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2015-08-27 13:03

此篇摘抄晚明陈继儒《小窗幽记》卷五——集素

凡心所向,素履之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人一生没这么复杂,也没有这么多压力,一苇就可以渡完一生。

袁石公云:“长安风雪夜,古庙冷铺中,乞儿丐僧,齁齁如雷吼,而白髭老贵人,拥锦下帷,求一合眼不得。呜呼!松间明月,槛外青山,未常拒人,而人人自拒者何哉?”集素第五。

眉公写的前言,好有范,用个故事开头,长安风雪月,古庙冷铺中,乞丐老和尚,雷打一样的鼾声睡的很好,而盖着绸锦的老贵人,住在豪宅里,一晚失眠,合眼不得。这也是今人的状态。

田园有真乐,不潇洒终为忙人;诵读有真趣,不玩味终为鄙夫;山水有真赏,不领会终为漫游;吟咏有真得,不解脱终为套语。

居处寄吾生,但得其地,不在高广;衣服被吾体,但顺其时,不在纨绮;饮食充吾腹,但适其可,不在膏粱;宴乐修吾好,但致其诚,不在浮靡。

披卷有余闲,留客坐残良夜月;褰帷无别务,呼童耕破远山云。

琴觞自对,鹿豕为群;任彼世态之炎凉,从他人情之反覆。

家居苦事物之扰,惟田舍园亭,别是一番活计;焚香煮茗,把酒吟诗,不许胸中生冰炭。

客寓多风雨之怀,独禅林道院,转添几种生机;染翰挥毫,翻经问偈,肯教眼底逐风尘。

茅齐独坐茶频煮,七碗后,气爽神清;竹榻斜眠书漫抛,一枕余,心闲梦稳。

带雨有时种竹,关门无事锄花;拈笔闲删旧句,汲泉几试新茶。

余尝净一室,置一几,陈几种快意书,放一本旧法帖;古鼎焚香,素麈挥尘,意思小倦,暂休竹榻。饷时而起,则啜苦茗,信手写汉书几行,随意观古画数幅。心目间,觉洒洒灵空,面上俗尘,当亦扑去三寸。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子云:何陋之有? 书琴诗画,何俗之有?

但看花开落,不言人是非。

莫恋浮名,梦幻泡影有限;且寻乐事,风花雪月无穷。

白云在天,明月在地;焚香煮茗,阅偈翻经;俗念都捐,尘心顿尽。

暑中尝默坐,澄心闭目,作水观久之,觉肌发洒洒,几阁间似有爽气。

胸中只摆脱一恋字,便十分爽净,十分自在;人生最苦处,只是此心;沾泥带水,明是知得,不能割断耳。

无事以当贵,早寝以当富,安步以当车,晚食以当肉;此巧于处贫矣。

三月茶笋初肥,梅风未困;九月莼鲈正美,秫酒新香;胜友晴窗,出古人法书名画,焚香评赏,无过此时。

高枕邱中,逃名世外,耕稼以输王税,采樵以奉亲颜;新谷既升,田家大洽,肥羜烹以享神,枯鱼燔而召友;蓑笠在户,桔槔空悬,浊酒相命,击缶长歌,野人之乐足矣。

为市井草莽之臣,早输国课;作泉石烟霞之主,日远俗情。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往自然事。

覆雨翻云何险也,论人情,只合杜门;吟风弄月忽颓然,全天真,且须对酒。

春初玉树参差,冰花错落,琼台奇望,恍坐玄圃,罗浮若非;黄昏月下,携琴吟赏,杯酒留连,则暗香浮动,疏影横斜之趣,何能真实际。

性不堪虚,天渊亦受鸢鱼之扰;心能会境,风尘还结烟霞之娱。

身外有身,捉麈尾矢口闲谈,真如画饼;窍中有窍,向蒲团回心究竟,方是力田。

山中有三乐。薜荔可衣,不羡绣裳;蕨薇可食,不贪粱肉;箕踞散发,可以逍遥。

终南当户,鸡峰如碧笋左簇,退食时秀色纷纷堕盘,山泉绕窗入厨,孤枕梦回,惊闻雨声也。

身无外物,心无累赘。

世上有一种痴人,所食闲茶冷饭,何名高致。

桑林麦陇,高下竞秀;风摇碧浪层层,雨过绿云绕绕。雉雊春阳,鸠呼朝雨,竹篱茅舍,闲以红桃白李,燕紫莺黄,寓目色相,自多村家闲逸之想,令人便忘艳俗。

云生满谷,月照长空,洗足收衣,正是宴安时节。

眉公居山中,有客问山中何景最奇,曰:“雨后露前,花朝雪夜。”又问何事最奇,曰:“钓因鹤守,果遣猿收。”

