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人空山,一枕秋梦

2015-08-27 10:11

这摘抄的是晚明时期陈继儒《小窗幽记》又名《醉古堂剑扫》的第六卷——集景

这卷描写了眉公清静淡雅的惬意生活:“净几明窗,一轴画,一囊琴、一只鹤、一颐茶,一炉香,一部法帖,小园幽径,几丛花,几群鸟,几区亭,几拳石,几池水,几片闲云”。《小窗幽记》所展现的独特的惬意恬淡生活闲趣,如同一幅幅美丽的图景展现在我们面前。花影、树阴、花落、寒 光、清影、楚之暮天、瘦竹、天河、白露、皎月、轻寒、白云深处、 竹色、潇疏等等,让我们身临其境,宛若画中。“闲步吠亩间,垂柳飘风,新秧映浪,耕夫荷农器,长歌相应,牧童稚子,倒骑牛背,短笛无腔,吹之不休,大有野趣。 ” “夜阑人静,携一童立于清溪之畔,孤鹤忽峡,鱼跃有声,清入肌骨。 ”“春雨初雾,园林如洗。开扉闲望,见绿畴麦浪层层,与湖头烟水相映带,一派苍翠之色,或从树梢流来,或自溪边吐 出。支笼散步,觉数十年尘土肺肠,俱为洗净。”这些闲适清幽之象,清新淡雅,秀丽隽永。 也许是所谓“诗中有画”了。如此清静淡雅,禅意甚浓的生活,令人无比向往。在一定程度上启迪我们学会享受当下生活,多使用“发现美的眼睛”,宁静祥和、不浮不躁,自会有清逸旷达之心境。

陈继儒(1558年—1639年) , 字仲醇, 号眉公、麋公,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县) 人。明万历至崇祯时期著名的诗文作家、书画家。青年时曾两赴乡试, 不中,二十九岁焚弃儒衣冠,绝意仕进,隐于山中,辞谢征召,纵情山水,杜门著述,布衣终老。陈继儒作为晚明山人领袖,在晚明时代地位很高、影响极大。他经历丰富,思想博杂,是诗人、散文家、书画家、评点家,同时也是大山人、大名士,和有名的畅销书编纂家、出版家,经史子集、诗词歌赋、术会稗官、雅玩清赏,无所不晓,是多才多艺,修养全面的通才,亦有“山中宰相” 之誉。

《小窗幽记》是陈继儒读史论经之余,摘句节段编成的一本关于修身、处事、养生的格言小品集。全书分为“醒、情、峭、灵、素、景、韵、奇、绮、豪、 法、倩”十二卷。每卷既独立成篇,又相互关联,借以突出了眉公的人生十二字处事原则。该小品集字字珠玑,句句美玉。文章别具一格,以微小观大智,于谐趣见真知。最为可贵的是, 在《小窗幽记》中还处处体现着独特的生活情趣, 读来让人觉得自然生动,颇具美好的小资气息。《小窗幽记》是陈继儒在民间流传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部书,代表性地反映了他的文化。

《小窗幽记》可谓是一部富含哲理、引人深思的人生格言文集。它涵盖了立德、修身、读书、为学、立业等诸多人生话题,对当代人的人格培育具有深刻的启发意义。在立德方面,现如今有的人奉行完美主义,事事力争尽善尽美,甚至因此产生争强好胜、嫉贤妒能之心。可是否知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世界上哪有十全十美之人?“人只把不如我者较量,则自知足”, 如果把自己的处境与不如自己的人相比较,那么自然会感到知足,反之,则会处于痛苦之中。

推荐文有

“掩卷遐思,在这幽缈的气息里,仿佛看见一个智者的模糊轮廓,颤动在历史长河的粼粼波光中。书卷里除了高蹈超脱的哲性,还存有某种隽永、慎密的理性思维。”  

“它犹如一只遥远年代里斑驳的青铜器,泛着诗意的苍绿; 又如同一个潇逸之士,着一袭禅者的布衣,披着清冽的寒辉,啸吟,且徐行,在岁月深处吟唱着乌托邦式的精神操守之曲。”

由此很好奇《小窗幽记》是“何方神圣”,首次观之以为妙哉,后来置于床头,春夏秋冬晨钟暮鼓喜怒哀乐愁,都读上几句。 《小窗幽记》其格言玲珑剔透,促人警省;书中摘闻骈散各具,琅琅上口,易读易记,作为一名的理科生,都愿意经常读之诵之,直至熟稔成诵,可见其魅力无穷。

