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病了,我很难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了

2014-09-11 09:46

我最近来单位都很早,尤其今天限行,七点不到就停好车准备去吃早餐了。但估计实是太早,以至于早餐店都没有准备好。为了吃个早餐,没办法,等水开煮面。

坐下等人,等事。当前人类最自然的作法就是掏出手机,打开微信,刷新朋友圈。当然对于我来说,更多的打开网易新闻。看一个个谁谁谁被查,哪儿又发生灾难的新闻。很可惜的是今天手机一早就没电了。掏出来只能看两眼黑屏搁在桌子上。

这时的我很想在小店找本书看,但再可惜的是。这个小店虽然装修很文艺,但就是半点纸质资料都没有。此时的我开始急躁的看手表。虽然我才坐下等了两分钟不到。不停的站起来在店里走来走去。就像一只无头苍蝇。

早餐店老板明显看出了我的急躁,开始安慰我讲:“水马上就烧开了,面条就好”。我只好强做轻松的说:“没事,我慢慢等”。此时我又看了下手表,发现才等5分钟不到。

最终面条烧好上来了,我如虎狼吞式的吃完这碗拉面。因为此时我没办法一边吃面条,一只手拿着手机刷屏幕。只能迅速吃完尽快回办公室,打开电脑。给手机充上电。只有看到地亮闪闪的屏幕。我的心理才会安稳些。没这么急躁。

我现在对着这亮闪闪的屏幕,如实记录上面的文字的时候。我知道我病了。我已经很难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了。

这又让我想起我儿子真实的一个事情。7月暑假,我带他自驾藏区旅行。这是对很多人来讲,是筹划向往很久,想好好体验看看风景之旅。整趟旅行风景绝美绝对伦。天气也一路很好。

但我儿子却成功获得了一个wifi男的绰号。他到任何某一个人地方,他第一问与找的就是wifi。恨不得坐在车上在路上的时候。时时刻刻希望我能把手机热点打开,给他的ipad当热点。他对窗外的美景不在乎。他对草原的牛羊也不在乎。就是对人类之友漂亮的马儿,也没兴趣。他更是对身边这么多的同伴聊天也没兴趣。他愿意沉浸在ipad小说给他营造的千里之外的虚拟世界里。

整个旅行,还不仅仅是这个小孩愿意逃避,躲在虚拟世界。更多的成人同伴,做的最多一件事情就手手机拍照片,发微信朋友圈。好像整趟旅行的意义就是手机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而不是真正来体验与理解不同的地理,历史。又不是来真正欣赏不同的风景。更不是来与一起旅行的人真正的谈心,来看一看自己的内心。

其实在整个旅行中,我很想一个人坐着,坐在九曲黄河的山头上,静看日出日落。而不是拿着相机,眼睛只对着一个小孔拼命做自以为的构图。

我想坐在帐篷外,看着满天的星河,算一算哪是北斗七星,哪是什什么星,而不是拼命折腾相机,拍下一张自以为可以拿来吹牛逼星河照片就赶紧缩回帐篷睡觉。

其实我更想,能有同行的伙伴能与我坐在星空下,谈一谈自己的旅行感悟,谈一谈人与自然该怎么相处。人应该为什么而感动。而不是拿着拍照片在别人面前炫耀,拼命在讲自己的安排有多好。

当我发现,我做不到我想做的,而只能做我厌恶的时候,我知道我病了。我很难一个人安静的坐着,面对自己的内心了。

这些案例数不胜数,你,我,他都是这种病的患者。但为什么我们会这样。

中文有个词叫“打发时间”,英文有个词叫“kill time”。时间对于我们来讲是恶客,是用来杀的。我们害怕无所事事,害怕人生没有价值。所以拼命的骗自己,我们要把每一分钟搾出价值来。当我们没办法把时间榨出自以为的价值的时候。我们逃避现实,躲进手机这块小屏幕中。

我们很恐惧无所事事,我们需要假装很忙,我们需要逃避现实。但我们却远离真实的快乐。假如wifi男,能扔掉ipad,而与我这个父亲时常聊聊我们所经过的地方的野闻趣事。能蹲下身子,去看看各种植物。摸摸各种动物。骑骑马。我想应该能得到真实的快乐。而不是逃避带来我们自己骗自己的空虚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