古今我爱陶元亮,乡里人称马少游。

嗜酒好睡,往往闭门;俯仰进趋,随意所在。

霜水澄定,凡悬崖峭壁;古木垂萝,与片云纤月;一山映在波中,策杖临之,心境俱清绝。

亲不抬饭,虽大宾不宰牲;匪直戒奢,侈而可久,亦将免烦劳以安身。

饥生阳火炼阴精,食饱伤神气不升。

心苟无事,则息自调;念苟无欲,则中自守。

肚饿吃饭,人困睡觉,山奇亲临。

文章之妙:语快令人舞,语悲令人泣,语幽令人冷,语怜令人惜,语险令人危,语慎令人密;语怒令人按剑,语激令人投笔,语高令人入云,语低令人下石。

溪响松声,清听自远;竹冠兰佩,物色俱闲。

鄙吝一销,白云亦可赠客;渣滓尽化,明月自来照人。

存心有意无意之间,微云淡河汉;应世不即不离之法,疏雨滴梧桐。

肝胆相照,欲与天下共分秋月;意气相许,欲与天下共坐春风。

堂中设木榻四,素屏二,古琴一张,儒道佛书各数卷。乐天既来为主,仰观山,俯听水,傍睨竹树云石,自辰及酉,应接不暇。俄而物诱气和,外适内舒,一宿体宁,再宿心恬,三宿后,颓然嗒然,不知其然而然。

偶坐蒲团,纸窗上月光渐满,树影参差,所见非空非色;此时虽名衲敲门,山童且勿报也。

会心处不必在远;翳然林水,便自有濠濮闲想,不觉鸟兽禽鱼,自来亲人。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茶欲白,墨欲黑;茶欲重,墨欲轻;茶欲新,墨欲陈。

馥喷五木之香,色冷冰蚕之锦。

筑风台以思避,构仙阁而入圆。

客过草堂问:“何感慨而甘栖遯?”余倦于对,但拈古句答曰:“得闲多事外,知足少年中。”问:“是何功课?”曰:“种花春扫雪,看箓夜焚香。”问:“是何利养?”曰:“砚田无恶岁,酒国有长春。”问:“是何还往?”曰:“有客来相访,通名是伏羲。”