卷六 集景

结庐松竹之间,闲云封户;徙倚青林之下,花瓣沾衣。芳草盈阶,茶烟几缕;春光满眼,黄鸟一声。此时可以诗,可以画,而正恐诗不尽言,画不尽意。而高人韵士,能以片言数语尽之者,则谓之诗可,谓之画可,谓高人韵士之诗画亦无不可。

先行交待自己愿住之地

花关曲折,云来不认湾头;草径幽深,落叶但敲门扇。细草微风,两岸晚山迎短桌;垂杨残月,一江春水送行舟。草色伴河桥,锦缆晓牵三竺雨;花阴连野寺,布帆晴挂六桥烟。闲步畎亩间,垂柳飘风,新秧翻浪;耕夫荷农器,长歌相应;牧童稚子,倒骑牛背,短笛无腔,吹之不休,大有野趣。

难道眉公住在三台山下的鹆鸟湾

夜阑人静,携一童立于清溪之畔,孤鹤忽唳,鱼跃有声,清入肌骨。垂柳小桥,纸窗竹屋,焚香燕坐,手握道书一卷。客来则寻常茶具,本色清言,日暮乃归,不知马蹄为何物。 

为毛要携一童,握道书

门内有径,径欲曲;径转有屏:屏欲小;屏进有阶,阶欲平;阶畔有花,花欲鲜;花外有墙,墙欲低;墙内有松,松欲古:松底有石,石欲怪;石面有亭,亭欲朴;亭后有竹,竹欲疏;竹尽有室,室欲幽;室旁有路,路欲分;路合有桥,桥欲危;桥边有树,树欲高;树阴有草,草欲青;草上有渠,渠欲细;渠引有泉,泉欲瀑;泉去有山,山欲深:山下有屋,屋欲方;屋角有圃,圃欲宽;圃中有鹤,鹤欲舞;鹤报有客,客不俗;客至有酒,酒欲不却;酒行有醉,醉欲不归。

玩绕口令啊?

清晨林鸟争鸣,唤醒一枕春梦。独黄鹂百舌,抑扬高下,最可人意。

高峰入云,清流见底。两岸石壁,五色交辉,青林翠竹,四时俱备,晓雾将歇,猿鸟乱呜;日夕欲颓,池鳞竞跃,实欲界之仙都。自唐乐以来,未有能与其奇者。

曲径烟深,路接杏花酒舍;澄江日落,门通杨柳渔家。

从日出到日落,这么快。

长松怪石,去墟落不下一二十里。鸟径缘崖,涉水于草莽间。数四左右,两三家相望,鸡犬之声相闻。竹篱草舍,燕处其间,兰菊艺之,霜月春风,日有余思。临水时种桃梅,儿童婢仆皆布衣短褐,以给薪水,酿村酒而饮之。案有诗书、庄周、太玄、楚辞、黄庭、阴符、楞严、圆觉,数十卷而已。杖藜蹑屐,往来穷谷大川,听流水,看激湍,鉴澄潭,步危桥,坐茂树,探幽壑,升高峰,不亦乐乎!

户外玩的挺高级,找荒村,酿米酒,登山,溯溪,爬树,探洞。还不亦乐乎!

天气晴朗,步出南郊野寺,沽酒饮之。半醉半醒,携僧上雨花台,看长江一线,风帆摇曳,钟山紫气,掩映黄屋,景趣满前,应接不暇。

净扫一室,用博山炉爇沈水香,香烟缕缕,直透心窍,最令人精神凝聚。

每登高邱,步邃谷,延留燕坐,见悬崖瀑流,寿木垂萝,閟邃岑寂之处,终日忘返。

每遇胜日有好怀,袖手哦古人诗足矣。青山秀水,到眼即可舒啸,何必居篱落下,然后为己物?

天天这么玩,真的好吗?

柴门不扃,筠帘半卷,梁间紫燕,呢呢喃喃,飞出飞入。山人以啸咏佐之,皆各适其性。

风晨月夕,客去后,蒲团可以双跏;烟岛云林,兴来时,竹杖何妨独往。

山经秋而转淡,秋入山而倍清。三径竹间,日华澹澹,固野客之良辰;一编窗下,风雨潇潇,亦幽人之好景。

乔松十数株,修竹千余竿;青萝为墙垣,白石为鸟道;流水周于舍下,飞泉落于檐间;绿柳白莲,罗生池砌:时居其中,无不快心。

中庭蕙草销雪,小苑梨花梦云。人冷因花寂,湖虚受雨喧。

以江湖相期,烟霞相许;付同心之雅会,托意气之良游。或闭户读书,累月不出;或登山玩水,竟日忘归。斯贤达之素交,盖千秋之一遇。

荫映岩流之际,偃息琴书之侧,寄心松竹,取乐鱼鸟,则淡泊之愿,于是毕矣。

庭前幽花时发,披览既倦,每啜茗对之。香色撩人,吟思忽起,遂歌一古诗,以适清兴。   

天天户外,还有空打理院子?

