪心的痛啊。这简单粗暴的伤口处理,留下伤疤让我时不时就能回忆到这揪心的痛,太过分了。

你以为这个二货的故事就结束了吗,没有,还远远未结束。

我手指包好后,西瓜还得继续守。又有一次,在山下的父母又把扔在山里的儿子搞忘记了。基于这二货做事太不靠谱,这次不再搞西瓜来充饥了。让他下山去家里搞饭来吃。我继续看守。事实证明,没大人看管的孩子容易闯祸。

这二货下山去了半天后,只见他空手神秘叨叨的回来了。我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他搞来的饭充饥。这二货竟然空着手回来了,还神秘叨叨的。我硬是气不打一处来,但也没用,打不过他。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小宇宙气到爆。

“我发现了个好东西,你赶紧下来,我要把床板拆下来。” 他一回到树屋,就扔出这么一句话。没解释为毛没带饭,也没解释为毛去了这么久。

“你脑子有病吧,我都饿的手指都动不了了,还拆床板。” 我如果眼神能杀人,他估计给我杀死几千遍了。

“我脑子有病,你不会今天才知道吧,我没病,智商会比你低。你手指都成两块了,不饿也动不了了吧。” 这二货丝毫没感觉到我的愤怒,还沉浸在自己的大发现当中。

他接着很兴奋,把我从树屋中赶了下来,席子一掀。就把床板拆了出来。别看他智商不高,但13岁的小伙子长的人高马大的。蛮力倒不小。扛着床板就往山下去。

我被这个二货折腾的快崩溃了,没东西吃已经很苦逼了,马上就要成没地方睡了。但儿童的好奇心驱使我没有阻挡他,其实也跟本无力阻拦。只好跟在他雄纠纠扛着床板大步流星的屁股后面去看有什么大发现。

刚离开西瓜地没100米,他就停下来了,把床板竖立在地上。等我从他屁股后绕到跟平行时候,他抬起手指指着一坨东西给我看。“你看,这么大一条莽蛇。”

我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一条大莽蛇盤成一团在晒太阳睡觉。整整盤成一个直径直达一米的圆。从这以后,我再也未曾见过这么大的蛇,除了电视电影中见过这么大的莽蛇。

不对,等等,这二货扛块床板来,难道是要打死这条莽蛇来当中饭吧?他头脑虽然简单,但不会简单成这样了吧。几十斤的蛇靠块床板来搞定。

我心里千万只草泥马奔过啊。如果让他的计划得以实施,我想我们俩估计要给这大莽蛇一口吞下去了。肿么办,肿么办,这二货一床板砸下去,大莽蛇砸醒了,如果给砸懊恼了,砸死是绝对不可能的,他比床板还长。我们俩还有小命。

我得赶紧把这大莽蛇在不惹懊恼的情况下赶走,弯腰捡起一个石头就往大莽蛇扔去。只见石头在莽蛇肚皮弹了两下,掉一边了,大莽蛇半点反应都没有,继续睡觉。

肿么办,肿么办,这个二货真的会把床板往大莽蛇身上砸过去的。就在我激烈思想斗争中,这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拎起床板就往大莽蛇身上砸了过去。

这四肢发达的家伙,砸大莽蛇跟切西瓜一样的笨,平铺着往大莽蛇圆盤上砸了下去。砸的结果跟石头没两样,床板在大莽蛇肚子上弹了两下压在大莽蛇身上了。

这下大莽蛇是彻底醒了,在床板下发出动静了,这个四肢发达家伙,抬起脚就准备往床板上踩去。我赶紧死死拉着他。这个时候,我自己的腿都吓软了,完全不能动弹。他头脑简单就是好,在生命危急之时竟然丝毫感觉不到危险,行动也丝毫不受影响。但我软着腿还是得用双手死死抱着了他,没让他往床板上去踩。

大莽蛇在床板下慢慢的把身体拉直了,头朝旁边的地边草丛中游了过去。估计受床板阻拦,完全没有看见它身后的两个拿床板砸它的二货。就是觉得自己清梦被打扰了,回窝去陪老婆吧。

我就这么软着腿,张着嘴巴,抱着这四肢发达的家伙,看着几十斤重的大莽蛇慢悠悠的消失在草丛中。大夏天的中午,冷汗呼呼的流。

最终肿么再把床板放回树屋,肿么再完成这个暑假的守西瓜任务,都没什么记忆了。因为这次砸大莽蛇的记忆太强烈了。以至于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独自经过这个地方再去山顶的那块地里,虽然是必经之路,我都绕着走。

从此之后,我再也不怕各种小蛇,以至于有一天,家里爬进来一条蛇,吓的我父亲哇哇叫把我从床上弄醒。我拎起铲子两铲子就把这蛇拍平了。现在去户外,看见蛇就恨不得拍平它的强烈愿望。

逗逼的三年级暑假守西瓜生活,就给这四肢发达的小舅子折腾的差点崩溃。还给我留下永恒的刻痕。妈蛋,想想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