山居胜于城市,盖有八德:不责苛礼,不见生客,不混酒肉,不竞田产,不闻炎凉,不闹曲直,不微文逋,不谈士籍。

采茶欲精,藏茶欲燥,烹茶欲洁。

茶见日而味夺,墨见日而色灰。

磨墨如病儿,把笔如壮夫。

品茗书画,人求最简。

园中不能辨奇花异石,惟一片树阴,半庭藓迹,差可会心忘形。友来或促膝剧论,或鼓掌欢笑,或彼谈我听,或彼默我喧,而宾主两忘。

尘缘割断,烦恼从何处安身;世虑潜消,清虚向此中立脚。

檐前绿蕉黄葵,老少叶,鸡冠花,布满阶砌。移榻对之,或枕石高眠,或捉尘清话。门外车马之尘滚滚,了不相关。

夜寒坐小室中,拥炉闲话。渴则敲冰煮茗;饥则拨火煨芋。

阿衡五就,那如莘野躬耕;诸葛七擒,争似南阳抱膝。

饭后黑甜,日中薄醉,别是洞天;茶铛酒臼,轻案绳床,寻常福地。

翠竹碧梧,高僧对奕;苍苔红叶,童子煎茶。

久坐神疲,焚香仰卧;偶得佳句,即令毛颖君就枕掌记,不则展转失去。

和雪嚼梅花,羡道人之铁脚;烧丹染香履,称先生之醉吟。

灯下玩花,帘内看月,雨后观景,醉里题诗,梦中闻书声,皆有别趣。

王思远扫客坐留,不若杜门;孙仲益浮白俗谈,足当洗耳。

铁笛吹残,长啸数声,空山答响;胡麻饭罢,高眠一觉,茂树屯阴。

编茅为屋,叠石为阶,何处风尘可到;据梧而吟,烹茶而语,此中幽兴偏长。

皂囊白简,被人描尽半生;黄帽青鞋,任我逍遥一世。

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

清闲之人不可惰其四肢,又须以闲人做闲事:临古人帖,温昔年书;拂几微尘,洗砚宿墨;灌园中花,扫林中叶。觉体少倦,放身匡床上,暂息半晌可也。

待客当洁不当侈,无论不能继,亦非所以惜福。

葆真莫如少思,寡过莫如省事;善应莫如收心,解谬莫如澹志。

世味浓,不求忙而忙自至;世味淡,不偷闲而闲自来。

盘餐一菜,永绝腥膻,饭僧宴客,何烦六甲行厨;茆屋三楹,仅蔽风雨,扫地焚香,安用数童缚帚。

以俭胜贫,贫忘;以施代侈,侈化;以省去累,累消;以逆炼心,心定。

净几明窗,一轴画,一囊琴,一只鹤,一瓯茶,一炉香,一部法帖;小园幽径,几丛花,几群鸟,几区亭,几拳石,几池水,几片闲云。

花前无烛,松叶堪燃;石畔欲眠,琴囊可枕。

一茶一坐,一屋一食。

流年不复记,但见花开为春,花落为秋;终岁无所营,惟知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脱巾露项,斑文竹箨之冠;倚枕焚香,半臂华山之服。

谷雨前后,为和凝汤社,双井白茅,湖州紫笋,扫臼涤铛,征泉选火。以王濛为品司,卢仝为执权,李赞皇为博士,陆鸿渐为都统。聊消渴吻,敢讳水淫,差取婴汤,以供茗战。

不时不食,亲力亲为。

窗前落月,户外垂萝;石畔草根,桥头树影;可立可卧,可坐可吟。

亵狎易契,日流于放荡;庄厉难亲,日进于规矩。

甜苦备尝,好丢手,世味浑如嚼蜡;生死事大,急回头,年光疾于跳丸。

若富贵,由我力取,则造物无权;若毁誉,随人脚根,则谗夫得志。

清事不可着迹。若衣冠必求奇古,器用必求精良,饮食必求异巧,此乃清中之浊,吾以为清事之一蠹。

吾之一身,常有少不同壮,壮不同老;吾之身后,焉有子能肖父,孙能肖祖?如此期,必属妄想,所可尽者,惟留好样与儿孙而已。

若想钱,而钱来,何故不想;若愁米,而米至,人固当愁。晓起依旧贫穷,夜来徒多烦恼。

半窗一几,远兴闲思,天地何其寥阔也;清晨端起,亭午高眠,胸襟何其洗涤也。

行合道义,不卜自吉;行悖道义,纵卜亦凶。人当自卜,不必问卜。

奔走于权幸之门,自视不胜其荣,人窃以为辱;经营于利名之场,操心不胜其苦,己反以为乐。

淡泊名利,宁静至远。

宇宙以来有治世法,有傲世法,有维世法,有出世法,有垂世法。唐虞垂衣,商周秉钺,是谓治世;巢父洗耳,褒公瞠目,是谓傲世;首阳轻周,桐江重汉,是谓维世;青牛度关,白鹤翔云,是谓出世;若乃鲁儒一人,邹传七篇,始谓垂世。

书室中修行法:心闲手懒,则观法帖,以其可逐字放置也;手闲心懒,则治迂事,以其可作可止也;心手俱闲,则写字作诗文,以其可以兼济也;心手俱懒,则坐睡,以其不强役于神也;心不甚定,宜看诗及杂短故事,以其易于见意不滞于久也;心闲无事,宜看长篇文字,或经注,或史传,或古人文集,此又甚宜于风雨之际及寒夜也。又曰:“手冗心闲则思,心冗手闲则卧,心手俱闲,则著作书字,心手俱冗,则思早毕其事,以宁吾神。”

