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卡斯地狱谷穿越到通丁峡谷

2016-08-31 13:10

一帮自虐狂听说亚丁门票又贵人又多,出发前就想出一招从神山的后山爬上去的逃票绝招,三人悻悻然过稻城到亚丁,去翻俄亚山,经过景区门口着实吓了一跳,还好没想到要进去,门口几乎全是自驾车和大巴。经过俄亚藏寨的一棵树玩了半小时多,后来才知道此树名为“上帝的供盘”。

到达卡斯村尚早,八十马和雨文联系马帮、晚饭、泡温泉各种忙,而我被一群孩子像看犯人一样围着,帮他们拍照打印,直到相纸几乎全部消耗掉。
天刚亮就去抢卫生间,签字画押收拾停当跟老村长出发上地狱谷,10小时,10个牛轧糖两份压缩饼干一壶水,2900到4400上升1500米。一边走一边感谢自己的选择,从没这么爽啊。

到仙乃日的后山横切线,对面一老头跟我打招呼,尼玛一听就是老乡啊,激动得抱住对方双手,神人,一个人无帐篷独穿洛克线,问清情况看看他当晚下不到卡斯村,决定跟他混账,后来想想理塘高反原来就是感情来接他的,有点崩溃,这就是命。一个地道的老乡,65岁,擅长写作。可自行搜索“江苏陆文”。

“你看看,人家穿套走亲戚的行头就把洛克线走完了,你穿个鸟就不得了了啊……哈哈哈”回来后收获众人一番数落,自惭形秽,不过我还真不希望老陆以后这么玩命,上帝虽然眷顾我们,可是要是哪天他忘记了,就没那么幸运了。
我有个毛病,但凡开车或者徒步,都不喜欢走回头路,不知道是否是贪婪作祟,卡斯地狱谷,一般就上来然后原路返回,或者进景区从冲古寺出去,最多也是绕仙乃日转半个山从景区出。原先做线路时候,并不知道卡斯村,先发现的是通丁村,在泸亚线的卡斯以南十公里处,原计划那里上,网上一搜卡斯也能上,便把通丁作为下的线路了,顺利成章的事,原因就是那个蛇湖,从实景图看她要比景区的牛奶海大4倍左右,湖底的沟槽如藤条绕曲,如此清澈的湖不去看看要待何时呢。晨起拜别老陆,让马帮驼了装备直接卡斯地狱谷回去,三人则直奔蛇湖。阳光渐渐耀眼起来,美景如斯看见,我想像走完洛克线的朋友,当从对面垭口翻过来,看到这一汪湖水时,是否如我般激动,抑或热泪盈眶。在到处游人如织的十一长假,有这样一处仙境般的地方,可以不受干扰的面对这样的湖水坐半天,要是时间允许,再多呆一天又有何妨呢。
湖下游的湿地保存完好,希望后续的游人一如既往不要走进去
事实证明为啥通丁没有像卡斯一样发展徒步保障产业,要说就得说说分布在不同高度上的几个村落,最上面的离开泸亚线400米高程,只有三户农家,中间有一个,下面一个最大,这400米高程有一条简易公路,转弯处有部分即使SUV也要倒一下才可以前行,徒步走完这400米高程的简易公路需要2个小时,问题在这里。通丁峡谷中部有一个断层,瀑布落差似乎有200-300米,下面是一个很漂亮的牧场,时间问题没有前往。通丁全程不在峡谷底部,而是在半山腰下切,即便如此,下降率也很高,特别是过了瀑布,不清楚峡谷里是否可以通行,有机会再研究。

横切仙乃日-央迈勇垭口后坡(马不是我们的,应该是景区送了人过到卡斯,马自己在回去)

回望来时的路

初见蛇湖(对面山坡是洛克线来的小路)

云移动的时候,光影漂亮到极致(下面是牛场,可以宿营)

湖底藤条般的沟槽

光线角度合适的时候,眼睛可以看见这个颜色


附近的植被,每一款都是精致的盆景,并且完美无缺

央迈勇后山冰舌,蛇湖的水基本来自这里

通丁峡谷断层落差巨大的瀑布,下面的牧场看起来似乎是一个天坑,还会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