良辰美景,春暖秋凉。负杖蹑履,逍遥自乐。临池观鱼,披林听鸟;酌酒一杯,弹琴一曲;求数刻之乐,庶几居常以待终。筑室数楹,编槿为篱,结茅为亭。以三亩荫竹树栽花果,二亩种蔬菜,四壁清旷,空诸所有,蓄山童灌园剃草,置二三胡床着亭下,挟书剑以伴孤寂,携琴奕以迟良友,此亦可以娱老。

一径阴开,势隐蛇蟺之致,云到成迷;半阁孤悬,影回缥缈之观,星临可摘。

几分春色,全凭狂花疏柳安排;一派秋容,总是红蓼白苹妆点。

南湖水落,妆台之明月犹悬;西郭烟销,绣榻之彩云不散。

秋竹沙中淡,寒山寺里深。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潭水寒生月,松风夜带秋。春山艳冶如笑,夏山苍翠如滴,秋山明净如妆,冬山惨淡如睡。眇眇乎春山,淡冶而欲笑,翔翔乎空丝,绰约而自飞。远山宜秋,近山宜春,高山宜雪,平山宜月。

盛暑持蒲,榻铺竹下,卧读《骚》经,树影筛风,浓阴蔽日,丛竹蝉声,远远相续,蘧然入梦,醒来命取榐栉发,汲石涧流泉,烹云芽一啜,觉两腋生风。徐步草玄亭,芰荷出水,风送清香,鱼戏冷泉,凌波跳掷。因涉东皋之上,四望溪山罨画,平野苍翠。激气发于林瀑,好风送之水涯,手挥麈尾,清兴酒然。不待法雨凉雪,使人火宅之念都冷。

春夏秋冬都给眉公找出味道来了。

山曲小房,人园窈窕幽径,绿玉万竿。中汇涧水为曲池,环池竹树云石,其后平冈透迤,古松鳞鬣,松下皆灌丛杂木,茑萝骈织,亭榭翼然。夜半鹤唳清远,恍如宿花坞;间闻哀猿啼啸,嘹呖惊霜,初不辨其为城市为山林也。

一抹万家,烟横树色,翠树欲流,浅深间布,心目竞观,神情爽涤。

万里澄空,千峰开霁,山色如黛,风气如秋,浓阴如幕,烟光如缕,笛响如鹤唳,经呗如咿唔,温言如春絮,冷语如寒冰,此景不应虚掷。

山房置古琴一张,质虽非紫琼绿玉,响不在焦尾号钟,置之石床,快作数弄。深山无人,水流花开,清绝冷绝。

密竹轶云,长林蔽日,浅翠娇青,笼烟惹湿,构数椽其间,竹树为篱,不复葺垣。中有一泓流水,清可漱齿,曲可流觞,放歌其间,离披蒨郁,神涤意闲。

抱影寒窗,霜夜不寐,徘徊松竹下。四山月白露坠,冰柯相与,咏李白《静夜思》,便觉冷然寒风。就寝复坐蒲团,从松端看月,煮茗佐谈,竟此夜乐。

云晴叆叆,石楚流滋,狂飙忽卷,珠雨淋漓。黄昏孤灯明灭,山房清旷,意自悠然。夜半松涛惊飓,蕉园鸣琅,窾坎之声,疏密间发,愁乐交集,足写幽怀。

四林皆雪,登眺时见絮起风中,千峰堆玉,鸦翻城角,万壑铺银。无树飘花,片片绘子瞻之壁;不妆散粉,点点糁原宪之羹。飞霰入林,回风折竹,徘徊凝览,以发奇思。画冒雪出云之势,呼松醪茗饮之景。拥炉煨芋,欣然一饱,随作雪景一幅,以寄僧赏。

孤帆落照中,见青山映带,征鸿回渚,争栖竞啄,宿水鸣云,声凄夜月,秋飙萧瑟,听之黯然,遂使一夜西风,寒生露白。万山深处,一泓涧水,四周削壁,石磴崭岩,丛木蓊郁,老猿穴其中,古松屈曲,高拂云颠,鹤来时栖其顶。每晴初霜旦,林寒涧肃,高猿长啸,属引凄异,风声鹤唳,隙呖惊霜,闻之令人凄绝。