片时清畅,即享片时;半景幽雅,即娱半景;不必更起姑待之心。

一室经行,贤于九衢奔走;六时礼佛,清于五夜朝天。

会意不求多,数幅晴光摩诘画;知心能有几,百篇野趣少陵诗。

醇醪百斛,不如一味太和之汤;良药千包,不如一服清凉之散。

闲暇时,取古人快意文章,朗朗读之,则心神超逸,须眉开张。

修净土者,自净其心,方寸居然莲界;学禅坐者,达禅之理,大地尽作蒲团。

衡门之下,有琴有书,载弹载咏,爰得我娱;岂无他好,乐是幽居。   朝为灌园,夕偃蓬庐。

因葺旧庐,疏渠引泉,周以花木,日哦其间;故人过逢,瀹茗奕棋,杯酒淋浪,殆非尘中物也。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

道法自然,心宁读长文,心波阅故事。世间本无事。

闲居之趣,快活有五。不与交接,免拜送之礼,一也;终日可观书鼓琴,二也;睡起随意,无有拘碍,三也;不闻炎凉嚣杂,四也;能课子耕读,五也。

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

独卧林泉,旷然自适,无利无营,少思寡欲,修身出世法也。

茅屋三间,木榻一枕,烧高香,啜苦茗,读数行书,懒倦便高卧松梧之下,或科头行吟。日常以苦茗代肉食,以松石代珍奇,以琴书代益友,以著述代功业,此亦乐事。

挟怀朴素,不乐权荣;栖迟僻陋,忽略利名;葆守恬淡,希时安宁;晏然闲居,时抚瑶琴。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推月下门。

人生自古七十少,前除幼年后除老。中间光景不多时,又有阴晴与烦恼。到了中秋月倍明,到了清明花更好。花前月下得高歌,急须漫把金樽倒。世上财多赚不尽,朝里官多做不了。官大钱多身转劳,落得自家头白早。请君细看眼前人,年年一分埋青草。草里多多少少坟,一年一半无人扫。

饥乃加餐,菜食美于珍味;倦然后睡,草蓐胜似重裀。

流水相忘游鱼,游鱼相忘流水,即此便是天机;太空不碍浮云,浮云不碍太空,何处别有佛性?

颇怀古人之风,愧无素屏之赐,则青山白云,何在非我枕屏。

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

入室许清风,对饮惟明月。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山房置一钟,每于清晨良宵之下,用以节歌,令人朝夕清心,动念和平。李秃谓:“有杂想,一击遂忘;有愁思,一撞遂扫。”知音哉!

潭涧之间,清流注泻,千岩竞秀,万壑争流,却自胸无宿物,漱清流,令人濯濯清虚,日来非惟使人情开涤,可谓一往有深情。

林泉之浒,风飘万点,清露晨流,新桐初引,萧然无事,闲扫落花,足散人怀。

浮云出岫,绝壁天悬,日月清朗,不无微云点缀。看云飞轩轩霞举,踞胡床与友人咏谑,不复滓秽太清。

山房之磬,虽非绿玉,沉明轻清之韵,尽可节清歌洗俗耳。山居之乐,颇惬冷趣,煨落叶为红炉,况负暄于岩户。土鼓催梅,荻灰暖地,虽潜凛以萧索,见素柯之凌岁。同云不流,舞雪如醉,野因旷而冷舒,山以静而不晦。枯鱼在悬,浊酒已注,朋徒我从,寒盟可固,不惊岁暮于天涯,即是挟纩于孤屿。

步障锦千层,氍毹紫万叠,何似编叶成帏,聚茵为褥?绿阴流影清入神,香气氤氲彻人骨,坐来天地一时宽,闲放风流晓清福。

送春而血泪满腮,悲秋而红颜惨目。

翠羽欲流,碧云为飏。

渔钓于一壑,则万物不奸其志;栖迟于一丘,则天下不易其乐。

郊中野坐,固可班荆;径里闲谈,最宜拂石。侵云烟而独冷,移开清啸胡床,藉草木以成幽,撤去庄严莲界。况乃枕琴夜奏,逸韵更扬;置局午敲,清声甚远;洵幽栖之胜事,野客之虚位也。

饮酒不可认真,认真则大醉,大醉则神魂昏乱。在书为沉湎,在诗为童羖,在礼为豢豕,在史为狂药。何如但取半酣,与风月为侣?

家鸳鸯湖滨,饶兼葭凫鹥,水月澹荡之观。客啸渔歌,风帆烟艇,虚无出没,半落几上,呼野衲而泛斜阳,无过此矣!

