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北!向北!——元嘉之战

2014-11-17 08:19

公元450年春,宋文帝刘义隆有点小得意。

先是北面老冤家拓跋焘携十万大军强攻一千守军的悬瓠城四十二天而不下。最终还被赶走了。

魏人填堑,肉薄登城,陈宪督厉将士苦战,积尸与城等。魏人乘尸上城。短兵相接,宪锐气愈奋,战士无不一当百,杀伤万计

丢了面子的拓跋焘寄来了一封信,嘴上很硬

彼常欲与我一交战,我亦不痴,复非苻坚,何时与彼交战?昼则遣骑围绕,夜则离彼百里外宿;吴人正有斫营伎,彼募人以来,不过行五十里,天已明矣。彼募人之首,岂得不为我有哉!彼公时旧臣虽老,犹有智策,知今已杀尽,岂非天资我邪!取彼亦不须我兵刃,此有善咒婆罗门,当使鬼缚以来耳。

看来拓跋焘很怕我刘义隆啊,在信上还把跟我对战办法都摆出来了,白天用骑兵围我,晚上又离开我一百里扎营,怕我夜袭。而算准我一晚上只能跑50里。竟然最后说有法术直接拿我脑袋。看来拓跋焘脑子进水了,跟小孩打架一样,靠嘴巴有多厉害来吓唬我。

并且在自己的励精治理下,南朝已维持三十年的繁荣了。

“文帝幼而宽仁,入纂大业,及难兴陕服,六戎薄伐,兴师命将,动在济时。费由府实,事无外扰。自此方内晏安,甿庶蕃息,奉上供徭,止于岁赋,晨出暮归,自事而已。守宰之职以六期为断,虽没世不徙,未及曩时,而人有所系,吏无苟得,家给人足,即事虽难,转死沟渠,于时可免。凡百户之乡,有市之邑,歌谣舞蹈,触处成群,盖宋世之极盛也。”

——《南史·循吏传》

看来是时候向北了,完成华夏祖先的遗愿了。一统中国。

王师再屈,别自有由,道济美寇自资,彦之中涂疾动。虏所恃者唯马;今夏水浩汗,河道流通,泛舟北下,碻磝必走,滑台小戍,易可覆拔。克此二城,馆谷吊民,虎牢、洛阳,自然不固。比及冬初,城守相接,虏马过河,即成擒也。

近期泛舟北下拿下碻磝,滑台;中期拿下虎牢、洛阳;远期长河捉拓跋焘。思路很清晰,看来是容不得属下反对了。

公元450年8月10日,刘义隆让北伐坚定者王玄谟节制两员老将沈庆之,申坦组成东路车执行近期计划。果如刘义隆所料 “泛舟北下,碻磝必走”,南朝宋军一到,碻磝魏方守将,济州刺史王买德弃城而走。但是在“滑台小戍”上。马仔王玄谟充分展现了只知道拍马屁的官员是没有真材实料的。

拿下碻磝后,沈庆之与大都督萧斌留守。让急于立功的王玄谟去轻易拿下滑台。王玄谟也确实想好好表现,一到滑台,就把城围起来了,城中百姓听到王量北伐,纷纷出人出粮来助。同时拓跋焘对滑台的请援,发挥了一贯幽默的性格,回复说“马今未肥,天时尚热,速出必无功。若兵来不止,且还阴山避之。国人本著羊皮裤,何用绵帛!展至十月,吾无忧矣”。意思就现在马不壮,天又热,救援肯定没什么,如果实在挡不住就退回阴山躲躲。再说这么热的天我们北方人都穿皮衣皮裤,哪有清凉的布衣穿啊。拖到十月,我们就有办法对付南朝宋军了。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拿下滑台是分分钟的事情。但王玄谟同志,却一直围而不攻,对投奔而来的义军,随意分配,并向他们征收财物。征收的财物也很无厘头,每人八百个大梨。估计一大把太热,梨汁好解渴。有属下看到城中皆茅草屋,建议放火箭焚烧以驱赶守军,王同志说这城迟早都是我们的,为什么要烧掉了。王马仔基于这种认识就一直围而不攻,硬生生拖到拓跋焘觉得可穿着皮衣皮裤南渡黄河做战的十月时候。王玄谟还在梦想着滑台老老实实投降。就在王同志的美梦中,10月7号,拓跋焘带着援兵反击开始了。

鞞鼓之声,震动天地;玄谟惧,退走。魏人追击之,死者万馀人,麾下散亡略尽,委弃军资器械山积。

玄谟从美梦中惊醒,倒也干脆,直接跑路,留下南军万余死人外,还给北军留堆成山的军姿器械。从整个表现来看玄谟同学显然不是什么中饱私囊的奸臣。但绝对不适于来做攻城拨寨的将军。可惜他太合皇帝刘义隆的胃口了,不能干的事情也让他干了。

就这么简单,刘义隆远大的北伐计划就给东路军爱拍马屁的王玄谟同志,这么无厘头给终结了。虽然此时西路军的柳元景节节胜利,但魏军穿着皮衣皮裤,骑着肥壮的军马,已深入宋境。西路成孤军了,也只能赶紧回守京城。

拓跋焘笑纳王玄谟堆成山的军姿武器后,开始北方骑兵擅长的追击战,于公元451年1月14日,到达南军北伐大本营彭城。此时彭城里面大佬云集,有亲王,有下一代皇帝,也有退回来的沈庆之。更有彭城的小官吏们。

在魏军到达彭城之前,东西两路还发生两次大的战役。一是西路薛安都围攻陕城之时,前有坚城后有援军的危急情况下,提枪血战,硬生生全胜北魏洛州刺吏张是连提两万援军。二是东路寿阳围困之时,刘康祖八千援军与拓跋仁的八万骑兵狭路相逢于尉武。刘康祖以一挡十,八千对八万血战一日一夜。全军尽没。同时也损敌一万。史称尉武血战。

就在魏军气势汹汹围攻彭城之时。刘义隆的好基友拓跋焘,开始充分展现自己是个天生幽默讲相声的特性。最终魏军的南征也终结于他的幽默上面,正如南朝北伐终结于王玄谟的天真一样。

战败后,刘义隆有点小失落,励精图治三十年,准备这么充分的北伐。就这样无厘头的失败了。

“元嘉末,青州饥荒,人相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