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故事·乡关何处

2014-10-20 16:18

前段日子看CCTV拍的记录片《客从何处来》里有一集是讲易中天寻根。里面有讲到在抗日战争时期,他那个宠大的土豪家族竟然在1939年日本轰炸他泪罗营田祖屋前两天。整个家族奇迹般的搬迁到了涟源六亩塘避难。一直到抗战胜利后,才又慢慢搬走。

image

六亩塘在涟源县城西面,离钱钟书《围城》的三闾大学所在地光明山不远。涟源正好地处中国东面平原丘陵地带向西部高山高原在带过渡界。

image

当时的陪都在西部这块稍显平坦的重庆,成都平原上。而日本已据占据京广线以东。那时的湘黔铁路还未修通,日本人没办法再通过当今的湘黔铁路线向西部推进。因而涟源县城成了最接近日本占领区的前线,也是那时不通过三峡的船运或者飞机能逃难到最西部地区。

从20世纪30年代后期开始,陆续有很多湖南的大户人家,长沙的大部分学校都陆续搬迁到涟源这个山里小县城周边。好像没任何机构与人搬迁到县城北边的胡氏地盤上来。看来胡氏霸占县城北郊势力不小。

一时间,涟源小县城人满为患,老街蓝田街就此兴起,我估计那家桥头面馆至今这么屌,可能就是那时开始煮面的。并得有当时首府“小南京”的称号。小时候学乡土历史时,得知自己的小县城还有“小南京”的名号,觉得挺屌的。可惜一直到上大学前,就没有出过小县城,聊天全是这小南京里面的人,这牛逼跟本没地方吹。

钱钟书《围城》的三闾大学写就其实就是当时的湖南省立师范大学,因长沙会战搬迁到光明山,钱钟书1939年冬到蓝田镇国立师范大学任教,照顾其父亲,旅居两年。因临时搬迁,校舍不足。一直住在光明山的农家。他也是按照这实际生活经历写的《围城》。

日本投降后,省立师范大学搬回长沙。原光明山校址就成了涟源一中,而我高中就是在此校完成的。说不定那个吱吱做响的木楼板教室,钱钟书也不止一次的来回踩过。

image

这个奇葩楼,我记得我读书的时候是没有的。那时是砖木结构的两层小楼,当时我们教室在二楼,一到课间,一楼的学生就要发疯了。上面蹦蹦冬冬的响个不停。估计学校后面拆了钱老先生上过课的楼后,修了这么个奇葩楼来说明一下。

而我在这座小县城无忧无虑的读小学,上中学的时候。跟本无从去思考过,为毛老街的路是青石板的。为毛高中学校这么大,甚至学校里面还有一座山。方便那些高中时候胆大谈恋爱的小兔崽子。食堂晚饭后,晚自习前,拿本书往山里一钻就谈恋爱去了。那时只觉得,这帮鬼读书怎么这么认真,这么短短一两个小时都不放过。而我此时一般是没心没肺的打蓝球。

高中毕业,远游求学。既未学成,也未返乡,而一直在中国各地漂泊着。成了中国改革开放下的漂泊无根一代人。而我的后代更不知他们将如此看待自己的家乡。

乡关何处,会是漂泊一代人心中的软肋,更会是漂泊后代们,无从回答的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