雨后卷帘看霁色,却疑苔影上花来。

月夜焚香,古桐三弄,便觉万虑都忘,妄想尽绝。试看香是何味,烟是何色,穿窗之白是何影,指下之余是何音,恬然乐之而悠然忘之者,是何趣,不可思量处,是何境?

贝叶之歌无碍,莲花之心不染。

河边共指星为客,花里空瞻月是卿。

人之交友,不出趣味两字,有以趣胜者,有以味胜者。然宁饶于味,而无饶于趣。

守恬淡以养道,处卑下以养德,去嗔怒以养性,薄滋味以养气。

吾本薄福人,宜行惜福事;吾本薄德人,宜行厚德事。

知天地皆逆旅,不必更求顺境;视众生皆眷属,所以转成冤家。

只宜于着意处写意,不可向真景处点景。

只愁名字有人知,涧边幽草;若问清盟谁可托,沙上闲鸥。山童率草木之性,与鹤同眠;奚奴领歌咏之情,检韵而至。闭户读书,绝胜入山修道;逢人说法,全输兀坐扪心。

砚田登大有,虽千仓珠粟,不输两税之征,文锦运机杼,纵万轴龙文,不犯九重之禁。

步明月于天衢,览锦云于江阁。

幽人清课,讵但啜茗焚香;雅士高盟,不在题诗挥翰。

以养花之情自养,则风情日闲;以调鹤之性自调,则真性自美。

热汤如沸,茶不胜酒;幽韵如云,酒不胜茶。茶类隐,酒类侠。酒固道广,茶亦德素。

万物皆有度,适可而止。

老去自觉万缘都尽,那管人是人非;春来倘有一事关心,只在花开花谢。

是非场里,出人逍遥;顺逆境中,纵横自在。竹密何妨水过,山高不碍云飞。

口中不设雌黄,眉端不挂烦恼,可称烟火神仙;随意而栽花柳,适性以养禽鱼,此是山林经济。

午睡醒来,颓然自废,身世庶几浑忘;晚炊既收,寂然无营,烟火听其更举。

花开花落春不管,拂意事休对人言;水暖水寒鱼自知,会心处还期独赏。

心地上无风涛,随在皆青山绿水;性天中有化育,触处见鱼跃鸢飞。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斗室中万虑都捐,说甚画栋飞云,珠帘卷雨;三杯后一真自得,谁知素弦横月,短笛吟风。

得趣不在多,盆池拳石间,烟霞具足;会景不在远,蓬窗竹屋下,风月自赊。

会得个中趣,五湖之烟月尽入寸衷:破得眼前机,千古之英雄都归掌握。

细雨闲开卷,微风独弄琴。

水流任意景常静,花落虽频心自闲。

残醺供白醉,傲他附热之蛾;一枕余黑甜,输却分香之蝶。闲为水竹云山主,静得风花雪月权。

半幅花笺入手,剪裁就腊雪春冰;一条竹杖随身,收拾尽燕云楚水。

心与竹俱空,问是非何处安觉;貌偕松共瘦,知忧喜无由上眉。

芳菲林圃看蜂忙,觑破几多尘情世态;寂寞衡茆观燕寝,发起一种冷趣幽思。

何地非真境?何物非真机?芳园半亩,便是旧金谷;流水一湾,便是小桃源。林中野鸟数声,便是一部清鼓吹;溪上闲云几片,便是一幅真画图。

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人在病中,百念灰冷,虽有富贵,欲享不可,反羡贫贱而健者。是故人能于无事时常作病想。一切名利之心,自然扫去。

竹影入帘,蕉阴荫槛,故蒲团一卧,不知身在冰壶鲛室。

霜降木落时,入疏林深处,坐树根上,飘飘叶点衣袖,而野鸟从梢飞来窥人。荒凉之地,殊有清旷之致。

明窗之下,罗列图史琴尊以自娱。有兴则泛小舟,吟啸览古于江山之间。渚茶野酿,足以消忧;莼鲈稻蟹,足以适口。又多高僧隐士,佛庙绝胜。家有园林,珍花奇石,曲沼高台,鱼鸟流连,不觉日暮。

山中莳花种草,足以自娱,而地朴人荒,泉石都无,丝竹绝响,奇士雅客亦不复过,未免寂寞度日。然泉石以水竹代,丝竹以莺舌蛙吹代,奇士雅客以蠹简代,亦略相当。

闲中觅伴书为上,身外无求睡最安。

栽花种竹,未必果出闲人;对酒当歌,难道便称侠士?