春雨初霁,园林如洗,开扉闲望,见绿畴麦浪层层,与湖头烟水相映带,一派苍翠之色,或从树杪流来,或自溪边吐出。支笻散步,觉数十年尘土肺肠,俱为洗净。

四月有新笋、新茶、新寒豆、新含桃,绿阴一片,黄鸟数声,乍晴乍雨,不暖不寒,坐间非雅非俗,半醉半醒,尔时如从鹤背飞下耳。

名从刻竹,源分渭亩之云;倦以据梧,清梦郁林之石。

夕阳林际,蕉叶堕地而鹿眠;点雪炉头,茶烟飘而鹤避。

高堂客散,虚户风来,门设不关,帘钩欲下。横轩有狻猊之鼎,隐几皆龙马之文,浏览云端,寓观濠上。

乡村别墅装修鼻祖啊?顺带还教你怎么享受别墅生活。

花有喜、怒、寤、寐、晓、夕,浴花者得其候,乃为膏雨。淡云薄日,夕阳佳月,花之晓也;狂号连雨,烈焰浓寒,花之夕也;檀唇烘日,媚体藏风,花之喜也;晕酣神敛,烟色迷离,花之愁也;欹枝困槛,如不胜风,花之梦也;嫣然流盼,光华溢目,花之醒也。

海山微茫而隐见,江山严厉而峭卓,溪山窈窕而幽深,塞山童赤而堆阜,桂林之山绵衍庞傅,江南之山峻峭巧丽。山之形色,不同如此。

杜门避影出山,一事不到,梦寐间春昼花阴,猿鹤饱卧,亦五云之余荫。

白云徘徊,终日不去。岩泉一支,潺湲斋中。春之昼,秋之夕,既清且幽,大得隐者之乐,惟恐一日移去。

与衲子辈坐林石上,谈因果,说公案。久之,松际月来,振衣而起,踏树影而归,此日便是虚度。

结庐人径,植杖山阿,林壑地之所丰,烟霞性之所适,荫丹桂,藉白茅,浊酒一杯,清琴数弄。辋水沦涟,与月上下;寒山远火,明灭林外,深巷小犬,吠声如豹。村虚夜舂,复与疏钟相间,此时独坐,童仆静默。

小窗下修篁萧瑟,野鸟悲啼;峭壁间醉墨淋漓,山灵呵护。晴雪长松,开窗独坐,恍如身在冰壶;斜阳芳草,携杖闲吟,信是人行图画。

千竿修竹,周遭半亩方塘;一片白云,遮蔽五株垂柳。山馆秋深,野鹤唳残清夜月;江园春暮,杜鹃啼断落花风。霜林之红树,秋水之白苹。云收便悠然共游,雨滴便冷然俱清;鸟啼便欣然有会,花落便洒然有得。

青山非僧不致,绿水无舟更幽;朱门有客方尊,缁衣绝粮益韵。

杏花疏雨,杨柳轻风,兴到欣然独往;村落烟横,沙滩月印,歌残倏尔言旋。赏花酣酒,酒浮园菊方三盏,睡醒问月,月到庭梧第二枝。此时此兴,亦复不浅。

看山雨后,霁色一新,便觉青山倍秀;玩月江中,波光千顷,顿令明月增辉。

楼台落日,山川出云。几点飞鸦,归来绿树;一行征雁,界破青天。

赏花玩山,赏月观日,赏树玩水,听雨闻鸟。。。。

小窗偃卧,月影到床,或逗留于梧桐,或摇乱于杨柳;翠华扑被,神骨俱仙。及从竹里流来,如自苍云吐出。玉树之长廊半阴,金陵之倒景犹赤。

清送素蛾之环佩,逸移幽土之羽裳。想思足慰于故人,清啸自纡于良夜。

山径幽深,十里长松引路,不倩金张;俗态纠缠,一编残卷疗人,何须卢扁。

喜方外之浩荡,叹人间之窘束。逢阆苑之逸客,值蓬莱之故人。

出芝田而计亩,入桃源而问津。菊花两岸,松声一邱。叶动猿来,花惊乌去阅邱壑之新趣,纵江湖之旧心。

篱边杖履送僧,花须列于巾角;石上壶觞坐客,松子落我衣裾。

珠帘蔽月,翻窥窈窕之花;绮幔藏云,恐碍扶疏之柳。

松子为餐,蒲根可服。烟霞润色,荃荑结芳。旭日始暖,蕙草可织;园桃红点,流水碧色。出涧幽而泉冽,入山户而松凉。  

褥绣起于缇纺,烟霞生于灌莽。玩飞花之度窗,看春风之入柳,忽翔飞而暂隐,时凌空而更扬。竹依窗而弄影,兰因风而送香。风暂下而将飘,烟纔高而不瞑。悠扬绿柳,讶合浦之同归;燎绕青霄,环五星之一气。

吃饱喝足后,我们山林里走走去,有点像杭州佛学院里的和尚啊。