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看记录片《第三极》偶记

2015-04-28 11:31

最近几个晚上看完了一部记录片《第三极》。这部片子是2015年,也就是今年新拍的,多谢电视猫让我及时看到了,并且还是1080p的高清版。

这部《第三极》记录片完全照抄《舌尖上的中国》的手法拍摄的《眼睛里的藏区》,尤其到最后两集,估计导演江郎才尽,连取材都抄着《舌尖上的中国2》去了,讲墨脱的石锅,鲁朗的石锅鸡。但对于我这种伪记录片爱好者来说,就喜欢这种装逼风格十足的伪记录片。精美的风景,高清的摄影机,艺术的构图加上文艺的配词。

这部6集记录片有一个持久感动我的地方,就是基本上每集都会出现的藏区信佛之人的修行。

  • 最先得到修行触动是第四集萨噶达瓦节敏珠林寺中僧人修行最重要一课,建坛城。在复杂几何图案上,用手拿彩色砂粒慢慢浇成一七彩坛城。这一幕在《纸牌屋》第三季中,也有见到过,那些喇嘛耗了大半月个浇铸坛城。而等浇铸完成后。做一个仪式,围绕转两圈后,立马扫除掉。当这一次我再看到喇嘛们花尽心思浇铸坛城,又猛然扫除后。才发现这是藏传佛教喇嘛们一种修行方式。靠手拿着各种颜色的砂粒来构建一个七彩坛城,并且是很多个喇嘛合作从不同方位开始。这需要什么样的心静条件下才能在连续很多天重复精准的做一件事情,而不丝毫出错。花尽心血完成后,又释然扫除。通过这样的修行还有什么放不下。

    “可以辛苦地拿起,也可以轻松地放下,一次次被抹去,因而一次次被建立。” 看来藏佛培养喇嘛性格,还是有一些具体法门与操作手法的,难怪我的朋友,索克藏寺的索朗,脸上看起来这么淡然,而毫不功利。

  • 其次得到修行的触动,自然是无处不见的嗑长头。嗑长头,我在现实旅行中也很多次遇到过,看到藏区百姓虔诚的在大昭寺前,在公路上,在转山,转湖途中以身量地。《第三极》第五集讲了送水工次旺在冈仁波齐的嗑长头的过程。

    嗑长头:五体投地匍匐,双手前直伸。每伏身一次,以手划地为号,起身后前行到记号处再匍匐,如此周而复始。遇河流,须涉水、渡船,则先于岸边磕足河宽,再行过河。晚间休息后,需从昨日磕止之处启程。磕头朝圣的人在其五体投地的时候,是为“身”敬;同时口中不断念咒,是为“语”敬;心中不断想念着佛,是为“意”敬。

    通过这种艰苦的修行,清心和抑制欲望,达到忘我的境界。

  • 再次得到修行触动是第一集中次旺老人在妻子去世49天后买了一只羊,与羊朝夕相处并善待它,把妻子转世的期望寄托在羊的身上。藏区信佛之人,往往就一个简单的信仰就能规范自己一生的行为。与大自然赐与自己的神山,圣水,牛羊动物,花草植物和谐相处。

    每一个人生命,都值得被拯救,就算它是吃羊的狼,就算它是渺小的虫,就算它是受伤的鹤,就算它是凶狠的雪豹。当然也包括给自己提供食物的羊,藏香猪。“只有善念是最好的陪伴,有了善念的陪伴,才不会感到困惑与烦恼。”

  • 最后让我触动修行的就是,大部分关于藏区记录片里都有讲到过的终生修行的人。在这个记录片中第三集讲了独自住在山洞里修行,会用iphone,ipad,笔记本电脑的喇嘛藏医次成。

    独住湖边双胞胎姐姐旺姆老奶奶,二十多年未曾回过村子,全靠双胞胎妹妹供养,盯着湖面,对妹妹讲“我为什么一定要修行?我为什么一定要生活在这个地方?其实就是因为我们需要真实的生活,我们需要真实的活着。”

    还有着三个登山高手儿子的山洞僧人,

    第五集里住在噶玛的古老唐卡画派噶玛嘎孜派的长老噶玛德勒。都是一辈子虔诚在一个地方重复做一件事情长寿的老人。

在现实生活中,尤其在今天网络,电子设备充满每个人每个瞬间的时候。人都被碎片信息充斥,被各种信息所打扰,被各种暴富所诱惑。很难静心。更需要具体的静心的修行法门。而这法门,我觉得重复专注的去做一件毫无功利的事情就是一个好办法。

我自身也在一些不停复制,粘贴中得到过心静。在使用电子设备中,写远远比看,看长文远远比看短文,看短文远远比刷即时工具来的心静。刷碎片信息是最容易患得患失,心烦意燥,头晕脑涨的。自然远离网络,拿起纸笔,远离电子设备,手持纸质书本。更能让自身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