虚堂留烛,抄书尚存老眼;有客到门,挥麈但说青山。

帝子之望巫阳,远山过雨;王孙之别南浦,芳草连天。

室距桃源,晨夕恒滋兰菃;门开杜径,往来惟有羊裘。

枕长林而披史,松子为餐;入丰草以投闲,蒲根可服。

一泓溪水柳分开,尽道清虚搅破;三月林光花带去,莫言香分消残。

荆扉昼掩,闲庭宴然,行云流水襟怀;隐不违亲,贞不绝俗,太山乔岳气象。

窗前独榻频移,为亲夜月;壁上一琴常挂,时拂天风。

萧斋香炉书史,酒器俱捐;北窗石枕松风,茶铛将沸。

明月可人,清风披坐,班荆问水,天涯韵士高人;下箸佐觞,品外涧毛溪蔌,主之荣也。高轩寒户,肥马嘶门,命酒呼茶,声势惊神震鬼;叠筵累几,珍奇罄地穷天,客之辱也。

贺函伯坐径山竹里,须眉皆碧;王长公龛杜鹃楼下,云母都红。

坐茂树以终日,濯清流以自洁。采于山,美可茹;钓于水,鲜可食。

年年落第,春风徒泣于迁莺;处处羁游,夜雨空悲于断雁。金壶霏润,瑶管舂容。

菜甲初长,过于酥酪。寒雨之夕,呼童摘取,佐酒夜谈,嗅其清馥之气,可涤胸中柴荆,何必纯灰三斛!

暖风春座酒,细雨夜窗棋。

闲中觅伴书为上,身外无求睡最安。明月清风读书夜,细雨春风夜窗棋。

秋冬之交,夜静独坐,每闻风雨潇潇,既凄然可愁,亦复悠然可喜。至酒醒灯昏之际,尤难为怀。

长亭烟柳,白发犹劳,奔走可怜名利客:野店溪云,红尘不到,逍遥时有牧樵人。天之赋命实同,人之自取则异。

富贵大是能俗人之物,使吾辈当之,自可不俗;然有此不俗胸襟,自可不富贵矣。

风起思莼,张季鹰之胸怀落落;春回到柳,陶渊明之兴致翩翩。然此二人,薄宦投簪,吾犹嗟其太晚。

黄花红树,春不如秋;白雪青松,冬亦胜夏。春夏园林,秋冬山谷,一心无累,四季良辰。

听牧唱樵歌,洗尽五年尘土肠胃;奏繁弦急管,何如一派山水清音。

良辰、美景、赏心、乐事。

孑然一身,萧然四壁,有识者当此,虽未免以冷淡成愁,断不以寂寞生悔。

从五更枕席上参看心体,心未动,情未萌,才见本来面日;向三时饮食中谙练世味,浓不欣,淡不厌,方为切实功夫。

瓦枕石榻,得趣处下界有仙,木食草衣,随缘时西方无佛。

当乐境而不能享者,毕竟是薄福之人;当苦境而反觉甘者,方才是真修之士。

半轮新月数竿竹,千卷藏书一盏茶。

偶向水村江郭,放不系之舟,还从沙岸草桥,吹无孔之笛。

物情以常无事为欢颜,世态以善托故为巧术。

善救时,若和风之消酷暑,能脱俗,似淡月之映轻云。

廉所以惩贪,我果不贪,何必标一廉名,以来贪夫之侧目;让所以息争,我果不争,又何必立一让名,以致暴客之弯弓?

曲高每生寡和之嫌,歌唱需求同调;眉修多取入宫之妒,梳洗切莫倾城。

随缘便是遣缘,似舞蝶与飞花共适;顺事自然无事,若满月偕盆水同圆。

耳根似飙谷投响,过而不留,则是非俱谢;心境如月池浸色,空而不着,则物我两忘。

心事无不可对人语,则梦寐俱清;行事无不可使人见,则饮食俱健

人生无常如白驹,心底无私天地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